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皇上,咸鱼娘娘她不想出冷宫在线阅读 - 第678章 花无百日红

第678章 花无百日红

        第678章花无百日红

        头太晕太疼,柳婉婉得撑着墙面才能让自己稳住。

        从朝和宫回来的一路上,有宫人相随,可她都是扶着宫墙一点点挪回来的。

        期间,撑不住摔倒,身后的宫人只是漠然地看着不会上前扶一下。

        如今好不容易撑着回到清音阁,就看到这一幕。

        思绪一哽,说话也变得艰难,

        “你,你们这是做什么。”

        宫人抬着人匆匆与她擦肩而过,理直气壮,

        “断了气的人总得抬出去,不能留下来招晦气啊。”

        柳婉婉去看,就见来的两个宫人将云角扔到了外面的木车上,

        上面隔着一张草席,云角被扔上去后,手无力地往下垂,身上的血还粘上了原本干净的草席。

        她没敢上前看,可宫人已经熟练地赶着车离开了。

        留着在清音阁服侍柳婉婉的宫女见柳婉婉回来,又一直呆愣愣地看着,说了声‘请’,示意柳婉婉回屋里去。

        姿势态度全然没有半分做奴才的卑躬屈膝。

        春寒浸冷身凉彻骨。

        柳婉婉是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这巍巍高墙看着雄伟,却能吃人不吐骨头。

        她从没觉得这么卑微过。

        人人都能踩她一脚。

        原先在家里,再怎么说她也是被宠着的千金小姐。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事事顺心。

        而如今到了宫里,人人都在轻贱她,还要处处刁难。

        更让她艰难的是往后的一个月里她都要经受板著之刑。

        这存粹就是羞辱。

        可她求告无门,只得忍。

        孙嬷嬷派人辰时来执刑,她就须得在辰时起,连早膳都用不上就开始在宫门口站着,一连四个时辰,直到未时。

        期间,她或是摔倒,或是身体重心不稳直接栽下台阶,都没人上前扶她一把。

        头被撞出了血,好不容易撑过了一日刑罚,腿和腰已经直不起来。

        合衣躺在床上之时,柳婉婉倒在床上身体僵直,腿蜷不起来,腰得侧身躺着,稍稍平躺就跟有锥子往骨头里刺似的,可她如今顾不得,只能向清音阁唯一的宫女求救,

        “你帮帮我,帮我传个消息,

        但……但凡我有的,都给你。”

        她进宫时带了不少东西,现在她只想用这些保命。

        小宫女站在床边缘居高临下地看着柳婉婉,思虑了一会儿,拿了东西,微微屈膝行了礼,拿了东西,从殿里走出来。

        廊下有人在等着听消息。

        小宫女上前,将柳婉婉的情况一一说了。

        随后,来人发了吩咐,

        “既然她说要传信,就帮她传。”

        小宫女:“是。”

        得到了上头的指示,小宫女将柳婉婉的信带出了宫。

        次日,消息从宫中传了出来,传到了柳府。

        接到柳婉婉求救消息的是柳婉柔。

        彼时,她刚醒,晨起正在梳妆,云岚将受到的信交给她。

        云岚在说完情况后,几经犹豫后说出了担忧,

        “听说,二小姐在宫中过得不太好,现在都没有位份。”

        柳婉柔对此不觉得吃惊,微微侧头瞧着镜中的容颜,

        “这不是挺正常?

        她原本就是不受喜欢的那个,

        有如今的下场不算意外。”

        云岚为柳婉柔挽发的手一停。

        她不懂。

        开始二小姐和大小姐关系不好。

        可不知怎的,二小姐在京郊住过一晚后,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关系突然就好了起来。

        如今……听大小姐的意思,好像对二小姐也没有那么在意。

        这又是为什么?

        明明大小姐为二小姐的事出了不少力。

        这次二小姐能进宫,还多亏了大小姐出谋划策。

        怎么现在小姐听到二小姐过得不好,却是无所谓的态度?

        柳婉柔从首饰盒里挑了首饰,选了清新素雅些的,一边挑着一边说了话,

        “她这个人,就是太心急,沉不住气,

        真以为能进宫一切就都能万事大吉?”

        眼底闪过一抹轻蔑,

        “敢同父亲说那些话,也真是够可以的。”

        娘家才是扶持。

        把父亲彻底得罪了,宫里又没人待见她,在宫中不受刁难排挤才怪。

        这才只是刚开始,柳婉婉就受不了了?

        云岚听着柳婉柔的话,想到柳婉婉离家前的情形心中也是后怕。

        知道二小姐做事不计后果,但没想到二小姐居然敢跟老爷说那么重的话。

        而且……还那么对香姨娘。

        云岚藏在袖子里的胳膊上汗毛立了一层,鸡皮疙瘩都被冷出来,想到当时的情况,到现在还止不住打哆嗦,

        “二小姐的手段确实……”

        “残忍是吧,”柳婉柔接过了她的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不止残忍,还恶毒。”

        不过,柳婉婉所作的,确实能帮到她。

        有了柳婉婉的所作所为,她的计划才好继续。

        有了柳婉婉的顶撞叛逆,她这个所谓带着不好名声的女儿,在父亲面前应该就没有那么可憎了吧。

        毕竟,人和人之间总要有对比才能分出高下。

        云岚不太懂,问,

        “那……咱们还帮二小姐么?”

        “帮啊,为何不帮。”

        柳婉婉将信件放在一旁,牵动了唇角。

        她的这位好妹妹往日里对她照顾颇多,她当然要好好帮一帮。

        “我能力有限,这件事我去做不合适,”柳婉柔唇角的笑容深了几许,“去找母亲吧,母亲向来心疼妹妹,肯定会比我更有法子。”

        都道是关心则乱。

        她倒是有点想看到钱氏为柳婉婉心焦的模样。

        听到云岚提了香兰的事,柳婉柔顺势一问,

        “香姨娘的情况如何了?”

        提到香兰,云岚面上带了可怜神色,

        “香姨娘如今的情况只怕是不太好。”

        说完,陆陆续续说了香兰近日的情况。

        孩子没了的那天,失了太多血,大夫说要静养,

        但香兰明显是因为柳婉婉留下了心里阴影,每天战战兢兢,精神不好,直到现在都缓不过劲,说话也有些琐碎,老爷起初去过几次,大概是见香兰的情况太糟糕,已经有好几天没再看过香兰了。

        云岚想到香兰的境遇,不免唏嘘,

        “香姨娘挺可怜的。”

        失了孩子,老爷待她也不比从前了。

        柳婉婉填上耳环,微垂了视线,不悲不喜地道着,

        “她原本就是母亲挑给父亲的人。

        花无百日红,她被宠了这些时候,也该到头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像香兰这种不争不抢苟延残喘的样子,不就跟以前的她一样么。

        一无是处的可怜柔弱,最没用。

        【建了个书友群:764695580,

        群名就是咸鱼娘娘~

        有想加入的小伙伴可以参加】

        ?        ?q阅的小伙伴们加群可以备注下q阅的昵称,我能更眼熟~

        ?                        谢谢支持呀~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