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李云龙要豪赌一把

第二百一十二章 李云龙要豪赌一把

        “快快快,抓紧时间进攻,抓紧时间给我打!”

        由于吉野联队的主力调走,楚云飞亲自带着358团的主力趁虚攻入了吉野联队的防区。

        吉野联队防区里虽然有牢固的工事,但兵力缺乏,还是未能够挡住358团的进攻。

        仅仅一日时间,楚云飞带着358团就摧毁了吉野联队防区的两道防线,可谓是势如破竹。

        楚云飞知道吉野联队很快会知道防区受袭,他们的主力会返回,但他要尽可能的在吉野联队主力返回来之前,尽可能的扩大战果。

        轰!

        轰!

        轰!

        哒哒哒!

        哒哒哒!

        ……

        358团的火炮和重机枪提供了有力的掩护,358团的士兵们嗷嗷叫着冲锋,吉野联队防区的守军不能敌,不断的后退。

        “再给联队长发电,再给联队长发电!”吉野联队防区留守的副联队长朝着电台兵吼叫,“告诉联队长,358团的攻势越来越猛了,我们就要坚持不住了。”

        “哈衣!”

        ……

        吉野联队得知防区受袭,在获得司令部的允许之下,吉野联队那是星夜往回赶。

        赶到了半路上,一个电台兵把新到的电报翻译出来,递给了吉野联队长:“联队长,副联队长那边再次发来急电。”

        吉野联队长接过急电一看,狠狠把电报撕成了雪花:“八嘎,这可恶的358团,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楚云飞!给副联队长那边回电,别硬扛,尽可能保存实力,等我回去。”

        “哈衣!”电台兵连忙去回电了。

        “传我的命令,加快速度返回去。”吉野联队长催促着队伍的行军速度。

        吉野联队的两千鬼子兵在吉野联队长的催促下,速度加快。

        速度的加快,也导致尖兵的侦察变得仓促。

        “团长,吉野联队过来了。”侦察兵跑来跟李云龙汇报道,“他们的尖兵侦察也草率,应该是急于回家。”

        “知道了。”李云龙点着头,对张大彪和二营长道:“准备干活吧,狠狠打吉野联队一棍子就闪人,别给吉野联队反应过来的时间。”

        “是,团长。”张大彪和二营长应声去了。

        吉野联队的尖兵发现埋伏的时候,吉野联队的两千鬼子兵已经一投扎入了李云龙的埋伏地。

        最先释放威力的武器不是火炮,而是提前埋好的连环地雷阵。

        一个鬼子兵踩中了陷阱之后,立刻引爆了连环地雷阵。

        轰!

        轰!

        轰!

        ……

        几百颗地雷迅速被引爆,漫天乱飞的雪花里混合着地雷的碎片,迅速的杀伤爆炸点附近的鬼子兵。

        鬼子兵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火炮的炮弹也到了。

        炮弹在鬼子的人堆里爆炸,当即炸的鬼子兵人仰马翻。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

        轻重机枪和步枪一块全部开火,密集的弹丸朝着吉野联队倾泻过去。

        雪地里,到处都是子弹爆起的雪花,大地迅速被染上了殷红。

        “八嘎!”吉野联队长怒吼着,顾不上伤亡,迅速指挥鬼子兵稳住阵脚,构筑防线反击。

        吉野联队不愧是鬼子精锐,面临突如其来的袭击,他们迅速稳住了阵脚,防线也迅速构筑起来。

        轰!

        轰!

        轰!

        ……

        吉野联队的火炮,也迅速开始怒吼起来。

        炮弹朝着新一团这边狂轰滥炸过来,而新一团的阵地上却再没有了动静。

        “八嘎,怎么回事,敌人为什么不攻击了?”吉野联队长很奇怪,立刻派人过去侦察。

        侦察兵连忙去了,很快返回来报告:“报告联队长,敌人的阵地上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踪影,他们撤了。”

        “八嘎,支那人这是玩什么花样啊?”吉野联队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支那人的伏击很凶猛,吉野联队的伤亡有好几百人了,就算吉野联队稳住了阵脚,对方全力进攻之下,也未必没有机会再次重创吉野联队,可对方为什么一击得手就迅速闪人了呢。

        “联队长,我估计是敌人的弹药不充足吧。”有人对吉野联队长道,“他们的弹药在第一轮打击的时候就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就撤了。”

        “八嘎,要不是我急于回去,我真想要追上去。”吉野联队看着数百伤亡,还是气得跳脚。但也只能强压怒火,留下部分人帮忙救治伤兵,吉野联队长带着大部分的鬼子兵立刻火速回去。

