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服部直臣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服部直臣

        山本特工队

        得到了筱冢义男的命令,山本一木迅速命人将特工队需要的物资全部备齐,八十几名特工队员,也全部集合了。

        山本一木表情坚毅:“诸位,我们特工队自从组建那一天开始,就饱受诸多帝国军官的质疑,他们都认为依靠区区几十号人,根本不可能在支那战场有什么建树。我感谢诸位一直不懈努力的训练,我们都相信,我们终将会有机会证明特工队在战场上的价值,而现在,证明我们特工队战略价值的机会来临了!”

        “大佐,什么样的机会?”有队员询问。

        “本来,我特工队在二战区只有两个战略目标,一个是第十八集团军总部,另一个是老阎的二战区长官部,而现在,我特工队的战略目标多了一个,那就是第十八集团军的那个战略高手。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对第一军造成了怎样的重创,想必各位都听说了。而现在,此人在老阎的二战区长官部,我们的机会就是潜到老阎的二战区长官部,不惜一切代价活捉此人!”山本一木道。

        “将军,我们不趁机灭掉老阎的二战区长官部吗?”

        “我们此战的首要目标是活捉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其次才是消灭老阎的二战区长官部。”山本一木道,“我们要先完成首要任务,然后才是次要任务。”

        “将军,有这个战略高手的照片和资料吗?”队员们问。

        “现在暂时只知道此人是个二十岁的男青年,其余资料和情报没有。”山本一木道,“但你们可以想想,第十八集团军这个战略高手去了老阎的长官部,能有什么样的晋绥军军官和他接触呢,老阎除外,另外就有可能是第七集团军司令博作义或者第六集团军的杨司令。我们到了那边,从这三人打开突破口,必然会有所斩获。大家别担心惊动敌人,三个师团的大部队,会配合我们,我们拥有电台,随时可以呼叫支援。”

        “哈衣!”特工员们都点着头,颇有信心。

        “诸位,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任何人的兄弟姐妹,你们是特工队的一员。”山本一木吼道,“这是我们特工队的第一仗,关系到我特工队能不能洗刷别人的质疑,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要全力以赴!”

        “万岁!”

        “万岁!”

        “万岁!”

        ……

        特工队员都呐喊起来。

        “出发。”随着山本一木一声令下,特工队员乘坐几辆卡车,立刻从基地出发。

        ……

        “晋绥军这群手下败将,打他们实在是没有半点意思!”

        晋西北某处临时搭建起来的日军指挥部里,三个日军军官在看地图,其中一人对着地图碎碎念着。

        此人叫广野北村,乃是三个师团长之一。

        “是啊,昔日,第五师团半个师团就横扫晋省,晋绥军三十几个师吓的不敢而战,直接将太原拱手相让。这样的对手,现在居然还要我们三个师团联手来打,这简直就是对我们三个师团的侮辱!”第二个鬼子军官也是不客气说道。

        第三个鬼子军官也开口了:“我真想调头先去打第十八集团军,哪怕第十八集团军龟缩大山不好打,也好过跟晋绥军这些软虾米打啊。我们一进攻,他们就溃退,这哪里是打仗,简直就是浪费我们的精力和弹药。我现在真是怀疑,就这么一群软脚支那人,他们是怎么顶住武田千寿的。”

        “算了,算了,晋绥军现在一触即溃,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平定晋西北吧,晋绥军不想死,就只有滚出晋省。”广野北村道,“到时候,我们再调头来包围大山,那时候再弄第十八集团军……”

        广野北村话没有说完,一个鬼子军官从外面走进来,此人乃是第二十一旅团长服部直臣。

        《亮剑》电视剧里面,山本一木带着特工队准备在陈家峪实施斩首行动,给观摩团上一课,当时观摩团的最高鬼子军官,便是这个服部直臣少将。

        李云龙截下观摩团,服部直臣被李云龙的警卫员魏大勇斩杀。

        服部直臣朝着广野北村敬礼:“将军,你好。”

        服部直臣是少将,广野北村是中将。

        “服部君,你不在你二十一旅团待着,来我这里做什么?”

        广野北村对服部直臣说话的语气,显得并不客气。

        咱在正面战场打了几个月,要过年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撤下来休整,能以为可以好好过个年呢。

        没有想到,却被岗村司令官一个命令就调动到晋西北来增援了。

        这筱冢义男把晋西北搞的一团乱遭,现在要咱过来给他收拾晋西北的烂摊子,换做是谁,心中也有气。

        第一军有八万人呢,却一败再败,把局面弄成这样,也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

        “这是我第一军司令部新制定出来的战略行动。”服部直臣无视了广野北村的情绪,双手递上了司令部派人送过来的新的行动计划。

        广野北村根本不看服部直臣递来的东西,也不接:“你们第一军一败再败,连年都没法过了,就你们司令部那帮蠢货,他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待家里好好反省反省,这仗要怎么打,我不需要司令部那群蠢货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服部直臣知道广野北村心中有怨气,现在对方直接这么出言不逊,服部直臣真想要跳起来跟广野北村好好辩解几句,但最终还是压住了心中的火气。

        第一军最近确确实实把仗打的很差,这应该休整过年的三个师团被调过来,人家帮忙扫荡晋西北,让他们骂几句就骂几句吧。

        服部直臣双手依然举着文件夹,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愤怒:“将军,这里面还有岗村司令官给你的命令。”

        “岗村司令官给我的命令,什么命令?”广野北村还是没有伸手,不过这脸上的不满更加强烈了。

        看这样子,第一军想要掺和自己这边怎么打,但怕自己不配合,所以他们拿岗村司令官来压自己!

