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世界不需要魅魔拯救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审判之言】(求追订、月票、评论、推荐票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审判之言】(求追订、月票、评论、推荐票哇!)

        【审判之言】

        一柄有着神秘色彩和传说的传奇长剑。

        来历不详,前任主人未知,一经发现时就存在于审判者大厅中。

        甚至有传言说,它存在的历史甚至在审判者大厅的出现之前。

        即使千年前被抽干了力量,但在漫长的时光中温养下,这柄传奇长剑的外表早已恢复如初。

        没有主动的能力,但是光凭借传奇长剑的本身力量,    就赋予着这柄剑纯粹的锋锐,以及对邪恶的光耀加成。

        知道这柄剑的人不少,不少传奇都想将这柄传奇长剑据为己有。

        而这样,如今却依旧没有被人取走,留在审判者大厅中的原因只有一个。

        【审判之言】本身拒绝了所有人。

        这柄长剑是有一定意志的。

        它拒绝离开、厌恶邪恶、疯狂想要消灭恶魔……

        只要握住这柄剑,这个意志就会不断干扰持剑者的想法,    比起一柄圣剑,    更像是某种邪恶魔剑。

        虽然传奇能够抵御这种意志的干扰,但这种暴虐的意志无疑是一种负面的效果。

        在握住这柄剑之后,    任何人都无法说谎。

        至少几位高阶传奇在测试之后,都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无法说谎,任何谎言只要一经说出口,就会给持剑者带来巨大的痛苦和光耀伤害。

        它在这一点的上的强制性,甚至要高过毁灭恶魔的欲望!

        “恶魔可以不打,但说谎的人必死!”

        这点,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

        经过了多次的测试,最终推算出了能够拔起那把剑的要求。

        对于持剑者,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

        正直、守信、诚实、勇敢……

        而这些高贵的品质,单独有一样并不困难,甚至拥有大半的人也有,世界上从不缺少有这种闪光点的人。

        但如果拥有所有的品质,那便是难上加难,几乎没有人能够做到。

        这还只是第一步,在之后还有更加严苛的要求。

        那就是心里不能存有阴暗的想法。

        贪婪、暴怒、嫉妒……这种邪恶负面的情感也不能存有。

        它似乎并不是在寻找下一位主人,而是在寻找一个近乎虚幻的完美圣骑士。

        除了找到被它认可的人,    这柄剑是绝对不会离开审判者大厅。

        如果有强者强行将它带离,这边长剑就会彻底崩坏。

        而现在,这柄有着特殊意义的传奇长剑,居然离开了审判者大厅!

        被一个只有二阶实力的觉醒者握在手里!?

        “你是什么人?”

        这里是审判所的中心要地,能够进来这里的人都是通过了层层的审核,几乎不可能有叛徒,黑袍人倒是没有质疑过宁封的身份。

        他只是很懵逼,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愣头青,在看到自己之后还会冲上来……

        还想砍我!

        我也没隐藏自己的身份啊,我的气势、威压还不够显眼吗?

        你怎么还冲上来?

        不过是不是真的生气到也算不上,对方的实力还不足以给自己造成伤害。

        之前虽然靠着传奇长剑出其不意的切开了第一层防御,但那并不重要,在那之后还有很多很多层。

        黑袍人看着宁封奔驰而来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好奇。

        “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

        你怎么这么勇啊?

        而宁封却好似没有听见,持剑再次悍不畏死地冲了上去。

        “小子,你别得寸进尺啊!”

        冲着宁封抬了抬手指,暗色的魔力汹涌,试图固定住他的身影。

        瞬发的魔法速度极快,瞬间就附着到了宁封的身上,将他的身体缠绕。

        “你也老实一会吧,    别跑了……啧,    魔法免疫?”

        魔法已经降临到身上,    但宁封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在停顿了一下后无视身上的魔法继续冲锋!

        他完全免疫了这次魔法!

        【审判之言】的拥有者将获得极高的魔法抗性,任何纯能量的法术对持剑者都有三成的可能完全无效。

        甚至,这个特性还是长效存在的!

        光凭这一点,这柄剑的价值就能够超过大部分的传奇道具。

        也就是说,只要宁封还持有着柄长剑,一些普通的魔法都很难影响到他。

        黑袍人也是意识到了这点,恍然地点了点头,有些感慨道:

        “居然,真的是被它认为是新的主人了吗?”

        有着那样完美品质的人,真的是存在的吗?

