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发大水了,大家快跑!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发大水了,大家快跑!

        新一旅第三团

        “团长,咱这天天训练,都快淡出鸟来了。”团副凑杨大力面前说道,“实战就是最好的训练,等旅长回来了,咱让旅长跟上面请示一下……”

        杨大力打断了团副:“请示什么,上面已经有命令了,没有上级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调动一兵一卒出山,违者军法从事。要过年了,好好过年不好吗!”

        “大力哥,该吃饭了。”小琴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告诉下面的战士,该训练就训练,该睡觉就睡觉,别给我惹事。”杨大力对团副道,“谁要是违反纪律,别怪我没提前打招呼!”

        “是。”团副只好去了,他也是过来发个牢骚。

        “哈哈,今天的伙食挺不错啊。”杨大力来到桌边,看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开口大笑。

        这新一旅的伙食就是好啊,顿顿都能够吃上白面。

        28团的张杠子,他现在估计还在啃玉米窝头吧

        “大力哥,我听秀芹妹子说,李旅长一大早就走了,是不是要打仗啊?”小琴在杨大力的面前坐了下来。

        “不清楚。”杨大力摇着头,“按理说,上面既然来了命令,不让出山。但晋绥军未必能够收拾得了小鬼子,闹不好,我们旅还是有可能会出去打仗吧。”

        “杨团长,杨团长,杨团长……”杨大力刚把饺子吃完,外面就传来了小五子的声音:“旅长命令你,马上集合你的队伍,有重要任务。”

        小五子作为李云龙的传令员,李云龙升职为旅长之后,小五子担任了旅部的传令官。

        “好的,我知道了。”杨大力一边回应小五子,一边拿起帽子戴头上,对小琴道:“你看吧,这要打仗了。”

        “大力哥,注意安全啊。”小琴给杨大力拿了棉袄。

        “放心吧,能打死我杨大力的子弹还没有造出来呢。”杨大力穿上厚厚的棉袄,迅速去集合队伍了。

        新一旅的三个团很快集合起来。

        三个团长,也是来到了李云龙的面前。

        “旅长,是什么任务啊?”一团长张大彪询问。

        “晋绥军那边要动手了,我们得帮晋绥军一把。”李云龙道。

        “旅长,怎么帮?”杨大力问。

        在公事面前,杨大力还是得称呼老李为旅长,不能直呼老李。

        “哈哈哈,怎么帮,问的好!”李云龙大笑道,“带着部队先跟我走,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是。”

        新一旅在李云龙的带领下,迅速开拔。

        新一旅的士气,也瞬间高涨:

        “这就对了嘛,我们兵强马壮,歇什么歇,出去揍他小鬼子。”

        “是啊,我宁可在战场上跟小鬼子玩命,也不愿意训练,训练太苦了。”

        “没错,训练太累了,还是跟小鬼子打仗好。”

        “训练的时候,我感觉浑身都不舒服。这要去跟小鬼子打仗了,哈哈哈,浑身舒坦!”

        ……

        “小琴姐,部队去打仗了,短时间估计没法返回,我们待部队也帮不了什么忙,要不回去看看吴哥去?”看着队伍离去,杨秀芹找着了小琴。

        “嗯,走。”小琴嗯着,两个女人立刻准备了些东西,去了赵家裕方向。

        ---------

        “博司令!”

        眼见着博作义过来,一干晋绥军的军官纷纷朝他敬礼。

        “怎样,鬼子部队都到达指定位置了吗?”博作义询问道。

        “基本上都到达了。”晋绥军军官们询问。

        “什么叫基本上,那就是还有部分鬼子没有到达吗?”博作义问。

        “鬼子的重炮部队没到,他们陷在了雪地里。”

        “那问题不大。”博作义道,“传令下去,立刻按照原定计划行事。”

        一旦动手,鬼子的重炮部队是不小的威胁。

        既然他们现在陷在了泥泞之中,到时候大军攻击的时候,可以减少被鬼子重炮轰炸。

        “是。”