        而吉野联队长不会想到的是,他才走了不久,李云龙带着张大彪和二营长杀了一个回马枪。

        “大彪啊,二营长啊,把活儿干的麻溜点,我们时间紧。”李云龙通过望远镜看了,吉野联队长留下了一个小队的兵力照顾他们的伤兵。

        “知道了,团长。”张大彪和二营长不磨叽,带着部队迅速靠过去。

        鬼子这个小队和数百伤兵岂能是对手,风卷残云一样被消灭了。

        “团长,统计了一下,前前后后差不多消灭了六百鬼子。”张大彪过来跟李云龙汇报道。

        “嗯,差不多,楚云飞那边应该是能坚持的住了。”李云龙嗯着,一挥手,带着部队迅速开拔,抓紧时间去伏击下一个目标。

        李云龙这边得手顺利,孔捷那边得手也非常顺利。

        中村联队损失了五百余人,也是因为急于回家,所以选择了放弃追杀孔捷和杨大力。

        孔捷和杨大力得手之后,也是迅速去寻觅下一个目标。

        晋绥军358团

        经过了两日的猛烈进攻,楚云飞几乎把吉野联队的地盘拿下了四分之三。

        正当楚云飞一鼓作气,准备再次组织进攻的时候,方立功急匆匆走过来:“团长,不好了,吉野联队的援兵回来了。”

        “这么快的吗?”楚云飞一听,有些诧异。

        他们急行军去增援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那边,走的可不慢。

        他们走了三天,楚云飞才行动。

        而现在,他们两天就跑回来了,速度太快了。

        “团座,换做是咱们,要是老巢被人袭击,也得拼命赶回来啊。”方立功说道。

        “倒也是,吉野联队的主力回来了,我们只能撤回去了。”楚云飞不甘心的很。

        358团撤回去,凭着工事和地利优势防守,或许能够抗住吉野联队复仇的怒火。

        在吉野联队的地盘跟吉野联队干,358团没牢固工事,仓促时间也没法修,仅仅凭着地利,根本不是吉野联队对手。

        “团座,有些奇怪的是,吉野联队主力在返回的路上,好像遭到了伏击,他们的兵力损失了五六百人的样子。”方立功道。

        “是吗?”楚云飞一听,有些愣神,“真有人伏击吉野联队了?”

        现在这状况,也没人有那闲暇去伏击吉野联队吧。

        新一团的部队在和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那边耗着,晋绥军和嫡系军也都纷纷在趁机攻打防区对面的敌人,会是谁伏击了吉野联队?

        而且,让吉野联队付出五六百人的损失,一般的部队可做不到。

        吉野联队可是鬼子精锐,一个联队压上来,楚云飞五千人马都得灰头土脸。

        “团座,这时候有队伍袭击吉野联队确确实实让人有些想不通,不过这支队伍倒是帮了我们大忙啊。”方立功面带疑色,立刻话锋一转,“若是吉野联队这两千主力完好无损杀过来,哪怕我们358团回防自己的地盘,也未必能够扛得住。可现在吉野联队的主力损失了五六百人,他们的锐气大减,我们这时候要是撤回到自己的地盘上,扛住吉野联队报复的可能性就不小了。”

        “嗯,也有道理。”楚云飞嗯着,果断说道:“那我们就立刻撤回去防御吧,顶住了吉野联队的进攻之后,看有没有别的机会吃掉它!”

        358团趁着吉野联队的主力不在,偷袭吉野联队的驻地防区,这绝对是惹毛了吉野联队长。

        吉野联队长回来了,决计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这场厮杀注定是你死我活。

        所以,358团想要生存,必须得想办法干掉吉野联队才是。

        “是,团座。”

        就这样,358团迅速从吉野联队的防区撤回了自己的驻地防区。

        358团刚重新布置好防御,吉野联队长都带着主力杀过来了。

        轰!

        轰!

        轰!

