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明就是光明,便是明王

第四十一章 明就是光明,便是明王

        王长生大惊,一下便想到了荒原那万里冰封的场景,不由问道,

        “何谓冥王?”

        圆寂的模样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

        “贫僧自小以来,便在无相寺内修行,此次,不过初涉荒原,更未深入荒原跋涉,因而也不知何谓冥王。”

        “不过传闻世间有一处地界,名为冥界,冥界之内,存在永恒的黑暗和寒冷,而冥王正是冥界的王。”

        王长生奇了,

        “那他不在冥界好好带着,来人间做什么?”

        圆寂拈花一笑,

        “或许,是冥王也想看看人间的模样。”

        王长生也笑了起来,他们二人身边随着时间的过去,坐上了不少人,其中还有一个格格不入锦衣华服的公子。

        “大师你这话说的,冥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总有什么原因吧?”

        圆寂摊手,

        “贫僧又怎知冥王是何想法?不过无妨,待贫僧成道后,自会去荒原深处一观。”

        王长生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如果他记忆没出问题的话,他和他爹就是从荒原的深处出来的,很深很深的深处。

        那一处,确实如同永夜一般,世界也陷入了冰封,整个世界,包括着天和地。

        荒原深处,还放有他的棺材呢......

        冥王是没有见到,只是有一株极高极大的树,其华光赤照,接天壤地,枝繁叶茂,树根深入万古不化的冰层之内,树上还生有果实,枝干之上悬有青铜模样的飞禽走兽,悬龙神铃,直入星空,遥不可见,名唤昆仑神树。

        他醒来的那具棺材,便是用昆仑神木做成的棺椁,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生机,压制着他体内的寒意,却无法更进一步,只能当一个活死人,还是....

        想到这时,王长生眼神陡然一动,

        “不会吧,难道我就是那个冥王吧?”

        “所以从荒原深处醒来了,爬来人间了?”

        他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又马上摇了摇头,只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不可能啊,我这么弱,冥王有我这么弱吗?”

        王长生的手不自觉的抬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圆寂:“小施主是想起什么事了?”

        王长生摇头,然后点头,

        “我想到还有一个得罪我的人我没报复回去。”

        姒宗发听到这话,猛然一缩,将自己缩在人群之中。

        圆寂一怔,然后点头,

        “小施主,你的杀性如此之重。”

        “嗯,然后?”

        “正合我教不动明王之意,若是小施主愿意加入我无相寺,修行《不动明王大日经》定然是事倍功半,小施主实有我佛之相,若不入教,正乃我之过错。”

        说着说着,圆寂竟然痛心疾首了起来。

        王长生:“......”

        他一时有些无语,想说大可不必,想了想,还是比较委婉的解释道,

        “大师,我这个人贪恋红尘,实在是没有出家人的六根清净,我怕扰了佛门清修之地,我们还是继续说说冥王吧。”

        “我突然想起来,大师你之前提过白莲教有《大小明王出世经》,不知和你教的不动明王有何关联?”

        王长生话题一转,不动声色的提到了自己想要了解的方面。

        圆寂只能遗憾的道了一句阿弥陀佛,并说:“《大小明王出世经》乃白莲教的镇教神功,一直以来唯有白莲教教主可修行,然白莲教的教主已经有千年未曾出世,都传闻其已然寿尽,是以千年以来从未有人见过此真经风采,贫僧也是如此,。”

        “那《大小明王出世经》乃是无生老母传下来的一部无上真经,阿弥陀佛,白莲乃邪教,却与我佛教有所关联,此中讳莫若深,干系甚大,贫僧也不好为小施主一一讲述。”

        “与我佛不同,我佛之不动明王乃不动尊菩萨,而白莲教则言世界上存在着两种互相斗争的势力,叫作明暗两宗。明就是光明,便是明王。”

        “暗”

        圆寂顿了片刻,

        “暗便是黑暗,便是冥王。”

        “冥王!?”

        王长生本来存着打探消息的想法,可骤然听到此话,还是一惊,

        “大师,这个冥王是那个冥王吗?”

        “阿弥陀佛,贫僧并不笃定,想来,应该是。”

        “嘶”

        王长生只觉得冷风忽忽的往嘴巴里灌,不知想到了什么,整张脸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于是站起来好好的清醒了一下,

        “不是,这不是只是那种那种什么教义,什么传说之类的吗?”

        他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

        圆寂单手合掌,

        “阿弥陀佛,贫僧所在的无相寺,上古八姓,中土的皇朝,以及那些隐世的宗派,甚至偏远的大西洲,但凡身有传承,便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所有的传说都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说完这话,圆寂还特别温和慈悲的笑了笑。

        可王长生只觉得天方夜谭,一下子就想到了荒原人口中的荒神,连忙追问,

        “荒原之中有荒神,难道也是真的?”

        这话一出,周围的荒原人一个个聚精会神的听了起来,

        “阿弥陀佛,想来应该是有的。”

        “圣僧,你说我们荒原有荒神?!”

        一个看起来受过许多苦难脸颊粗砺的中年妇女一下子跪了下来,瞳孔震惊的看着圆寂。

        圆寂马山站了起来,然后上前扶住中年妇女,眉眼耷拉下来,

        “施主请起,贫僧并不知晓荒原是否有荒神,只是传说从来没有做过假。”

        这话让人大喜,

        “可千百万年以来,从未有人在荒原见到过荒神,因而贫僧也只能说,应该有的。”

        大喜大悲莫过如此,中年妇女一下子瘫软下来,失声痛哭。

        其余的荒原人脸上也满是哀色。

        王长生叹了一口气,便转移话题。

        “大师此去和你师弟论道,有什么心得。”

        “心得便是,贫僧决心练闭口禅。”

        王长生一脸疑惑:“啊?”

        姒宗发则站在一群失声痛哭的人里面好不自在,尤其是这些人低声抽泣,眼神绝望的模样,他突然有些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好像确实不对。

        只听到突然响起来一道嗫喏的声音,

        “我们其实已经研究出为何荒原人不能修行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