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霍先生乖乖宠我在线阅读 - 第179章 乔先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第179章 乔先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乔安盯着温蔓看。

        果绿色小香风的裙子,气色很好。

        乔安气的发疯。

        为什么温蔓的状态看起来这么好,明明绍霆不要她,她怎么还能这样心安理得地生活,还能得个杰出青年?

        她绝不让温蔓春风得意!

        乔安软着声音:“听说你要拿奖了,我今天来是想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

        秘书送上茶水。

        温蔓不动声色地喝茶,“乔小姐有心了!不过我们没有这份交情吧?”

        乔安轻轻从衣袋里掏出一支刀片。

        她面上带着一抹疯狂:“我放点儿血,给温小姐添点儿喜气!”

        白薇直翻白眼。

        她忍不住吐槽:“你要死,别死在别人门口!再说霍绍霆不在这儿,可没有珍贵的熊猫血来救你,你千万别做这赔钱生意!”

        温蔓目光平静,注视乔安。

        乔安笑得恍恍惚惚的:“绍霆他不肯见我!所以我只有到温小姐这里来了,你说……只要我割下去再报个警说温小姐蓄意伤害我,绍霆会怎么想你?”

        ……

        “他怎么想我,跟我没有关系!但生命是乔小姐的,你不珍惜别人也没有办法!”温蔓知道乔安舍不得死。

        这样极度自私的人,怎么舍得死?

        乔安不过就是个小女孩罢了,丢掉的糖果又想抢回来,而她温蔓不过就是她跟霍绍霆感情纠葛的牺牲品。

        乔安嘴角带笑,轻轻划下手腕。

        一边划,一边打电话给乔景年:“爸爸,温蔓她伤害我……你快过来救我!我流了好多血……”

        她又打110,要求叔叔们过来抓走温蔓。

        她要弄臭温蔓!杰出青年,做梦去吧!

        乔景年来得很快,他跟几位叔叔一起上来。

        乔安一见到乔景年就扑进他怀里,哭泣:“爸,我不过是劝温蔓跟绍霆和好,但是她恨我她拿刀子在我手腕上划,质问我为什么不死!”

        乔景年揽着女儿,目光复杂。

        他看向温蔓:“乔安说的,是不是真的?”

        温蔓专注地看着这个男人:他问她是不是真的?

        在他心里是相信乔安的!

        呵……

        不久前他还扑在她妈妈的墓前吐血,生不如死地叫小蔓!

        男人的深情,不如狗!

        温蔓垂眸!

        幸好,她没有准备认他。

        否则,又一次难堪!

        她面无表情开口:“是真是假,我们证据说话!”

        乔安细声说:“我手上的伤,总是真的……温小姐我没有理由跑到你这里来陷害你。”

        她表情楚楚可怜:“我想看在绍霆的面上放过你,可是温蔓你太过分了,我知道你一直恨我,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想让我死!”

        乔景年沉着声音:“温蔓你向乔安道歉,我会说服她不走法律程序!”

        白薇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位姓乔的,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你家里有精神病就不要放出来乱咬人,小心没有害到别人把自己关进去!”

        她知道乔景年跟温蔓的关系,心疼极了!

        乔!景!年!

        他跟温叔相比,真是一个手指头也比不上!

        温蔓也是温叔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不曾给委屈受,记得大学时只要下雨温叔就会打着伞过来接温蔓,有一次门口积水深,那个年过50的男人还背着温蔓。

        当时他们班女生,谁不羡慕?

        白薇还想说。

        温蔓轻轻拦住她:“没有必要!”

        她看向那几个叔叔,微微一笑:“我这儿有监控,还是有声的!今天这位乔小姐莫名其妙割腕陷害我,精神病和罪犯……她总占着一样!现在我提供证据,正式起诉乔安小姐诽谤、人身伤害!”

        温蔓说完,秘书就送上视频。

        几位叔叔立即看了……

        乔安脸色大变:“温蔓你真阴险,你陷害我!”

        “住口!”乔景年喝斥她。

        他是真痛心啊,他想不到乔安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会……陷害温蔓!她一直都是一个挺乖巧的孩子,不过就是有些任性罢了!

        乔景年望住温蔓,艰难开口:“我们谈谈!”

        乔安自小家境优越,她任性惯了。

        她无所谓地说:“爸有什么好谈的,最多给她点儿钱就像打发要饭的!”

        才说完,她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是乔景年打的。

        这是乔景年第一次打乔安,打完他虎口发震:“乔安,她是你妹妹!她是我的亲生女儿,不是要饭的!”

        乔安面色雪白。

        怎么可能……

        爸爸怎么可能知道温蔓的身世?

        明明她将那封信给撕了的!

        现场一片寂静,几个叔叔都不淡定了,大名鼎鼎的音乐家乔景年竟然还有孩子,这孩子哪来的?

        温蔓冷着声音:“乔先生,饭可以多吃,但话不能多说!”

        她看着他的眼,一字一句地说:“我姓温,我爸爸是温伯言!我是温伯言跟陆小蔓的孩子,跟乔先生没有一点儿关系!”

        乔景年嘴唇哆嗦。

        他万万没有想到温蔓如此恨他,恨到不愿意相认。

        他手颤抖着从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那是一份dna鉴定书,最下面写着一行字【经鉴定:乔景年和温蔓系生物学父女关系。】

        乔景年哽咽:“这样,你还能说我们没有关系?”

        温蔓轻轻拿过那份鉴定书。

        她轻轻地笑了一下:“我终于明白妈妈为什么离开你了!乔先生,我跟你或许是生物学遗传关系,但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您作为乔安的父亲,我是厌恶的!你为乔安求情,你有想过我跟霍绍霆一场感情我失去了多少……乔先生,不要再去妈妈墓前打扰她了,她有我爸爸就够了,我爸爸很爱她!”

        温蔓注视着乔景年。

        她很慢很慢的,将那份鉴定书一点点撕掉。

        撕的粉碎!不留一点痕迹!

        正如她的出生,从来只有温伯言的呵护,没有乔景年的存在!

        乔景年面色苍白,他不住后退。

        他注视着自己的亲骨肉,不敢相信她如此绝情,他本以为他说出身世她能跟乔安握手言和,她们或许能成为好姐妹,相亲相爱。

        最后,竟成了奢望!

        温蔓闭眼轻声开口:“乔先生,请您请乔小姐带走,我保留我起诉的权利,也请您看好自己的女儿,不要让她再出来害人害己了!”

        “我温蔓,永远姓温。”

        温蔓心口气血翻涌,她不是木头她有感情。

        短短半个月她经历大起大落,再难承受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