        作为一个法师,艾格还是不愿意相信正常情况下会出现这种人的。

        但事实胜于雄辩,眼前活生生的例子让他不得不承认世界的神奇。

        “真是令人不敢置信啊。”

        不畏强敌,悍不畏死。

        如果艾格只是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菜鸟法师的话,面对这种状况可能真的会出现问题。

        不过……

        很可惜,他不是。

        纯能量没有效果的话,那就改变一下形态就好了。

        魔力在宁封的周围迅速汇聚,接着压缩固化,改变形态。

        紧接着,一道道漆黑的滑腻触手从宁封的影子钻出,然后捆在他的四肢!

        只不过,艾格并没有发现,那些触手出现的阴影里似乎有一双眼正悄咪咪地打量着,似乎想着要不要顺走一根……

        四肢被牢牢锁住,宁封终于被控制住了。

        看着宁封握着剑,到现在都没有松开的手掌,艾格缓缓点头,控制着他向自己飘来。

        “现在你该消停一下了吧。”

        别闹了,让我把话问完了就好。

        艾格对于这个神秘的愣头青,他是真的产生了一些兴趣。

        可是,被困住的宁封一句话未说,盯着艾格双眸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只不过,那金色之中还染上了血光。

        轰!

        宁封的身上当即爆发了新的力量。

        长剑上的银色开始转变,染上了淡淡的血色。

        这是天使谱系中很出名的特殊能力。

        【牺牲】

        【牺牲:为了心中的理念,通过燃烧灵魂的本源,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这种能力和一些禁术一样,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的。

        而且审判之言在感受到宁封的力量后也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浮现了密密麻麻皲裂的缝隙,从中透出了血光!

        爆发出了狂暴凶猛的力量!

        牺牲!?

        “你疯了吧?”

        你这小子有病吧?

        搞什么啊。

        我就问你们个话,又不是要杀了你们!

        要不要这么拼命啊?

        “停!”

        提起法杖,黑袍人对着宁封一挥,直接将他送进了一个特殊的空间。

        【迷宫术】

        将敌人困在一个生成的诡异迷宫中,要想出来,只有老老实实等迷宫消失,或者强行破开两种选择。

        只要对方不是个真的疯子,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一定停止燃烧自己的灵魂。

        面具之下的表情微微抽搐,艾格看向身边僵直在原地的86号。

        沉默一下,艾格对僵直的乌鸦警告道:

        “小乌鸦,我先跟你说好啊,你可不要给我玩和他一样的套路。”

        你们要是特么真死了,我老人家可是会很难堪的。

        求你们别搞事啊,要死也别死我这里啊。

        弄得像我要故意欺负人一样……

        “明白的话,你就动动眼球。”

        86号听话地动了动眼球,然后被解除了身上的禁锢术。

        活动下身体,86号沉稳地向艾格行了一礼,重新戴上帽子。

        “阁下,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黑袍黑面具,这些都是审判所里不算稀罕的打扮,没法表明什么。

        但他左胸的徽章,那五芒星的眼眸图案,代表的含义只有一个。

        五阶——传奇。

        86号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能再次看见一位传奇。

        只不过,和艾格的想法一样,86号并不担心对方图谋不顾。

        虽然紧张,但他并不胆怯,心中唯一的惶恐则是刚才因为宁封的冒失行为……

        这位宁封先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冲动?

        而且,那柄剑是什么情况,感觉印象中没有看到带出来啊?

        “我找你们……”

        艾格叹了口气,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难道真的要说……我只是来找你们问下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人?

        那也太奇怪了。

        于是沉默了一下,艾格习惯性地深沉点头,淡淡开口:

        “本来还想问你们的,结果现在看来不用了。”

        “他是什么人?也是乌鸦的人?”

        其他的事情想来也问不出来什么,艾格现在更好奇这个宁封到底是什么人?

        出乎意料的,86号在沉默了一下后并未回答,而是恭敬地低下头。

        “抱歉阁下,对于您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

        “嗯?”

        “您是了解规矩的,我只能保证他的身份并无问题,但关于其他,我是不能再透露的。”

        不卑不亢,86号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一板一眼地解释着:

        “如果你想了解,您可以自行申请查看,凭借您的权限,我想会了解地更加详细。”

        艾格沉默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叹息道:

        “这点,确实是我疏忽了。”

        这点,关乎到审判所的所有人,并不会仅仅因为一位传奇的好奇而发生改变。

        “那行吧,他的代号是什么?”

        你不说,那我自己去查好了。

        我倒要看看他的真面目是什么!?

        86号愣了一下,然后将头低得更深,沉默了一会儿才弱弱地开口道:

        “抱歉,我还是没有办法告诉您。”

        艾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