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玉泉生玄水,玄水生万物

第十九章 玉泉生玄水,玄水生万物

        王长生重新的回到了蜃楼之内,站在蜃楼的边缘,他试图的伸出手和腿,发现自己还是能够出去,这才放下心。

        径直走到了那一堆散发着灿灿光辉的的圣药面前,从中拿出了第二枚如同小太阳一样的圣果,盘膝而坐,就这样闭目调息了起来,而体内的《小明王出世经》更是运转了起来,让血肉之间也渐渐的生出晶莹的光泽。

        这些药力进入他的体内之后,化为了金灿灿的大日之辉,最后来到了明宫之上的玉泉。

        玉泉经过这些能量的冲击,原本一片的黑暗也慢慢的绽放出了光明,先是只有米粒大小,而随着这枚圣果的药力全部的涌入,竟然开辟出了一个小小的泉涌,咕噜噜的玄水冒了出来,玄水顺着金色的光道往下落,劈里啪啦,这是玄水砸在了明宫之内的声音。

        可惜玉泉还是过于的狭窄,这些玄水连百分之一的明宫都没有覆盖,而玄水落下,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水帘,湿润的气息慢慢的散出来,明宫之内的小明王琉璃之身,如同大日,可这个时候却多了一丝柔意。

        玉泉生玄水,玄水生万物。

        等到王长生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一夜过去了。

        他恍若未觉的睁开了眼睛,双眼内两道闪电射出,虚空生电。

        修长的身躯站了起来,他脸上闪过了难解的神色,黑发无风自动。

        “一枚圣果吞下,竟然还没有将玉泉开辟成功,而只是刚刚开辟?”

        “这功法所需要的能量未免有些太多了?”

        “若非我因缘际会来到这蜃楼之内,恐怕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凑齐开辟玉泉的能量。”

        王长生吐出一口浊气,又从地上拿出一枚金色的果子,不管是什么样的能量,一旦进去他的身体中,便会化为太阳的光辉,光明之下,其他的一切都将化为光明。

        奇异的金色能量进入了王长生的身体内,不停的扩大着玉泉的深度,而顺其而落下的水流更是如同瀑布一样飞溅而下。

        玄水呈现出一种淡金色的光泽,唰唰的落了下来,整个明宫已经被玄水落下的瀑布遮掩了起来。

        玉泉的深度已经不知扩散了几凡,王长生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自己的玉泉泉涌似乎可以无穷的‘开凿’下去,他觉得这个好像有点不对劲,正好手中的药材已经全部都吞噬完了。

        山中无岁月,王长生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蜃楼内待了许久,此时感觉到体内汹涌的神力涌动,体魄之外甚至还有灿灿的光明火焰燃烧,如今的王长生看起来就如同谪仙临尘。

        他知道,自己该出去了。

        体内所有的的药力都被光明湮灭,王长生大踏步的走出了蜃楼,只是在走出的一瞬间,深深的回望了这里一眼,因为这个地方神奇之处实在太多,等到以后强大了,希望能来这里看一看。

        跨出蜃楼,王长生便感觉到了自己身处寒潭之内,将这个地方记下之后,他猛然往上窜,就像是入水的蛟龙一样,强大的气息散发出来。

        哗啦

        王长生回到了岸边,抬头一看,却见到了天上半轮大日凌空,

        “嗯?所以我已经不在荒原了?”

        心中存有这种疑惑,于是王长生大步向前,想着若是遇到人了,便可以询问一二。

        王长生的速度很快,如同金色的闪电在山林之中穿梭,不过一刻钟之后,他就见到了人。

        眼前是一个颇为繁华的小镇。

        他有些不解,想要询问,却见所有的人见到他畏畏缩缩,退后一步,当作没有看到他这个人一样。

        王长生摸了摸自己俊朗的脸,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蜃楼内不知待了多久,再一次来到人间,他口腹之欲大起,见人人都避开自己,虽有些纳闷,却随意的选了一家食店走了进去。

        他四下看了一眼,抬头,便见到了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从楼下下来,

        “来客人了吗?客人想要什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心中一惊,抬头看去,下来的那个小女孩竟然是之前在荒原见到的那个孩子。

        “难道这里是西夜国?”

        他心中闪过了这个疑问,脸上却绽放出了一丝的笑意,

        “对,来客人了,我们见过,你知道吗?”

        荒原的女孩看到王长生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僵住了,在见到王长生向前一步,她更是突然后退,瑟瑟发抖,

        “对不起,大哥哥,我不认识你。”

        王长生闻言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好吧,你这儿有什么,随便的上几样就可以了。”

        扎着双马尾有些消瘦的小姑娘害怕的看着王长生,噔噔蹬几下跑到了楼上,

        “阿翁,又有外乡人来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将他轰走?”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然后走了下来,询问了问王长生,便拖着病躯给他上了几碟菜。

        王长生沉默的看着上面的几盘青菜和豆芽,极为诚恳的抬头看着老板,

        “就没有什么稍微有点油水的东西吗?”

        双马尾女孩本来躲在楼上偷偷的看着下面,可听到这话,不由气愤的喊了起来,

        “家里养的白鸡兽都已经被你们吃光了,只剩下最后一只了,这样你还来我们这里抢最后一只白鸡兽。”

        说完,她站在楼梯上呜呜呜的开始抹眼泪起来。

        王长生:“.......”

        他脸上有些无奈,自己不过就是吃个东西而已,怎么像是跟土匪进村一样。

        “既然这样,那就.....”

        话还没说完,中年男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还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客人,孩子年幼无知,还请您不要计较,我马上给您做吃的去,您稍等,我马上将白鸡兽杀了给您吃。”

        王长生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张嘴欲说什么,却只见到中年男人抱着孩子一溜烟的跑了。

        “......”

        他不由得拿起一个已经被擦得极为光滑却还是有些油污的碗的反光面看了看自己的脸。

        就算是有些模糊,却也说得上的一位英俊的少年,所以,他们为什么这么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