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徒弟太会撩了怎么办在线阅读 - 第126章 今晚你睡自己的房间

第126章 今晚你睡自己的房间

        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阮姐她们送阡若到楼下就各回各家了。

        阡若刚走出电梯时无意间看见对面房子的电闸开了。

        她愣了一下,随即面露喜色,转身走到门前按响门铃。

        一会儿后就有人来开门了。

        开门的人是个儒雅俊秀的男人,穿着一件很普通的家居服却也掩不住那通身的矜贵高雅气质。

        “老师!”阡若开心地喊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是阡若从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的班主任老师——江裔。

        当时顾家人都一致觉得江裔从小学一直跟着阡若到高中会不会有什么目的,但是后来顾家人查清楚了他的底细,很干净,而且真的都是巧合,就认为这是他们的缘分。

        而且他确实教的很好,为人也是敦厚有礼,阡若和顾家人都很喜欢他,经常请他去家里吃饭,俨然是把他当成家人对待了。

        江裔眼神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今天刚回来。现在刚下班吗?”

        “嗯。”

        江裔眉宇间染上疼惜,“我刚好在做宵夜,要不进来吃点?”

        阡若犹豫着说:“还是别了吧,我明天还要拍戏,大晚上的吃东西怕影响第二天的状态。”

        “没事的,我做点热量低的,不会影响你的状态。”他笑了笑,“而且你明天早起喝杯黑咖啡消消肿不就好了?”

        “我们半年多没见,当真不进来和老师聊聊天?”

        阡若想了一会儿后点头,“好吧,那就给老师这个面子。”

        饭桌上,阡若边吃着蔬菜沙拉边问:“老师这一次去了哪个国家?”

        江裔声音轻和:“去了土耳其。”

        说起土耳其阡若不禁就想起了最近很火的那首歌。

        她很好奇:“土耳其真的很浪漫吗?”

        “嗯,很浪漫,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

        阡若笑得眼睛弯起,“嗯,以后和我的另一半一起去。”

        看着阡若笑靥如花,江裔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阡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苦了你了。”

        苦?

        阡若满眼疑惑:“我不苦啊,我可是顾氏的小公主,谁敢让我苦。”

        江裔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吃完后阡若看了一眼客厅的那个空空如也的鱼缸,皱眉:“怎么回事,我定期来给它换水怎么还是死了?”

        每次江裔出国时都会在浴缸里养一条小鱼,并且嘱咐阡若定期来给它换水。

        但是很奇怪,每次都会在江裔回来后那条鱼就死了。

        “死了就死了,下次再养一只就好。”

        阡若早就习惯了,就也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那老师我先走了,明天还要早起做妆发。”

        “嗯。”泽裔道,“我送你。”

        他把阡若送到门口,刚打开门就正好碰上对门阡若的房子也开了门。

        是冥澈。

        冥澈在看见江裔的时候一怔,旋即就沉了脸,三两步上前抓了阡若的手腕把她拉了过来。

        “江老师,好久不见。”他眼神不善的看着江裔,“江老师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裔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今天刚回来。”

        “很晚了,阡若我就先带走了,江老师早点休息。”

        说完也不等江裔和阡若说话,直接拽了阡若就往家里走。

        阡若手腕上有点痛,回头急急朝江裔说:“老师再见,下次来家里吃饭啊。”

        江裔朝她挥了挥手,“再见。”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冥澈拽着阡若走到客厅时她挣了挣手,“冥澈放手,你弄疼我了。”

        冥澈闻言一愣,立刻就放了手,面带歉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拿起阡若的手看着上面一圈浅浅的红痕,自责道:“疼不疼啊?”

        阡若把手抽回来,“没事。”

        冥澈默了默,然后说:“你离那个江裔远一点,他肯定没抱什么好心思。”

        “冥澈。”阡若看着他,“老师的底细背景当时你们都查清楚了,什么问题都没有。而且这么多年了他要是有什么目的早就下手了。”

        “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一直都对老师抱着这么大的成见呢?”

        “我······”冥澈噎了噎。

        他能怎么说,说他就是看不惯江裔看着她时和自已一样溢出眼睛的宠溺与隐忍的爱意?看不惯他讨了全家人的欢心,看不惯他对她动手动脚。

        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怕是自己的小心思也就藏不住了吧。

        现在阡若还没有完全接受她,不是表明心迹的时机。

        冥澈识趣的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你饿不饿,我给你准备了宵夜,去给你热一热。”

        阡若拦住他,“不用了,我在老师那里吃过了。”

        冥澈话头一哽,心里充斥着一股酸意。

        阡若问他:“阿诺睡了吗?”

        “嗯,睡了。”

        “那我也先去睡了。今晚你睡自己的房间。”

        说完阡若就走进了房间把关门上。

        冥澈看着紧闭的房门,面带苦涩地摇了摇头。

        好吧,今天被赶出来了。

        ————

        和阡若他们住在同一栋楼的司命泽林两人还在客厅沙发上看剧,看的就是阡若那部《襄华传》。

        泽林瘫在沙发上,怀里抱了一个鱼肚缸,眼睛红着不断地掉眼泪,滴落时化成珍珠“啪嗒啪嗒”的掉进缸里。

        “太可怜了,干脆和竹马远走高飞算了······”

        司命也是哽咽着说:“就是就是,还留在这个大猪蹄子身边作甚,白月光竹马他不香吗?”

        看完这集后司命就把电视关了。

        她侧头拿过泽林怀里的缸,看着不足一半的珍珠撅嘴。

        “你今晚不给力啊泽林,看来明天得给你找一部更加催泪的剧了。”

        “卧槽司命你好狠的心啊。”泽林指了指自己红肿的眼睛,“我眼睛都哭肿了你还嫌珍珠少。”

        司命摊了摊手,“那没办法,你自己说要对我负责要养我,你这点珍珠根本养不活我啊。”

        泽林转头伸手指着放在那边地上的大包小包,手指都在颤抖。

        “司命你也太难养了,今天就出去逛了个街你就把我上次哭的珍珠都用光了,在这么下去我眼睛非得哭瞎不可。”

        “女孩子嘛,人生乐趣就是买买买。”

        她走到袋子边拿出一个新款的包包,双眼放光,“我买的东西都还没有阡若多呢。”

        说着她指了指那边一个空着的房间,“我也要在那里辟出一个衣帽间。”

        她看向泽林,“而你的任务就是多哭一些珍珠出来,帮我填满我的衣帽间。”

        司命走到泽林身前,弯腰摸了摸他的脸,“那就辛苦你了,我的聚宝盆。”

        她笑得灿烂,眼睛里亮晶晶的。

        泽林心中一动,突然伸手揽住司命的腰,一个翻转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司命,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些补偿啊?”

        司命看着近在咫尺的泽林的俊脸,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好像湛蓝的海水碧波荡漾,惹得她心神一颤,不禁红了脸庞。

        “什么······补偿。”

        泽林扬唇,然后视线往下移落在了她粉嫩的嘴唇上。

        他试探性地凑近,一点点地靠近那张令他魂牵梦绕许久的娇唇。

        司命心跳如鼓,随即就闭上了眼。

        就在泽林的嘴唇即将碰上司命的唇瓣时,他突然感觉身后好像是有人推了他一把,致使他的脑袋猛地往前一啄,亲上了司命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