        “你看了就知道了。”服部直臣道。

        “岗村司令官若是有命令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发电给我?”话虽然这么说,广野北村还是接过了服部直臣递来的文件袋,开始拆开看。

        文件拿出来,最上面乃是岗村次宁的命令。

        岗村次宁命令三个师团执行第一军司令部的新军事行动,不得有误。

        广野北村一巴掌把命令拍在了帐篷里的一块石头上,大骂道:“你们第一军把仗打的像屎一样,现在还有什么资格来教我们打仗,还让我们执行你们的新军事行动,你们第一军是不是打算葬送三个师团的援军!”

        广野北村这话无异于说的更加难听,他连新军事行动都没看,直接就骂第一军司令部的新军事行动会葬送三个师团,可见他心中愤怒之盛!

        面对广野北村的怒火,服部直臣也只能压住心中火气:“将军,反正新军事行动计划给你送来了,岗村司令官的命令也到了,你不肯执行,那也是你的事儿。”

        说完,服部直臣扭头就要走。

        “站住!”广野北村吼着。

        服部直臣没有停,消失了背影。

        “第一军这帮家伙,我们过来帮他们来了,却对我们是这样的态度,真是无礼!”第二个鬼子军官骂道。

        “是啊,看看筱冢义男都教出来些什么玩意儿,打仗不行,发脾气的本事比谁都大!”第三个鬼子军官也是骂道。

        广野北村倒是没有再骂人了,他拆开新军事计划看了。

        “八嘎,让三个师团配合区区一个特工队来作战,这算哪门子的战法啊!”广野北村破口大骂。

        “师团长,这个山本一木好像就是当初那个从d国留学回来的所谓高材生吧,回来之后,在华北各军队到处鼓吹他的特种作战,但没有任何人相信他那一套理论。”第二个鬼子军官想起来了什么,“此人好像也来我们师团宣传了他的特种作战,被你直接轰走了。”

        第三个鬼子军官立刻也是点着头:“没错,我也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现在这状况,莫非是第一军的蠢货支持他组建了什么所谓的特种部队,现在要我们三个师团配合这几十个人作战,这简直就是……瞎搞!”

        广野北村骂道:“支那有句话叫做破锅配烂锣,这山本一木满口特种作战忽悠人,第一军那群蠢货肯定是被山本一木给忽悠瘸了,我师团可不能耽误在如此蠢货的手里,马上给岗村司令官发电,跟他说明,我们师团无法执行第一军司令部的新命令。”

        “哈衣!”第二个鬼子军官连忙去了。

        过了一会儿,第二个鬼子军官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岗村次宁的最新命令。

        “怎样了,岗村司令官是怎么回复的?”看着第二个鬼子军官的表情不好看,广野北村已经猜到了什么,但还是询问了一遍。

        “师团长,岗村司令官命令我们必须遵循筱冢义男的新军事行动,让我们给另外两个师团也把命令传递过去。”第二个鬼子军官把新的电报递给了广野北村。

        广野北村接过一看,骂道:“八嘎,岗村司令官这是怎么了,他怎么那么相信第一军司令部那群蠢货啊!三个师团配合区区几十个人作战,这简直就是扯!”

        “师团长,那,那,那我们怎么办?”第三个鬼子军官看向广野北村,“支那有句古话,叫做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可,可,可,我们真的要违抗岗村司令官的命令吗?”

        广野北村没有再说话,他把筱冢义男制作出来的新军事行动捡起来,又放眼下看了一遍,道:“算了,暂且先按照第一军司令部那群蠢货的意思来吧。要是到时候他们那区区几十个人折了,我们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战法来。”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广野北村无法说服自己违抗岗村次宁的命令。

        在三个师团的作战计划里,也是要靠近晋绥军的,只是这靠近的方式不大一样。

        罢了,罢了,就看第一军司令部里那群小丑支持的特种部队能不能行吧。

        他们失败了,咱三个师团再扑上去干掉晋绥军,也是一样的。

        “师团长,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不是等闲之辈,此人真的在老阎长官部的话……”第二个鬼子军官对广野北村提醒。

        虽然口口声声把第一军司令部说成是蠢货,但筱冢义男有没有能力,他们这些人还是清楚的。

        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每次都算无遗策,决计不能大意轻敌了。

        不排除,眼前晋绥军不堪一击,是他让晋绥军的故意示弱。

        “把岗村司令官的命令和第一军司令部的新军事行动计划传递给另外两个师团吧。”广野北村打断了第二个鬼子军官,“先把命令传递了,然后我们放缓一下进攻,给山本一木特工队一点时间。”

        眼前,三个师团攻的太快了,需要放缓步伐。

        要不然,山本一木就算潜到了二战区长官部,这长官部迅速一撤的话……尽管广野北村看不上山本一木的特种作战,但也不会暗地里使绊子。

        山本一木要是能真的顺利灭了老阎的指挥部和活捉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这对于三个师团迅速吃掉晋绥军也有着莫大的裨益。

        尽管广野北村不认为山本一木能做的到。

        “哈衣。”第二个鬼子军官去了。

        “你跟我好好研究一下第一军司令部这个新计划,我们按照这上面的部署行动,会有哪些弊端和风险。”广野北村对第三个鬼子军官道,“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我们不能给他任何一点点的机会。”

        “哈衣。”

        ……

        另外两个师团,在接收到了广野北村的消息,这两个师团长也都非常抗拒,也都在骂筱冢义男。

        但最后的结果没有悬念,他们都选择了执行。

        与此同时,他们也都在警惕。

        跟着广野北村一样,在仔细的甄别,第一军司令部提供的新军事行动会不会遭到晋绥军反戈一击的埋伏。

        如果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要帮晋绥军反击,对方会使用怎样的手段,己方又应该怎样提前防备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