        ……

        广野北村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对副官说道:“根据时间来判断,山本一木那边已经动手了,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再等等吧,天黑之前,肯定会有消息传来。”副官回答,“现在的山本一木应该正在作战,无暇使用电台。”

        “让电台兵守好电台,一旦山本一木那边有消息传来,立刻报给我。”广野北村说,“我总觉得情况有些不正常。”

        “山本一木既然动手了,肯定会惊动敌人,他动手之前,应该让我们大部队配合攻击,可他却没有任何动静,这确确实实不正常。”副官点着头。

        “我希望是山本一木这个家伙太过于自信了,所以妄图利用他那区区几十号人建功吧。”广野北村说道,“若是他山本一木栽了,咱也只能扑上去尽可能的剿灭晋绥军,至于第十八集团军那个战略高手,抓不了活口,也只能让他变成尸体了。”

        “是的,让此人变成尸体,总比让他逃掉强……”副官点着头。

        副官的话没有说完,他所处的地方高地突然传来了爆破的声音。

        这声音并不大,但很沉闷的那种。

        然后,便是听见营帐外面传来了天皇士兵们的惊呼声音:“发大水了,发大水了,大家快跑,快往高处跑啊。”

        发大水了?

        广野北村和副官都瞬间一惊。

        望儿山之战,一场大水覆灭了第一军两万之众。

        而现在,他们也要再次重蹈覆辙吗?

        “不可能,这不可能有大水!”

        广野北村斩钉截铁,行军的中途,他特意观察过了地形,决计不可能有山洪。

        何况,现在是冬季,不是雨水多的夏日,哪来那么多的水。

        “师团长,你听,好像真有水哗哗哗的声音。”副官也不相信,但声音骗不了人。

        广野北村和副官两人连忙跑出了营帐,只见远处的高地,真的有水冲下来。

        还不止一处,其他高地也有水冲下来。

        但这水体量并不大,根本不足以带走大军。

        “大家别慌,都别慌,只是普通的水流而已,不是洪水!”广野北村尽可能的稳住军心。

        鬼子兵们见着冲下来的不是洪水,一个个也都定了神,军心迅速的稳定下来。

        鬼子兵们议论纷纷:

        “八嘎,这是怎么回事?”

        “晋绥军想要制造洪水淹没我们,但他们肯定是没有足够的水源。”

        “肯定是这样,他们没有足够的水源,所以没有洪水。”

        “既然没有足够的水源,晋绥军何必这么折腾?”

        “水虽然不大,但我裤子都湿透了,好冷。”

        “我全身也都湿了,得赶紧换干净衣服才是,好像我没得换啊,八嘎!”

        ……

        “师团长,你的裤子湿了,赶紧脱下来吧,要不然,你的腿会冻伤……”副官见着广野北村的裤子被水淹湿了。

        副官的话没有说完,广野北村若有所思打断了副官:“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脚会冻伤。”副官说。

        “前面几句。”广野北村道。

        “你的裤子湿了,不赶紧脱下来,你的腿会冻伤……”副官话没有说完。

        广野北村瞬间明悟了,大吼起来:“八嘎,撤,快撤。”

        “师团长,怎么了?”副官听出了广野北村语气里的紧张。

        “晋绥军是用水浸透我们的鞋子和裤子,然后就会马上进攻我们,让我们的士兵没有机会换上干净的鞋子和裤子,天马上就要黑了,晚上气温骤降,士兵们的腿和脚会很快冻伤……”广野北村的话没有说完。

        呼!

        呼!

        呼!

        ……

        天空之中已经传来了炮弹的呼啸声音,抬头看去,密密麻麻的炮弹雨点一样砸落过来了。

        那是晋绥军的火炮,他们开炮了。

        轰!

        轰!

        轰!

        ……

        密集的炮弹落下来,地上处处开花,猝不及防的日军士兵被炸的伤亡惨重。

        “冲啊!”

        “杀啊!”

