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秧苗长成了,长势还格外的喜人。

        李玉姝望着绿油油的一片,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她抬手抹掉额头的汗珠,望了眼渐渐西落的太阳。

        让熊壮实他们将秧苗拔出来,一捆一捆的捆好。

        熊壮实不太懂庄稼,但老六是清楚的,这会听见李玉姝说将秧苗拔出来,当即眉头一皱,脸色有些为难。

        “夫人,这秧苗拔出来,还能活吗?”

        李玉姝心知老六这也是一番好意,只是她也没多说,毕竟什么都要仔细讲一遍,那得多费事。

        “能活,你们拔的时候小心着就是了,不要把那些根茎弄断了。”

        主子都这么开口了,老六没法子,只得照做,心里却是止不住的惋惜。

        大片的秧苗都拔出来,捆好倚靠在田坎处,太阳这会已经落没影了,只剩余几丝残余的亮度在天际留恋。

        “成了,我先回去,明日咱们插秧。”

        李玉姝擦掉额头的汗珠,招呼了熊壮实一声,便回林府去了。

        老六在田边洗干净满是泥土的脚,瞧了眼成捆的秧苗。

        心里忍不住嘀咕着,夫人这样折腾,这些秧苗哪里能够活下去啊。

        只是心里嘀咕归嘀咕,次日李玉姝过来后,还是乖乖的按照李玉姝的吩咐插秧。

        李玉姝吩咐着老六他们将捆好的秧苗抛进水田里,随后便想下田示范一下。

        好在梧桐眼尖,连忙阻拦道:“夫人这是作甚?”

        李玉姝一时没想那么多,边挽袖口边道:“我这给你们示范一遍。”

        梧桐连忙挡住在李玉姝身前:“夫人金枝玉叶,怎可下这淤泥之中……”

        说着说着,梧桐的声音放小了些,李玉姝将最后一段话听进去,连忙将衣袖复原,感激的看了梧桐一眼。

        是她傻了,熊壮实和老六他们可都是外男,怎可撸袖子,光脚下田。

        梧桐见李玉姝听进去了,连忙松了口气:“这插秧之事,夫人在一旁瞧着,若是我们做的不对,您开口便是。”

        李玉姝点头,随后将大致的注意事项说了一遍。

        老六他们学的快,再者这事也不难,除了几个孩子,这会都下田忙活起来了。

        李玉姝望着众人忙活的身影,忽的脑中就浮现出一句诗词来——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这里的水田多,李玉姝还是头一次培育秧苗,对分量把握不准,这会虽说培育了不少的秧苗,这种下去,还剩大半的田地。

        李玉姝也没打算空着,让老六他们将田里的水泄了去,又翻了翻田,太阳连着晒了几日。

        空间的种子挺多,类别也杂,头一次种,李玉姝也没傻到都给用了。

        这会挑了些适宜当季种植的蔬菜种子,让老六他们种上。

        春风和煦暖人心,细细小小的秧苗淌在田间,沐浴着暖阳,疯狂的生长着……

        时间一晃,清明到了,天空阴沉沉的,春雨绵绵不绝。

        赵春花如今已有六个月的身孕,杨红芬也显怀了。

        林母听着游廊上雨水落下的滴答声,心里着实是不放心:“雨下这般大,你们两个还是在家待着吧。”

        这回大山村的路沾上雨水可不好走,若是出点意外,后悔也来不及。

        赵春花这两日本就因胎动的厉害没睡好觉,眼底都是乌黑一片,一听林母让她在家待着,当即就点头应下了。

        “娘,我这困得厉害,就先回屋歇着了。”

        “去吧,这游廊上有水,你小心些。”

        林母有些不放心,叮嘱了两句还是决定自己扶着赵春花回去:“算了,还是我先扶你回去。”

        扶着赵春花回了院子,林母又将杨红芬送了回去,这才去了李玉姝那边。

        清明祭祖,李玉姝早已收拾妥当了,俩孩子也都换好衣裳,乖乖的坐在床上,怀里抱着李玉姝做的布偶。

        “娘来了,可是现在出门?”

        李玉姝朝着门外望去,林母点头,走过去抱起了孩子:“这雨下的大,我就让你大嫂和三嫂在家待着。

        你大哥已经将马车停在府门口了,咱这过去吧,早去早回。”

        清明,林言那边也沐休两日,这会早早就跟着林予东在马车那边等着了。

        李玉姝抱起另外一个孩子,嬷嬷在后面撑着伞,将她们送上了马车。

        嬷嬷们是不跟过去的,她们守在家里,方便照看杨红芬和赵春花。

        李玉姝倚靠在马车上,随着马车摇晃,听着雨水滴落的声音,真切的体验到了什么叫路上行人欲断魂。

        好在马车终于停了下来,李玉姝揉了揉发酸的腰,抱着孩子下了马车。

        雨已经渐渐停了,林母抬眸望天,见不远处依旧黑沉沉的,她当即说道:“待会怕是还会下雨,咱们赶紧上山去吧。”

        众人自然是应下的,林予东和林予西分别抱着小草和二妮,李玉姝和林母抱着林皓与林润。

        小花牵着林言跟在后面,最后面的林父提着两个篮子,里面装着祭品、香烛,纸钱以及镰刀。

        上山的路并不陡峭,只是湿漉漉的,走上一趟,鞋边满是黄泥。

        林父逝去爹娘的墓是挨着的,林予东与林予西将孩子放在来,拿起篮子里备着的镰刀就开始除草。

        林父则是将祭品摆放在墓碑前,随后掏出火折子来,将纸钱点燃,又将香烛点上,屹立在墓碑的两侧。

        纸钱烧的差不多了,众人一一跪下磕头,就连林皓与林润,也由林母抱着拜了拜,这才转身离开。

        下山的路上,不免会碰到村子里的人,有些平日关系尚可的,闲聊几句,又耽误了些功夫。

        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厚,林母瞧了眼天,当即歇了再聊下去的心思。

        她挥手告别,随后说道:“瞧着怕是要下雨了,赶紧回去。”

        众人应声,步履匆匆的,只是怀里抱着孩子,不敢大步向前走,只得小跑着前行,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刚进家门,豆大的雨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砸,一直到了傍晚,雨势都未减半分。

        天边乌云密布,地面竟也积起了水,看起来极其的骇人。

        “老大老三,赶紧拿木棍去,这院子的水可得赶紧排了……”

        林母皱着眉,指挥着林予东兄弟二人去将墙角处的洞给捅开,免得院子里的水越积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