        ……

        趁着火炮炮击日军,晋绥军的大部队立刻排山倒海一样压了过去。

        “快快快,迅速迎击,迅速迎击!”广野北村立刻命令部队构筑防线迎击晋绥军的进攻。

        “师团长,我们不是应该撤退吗?”副官喊道。

        “八嘎,我们大部分士兵的鞋子和裤子湿透了,我们一撤,晋绥军必然后面紧追不舍,士兵们更加没有机会烤干鞋子和裤子,必须先稳住阵脚。”广野北村怒吼。

        这一招肯定是第十八集团军那个卑鄙的战略高手给晋绥军的建议。

        时间拖越久,越对天皇士兵不利。

        “是。”

        广野北村的师团,迅速稳住阵脚,鬼子兵们不但顶住了晋绥军的进攻,反而将晋绥军们给压了回去。

        但进攻的晋绥军们并没有松力,趁着天色黑暗下来,更是化为了黑夜之中的夜猫子。

        鬼子的阵地上,哪里有火光闪烁,就朝着那里进攻。

        火炮立刻朝着火光闪烁的地方轰炸,坚决不给鬼子生火烤干鞋子裤子的机会。

        “八嘎,该死的晋绥军!”眼见着生出的火堆被晋绥军的火炮给炸灭了,广野北村气的跳脚。

        部队虽然顶住了晋绥军的进攻,但生出的火堆很快被炸灭,湿透的鞋子和裤子不能迅速烤干,一个晚上的寒冷夜晚,足以让天皇士兵们出现大量的非战斗减员。

        “可恶的山本一木,我们被他害惨了!”副官也是破口大骂着,“让我们三个师团配合他区区几十个人作战,到了现在,山本一木都没有任何动静传来,肯定是被灭了。”

        “给筱冢义男发电,让他想办法支援我们。”广野北村怒吼。

        “哈衣。”副官连忙去了。

        “传我的命令,部队一分为二,一部分顶住晋绥军的进攻,别让晋绥军靠过来,另一部分抓紧时间后撤,脱离到晋绥军的火炮射程之外,抓紧时间生火烤干鞋子裤子。”广野北村命令。

        “哈衣。”

        广野北村的部队,迅速一分为二。

        但博作义早有准备,广野北村带着一半的部队好不容易撤到晋绥军火炮射程之外,这篝火刚刚生起来,晋绥军的火炮又来了。

        轰!

        轰!

        轰!

        ……

        刚刚生起来的火堆,迅速被火炮给炸灭了,顺带还带走了一些鬼子兵的亡魂。

        “八嘎!八嘎!八嘎!”广野北村气疯了,命令部队朝着火炮发射的方向猛扑。

        猛扑的过程之中,他们遭到晋绥军的顽强狙击。

        虽然晋绥军的伤亡很大,但鬼子兵的腿脚被迅速冻的麻木失去知觉,严重者已经出现了冻伤。

        如此一来,鬼子兵的战斗力就开始下降,晋绥军和鬼子兵逐渐打成了半斤八两。

        不止广野北村的师团情况不乐观,另外两个鬼子师团的场景同样不乐观。

        大批的鬼子鞋子裤子被水浸透,来不及烤干更换,就被迫和晋绥军作战。

        打到了晚上,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度,鬼子兵们的湿裤子都开始结冰,腿脚面临极其严峻的考验。

        ……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看着天边的黑暗,筱冢义男的心情也由期待变成了紧张。

        按照预期,天黑之前,山本一木那边就应该传来捷报。

        可是,天已经黑了,山本一木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将军,要不要给山本一木那边发电,询问一下他们战况?”森山大谷建议道。

        “会不会打扰他们的作战呢?”筱冢义男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更多的是担心。

        他担心联系不上山本一木。

        联系不上山本一木意味着什么,筱冢义男无法承受。

        山本一木的特种作战被无数的帝国军官嘲笑,是他顶着了压力支持了山本一木。

        他希望山本一木的特种作战可以和世界上第一挺机枪一样洗刷耻辱,让所有的质疑声音都闭嘴。

        而现在,若是山本一木首战折戟,他筱冢义男将……其实,更多的嘲笑对于筱冢义男来说,他可以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山本一木一旦失败了,那么第一军将再次蒙羞啊。

        他作为第一军司令,再次无颜面对天皇!

        “将军,要不,那还是等等?”森山大谷也在犹豫,他也担心联系不上山本一木。

        “还是联系一下吧。”又等了一会儿,山本一木那边仍然没有半点回应,筱冢义男终于坐不住了。

        “是。”森山大谷去了。

        “将军,山本一木的电台一直没有回应。”过了一小时,森山大谷又回来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山本一木不可能失败的!”筱冢义男大叫起来,无法接受。

        山本一木的士兵,全部都是千百里挑一,这一次的行动那么的缜密,怎么可能还会失败?

        “将军,将军,将军,不好了……”

        这时候,又有参谋急匆匆跑进来,递给筱冢义男新到的电报:“岗村司令官援助我们的三个师团遭到晋绥军的攻击,请求支援!”

        “八嘎,你说什么,我们的三个师团遭到晋绥军攻击,他们还朝我们求援!!!”筱冢义男一听,声音差点要把屋顶都给掀了。

        那可是三个师团啊,随便拿一个出来,都可以暴打晋绥军了。

        而现在,晋绥军攻击他们,他们还求援?

        这难道说,他们三个师团都不是晋绥军的对手吗?

        这简直就是荒谬!

        他们三个师团不是一直把晋绥军打的像狗一样吗,怎么还会……

        筱冢义男抓过了电报,放眼前一看,整个人差点昏倒过去,被森山大谷及时扶住了。

        “八嘎,可恨,可恨,又是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他们中了第十八集团军战略高手的计,他们中了计,可恶!”筱冢义男目眦尽裂,恨不得马上咬死吴泽。

        三个师团的精锐士兵,对方区区一场水浸透了天皇士兵的鞋子和裤子,然后借着天气的严寒,就要……这一招,简直卑鄙到了极点!

        森山大谷扶着筱冢义男的同时,也是把目光凑到了电报上。

        看着电报内容,森山大谷也是如遭雷击:“这,这,这……我们该怎么救援啊?”

        “马上联系机械化部队,让机械化部队去增援。”筱冢义男吼起来。

        晋西北的夜晚很冷很冷,一个晚上的时间,肯定会导致大面积的非战斗减员。

        这三个师团决计不能没了!!!

        “将军,我们的机械化部队恐怕没那么快啊。”森山大谷说道,“我们得装载鞋子裤子,汽车也不好在雪地里开,还是跟岗村司令官申请空中支援吧。”

        被森山大谷一提醒,筱冢义男也只能接受建议:“看来,只能马上联系岗村司令官了。”

        几万双鞋子裤子装车,这需要大量的汽车,第一军没有那么多的汽车,装载也需要时间。

        道路有雪,变得泥泞,更加不好运输过去。

        只能依靠空中支援了,尽管,华北派遣军的飞机也不多,但这是唯一的法门。

        “筱冢,你这个蠢货!”电话很快接通了,岗村次宁知道了之后,立刻在电话里面大骂筱冢义男。

        “司令官阁下,当务之急,还是得尽快派运输机给他们送干燥的鞋子裤子去才是,天亮的时候,就必须要送到。”筱冢义顶着着岗村次宁的口水。

        他也没有争辩,明明是广野北村他们自己不小心中招了,现在却全部怪我头上。

        “几万鞋子和裤子,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也忙不完啊,何况,我的运输机也……”岗村次宁气的肝疼,真想要拿枪立刻毙了筱冢义男。

        “司令官阁下,我愿意切腹……”筱冢义男耷拉着脑袋。

        “你切腹有什么用,你死了,第一军谁来坐镇!”岗村次宁骂道,“你个懦夫,你现在不许死,我马上想办法支援广野北村他们吧。”

        说完,岗村次宁把狠狠把电话挂断了,然后立刻联系关东军那边。

        岗村次宁暂时没有足够的运输机,得需要关东军的支持。

        “将军,岗村司令官那边怎样了?”森山大谷小心询问筱冢义男。

        “一切只能看岗村司令官了吧。”筱冢义男情绪无比低落。

        森山大谷也没有再多问,而是守着筱冢义男。

        刚才电话里,筱冢义男都提到了自尽,他可不能让筱冢义男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