        ……

        吉野联队的火炮对着358团的防御工事狂轰滥炸,鬼子兵们在炮火的掩护下进攻。

        很快就把358团的防御阵地撕开了几道口子,但楚云飞亲自压阵指挥,数次又把口子拼命给堵上了。

        尽管,吉野联队长把防区内的残余兵力派过来一块进攻,但最后都无法打垮358团的防御。

        主要是吉野联队被李云龙伏击,损失了六百精锐力量。

        偏偏就是这股精锐力量的缺失,让吉野联队没有足够的力量给358团致命一击。

        双方在358团的阵地上你来我往,最后竟打了个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

        当然了,358团的滋味也不好受。

        吉野联队的鬼子兵战斗力强悍,358团要不是有着兵力优势,真顶不住。

        不止吉野联队,中村联队还有其他四路增援部队的情况都差不多。

        他们要么遭到李云龙的伏击,要么遭到孔捷的伏击,损失了几百兵力之后,这几路增援部队都和对面的晋绥军或者嫡系军队打了个不分伯仲,谁也奈何不了谁。

        情报消息传递到筱冢义男这里,筱冢义男大为不解:“八嘎,究竟是什么人伏击了这六路援军!”

        宫野道一猜测:“这六路援军实力都不弱,想要伏击他们,一般的支那部队做不到,会不会是八路新一团?”

        “这不可能!”筱冢义男斩钉截铁道,“八路新一团在跟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那边耗着呢,他们怎么可能有余力分兵!”

        宫野道一质疑:“也许是八路新一团在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那边布置了少量疑兵,他们的主力悄悄派走了呢。毕竟,八路新一团的指挥官脑子不蠢,他不会不明白,跟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那边消耗下去,对他们没好处,一旦我们的第四十一师团上去了,他们就得撂。”

        “八嘎,难道我们又上了第十八集团军那个战略高手的当?”筱冢义男一听宫野道一这么一分析,立刻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

        眼前,晋绥军和嫡系军的部队,情报部门都严密监视了。

        一旦他们有大规模的异常调动,决计瞒不过情报部门的眼线。

        所以,伏击吉野联队他们的支那队伍,不可能是晋绥军和嫡系军。

        接下来的怀疑对象,只能是第十八集团军。

        而能够在三天时间之内伏击六路援军的部队,恐怕除了386旅麾下的新一团之外,没有别的怀疑对象了。

        最开始的时候,筱冢义男也不解。

        八路新一团与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在那边耗着没动,筱冢义男觉得这里面有阴谋,所以让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按兵不动,让第四十一师团过去。

        现在看来,八路新一团的阴谋多半就是派少量人布置疑阵牵制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的队伍,然后暗中派出主力分兵狙击其他六路援军。

        由于时间关系,他们没法做到全歼六路援军,所以选择了一击得手就闪人。

        不,根据眼前这状况,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故意让六路援军的实力得到折损,然后回去和对面的晋绥军或者嫡系军队打个半斤八两,不分伯仲。

        这样一来,不好,上当了!

        筱冢义男想到这里,立刻对宫野道一道:“不好了,这八路新一团一定是已经在行动了,他们会趁着六路援军和对面的支那军队打的难分难解,无法抽身的机会,他们要是背后在六路援军后面下手的话,那这六路援军岂不是危矣!”

        “应该不会。”宫野道一神色非常难看,但还是否认着:“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虽然我六路援军和对面的敌人打的难分难解,但实力都尚存。他新一团现在撑死了六千人,他新一团兵分六路的话,每一路一千人,力量不够。”

        现在就算是六个战场都打成了僵局,但态势仍然还是皇军在主攻,支那军队守多攻少。

        这等情况下,一千八路杀过来,皇军完完全全可以留下部分兵力牵制对面的敌人,然后分出大部分兵力全力进攻这一千人。

        土八路新一团虽然强,但他们的拳头伸开了,力量没有集中,想要在六路援军背后下手,胜算不大。

        “那八路新一团的目标不是这六路援军的话,那是哪里?”筱冢义男没有驳斥宫野道一的话。

        “恐怕是六路援军的后方驻地。”宫野道一道,“六路援军精锐尽出,后方防守力量薄弱,哪怕土八路新一团每一路兵力只有一千人,那也是难挡得住……”

        宫野道一的话没有说完,筱冢义男吼断了:“老谋深算啊,这是老谋深算啊!”

        筱冢义男捶胸顿足,他能够预料的到,八路新一团的六路人马,此刻已经在雷霆动手了。

        他现在要么把第四十一师团调过去,要么把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调过去,要么让六路援军火速回防。

        但都来不及了,第四十一师团还有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他们都距离六路援军的防区有至少三天以上的距离,三天时间,八路新一团早把活儿干完了。

        至于六路援军折返,筱冢义男可以预料的到,对面的支那军队决计不会让六路援军折返,支那军队肯定会疯咬上来。

        筱冢义男为什么这么肯定,那是因为这些支那军队之前趁着六路援军主力离开,在统一时间一块发动军事攻击,这说明他们极有可能被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给鼓动了。

        六路援军现在想要回防,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能给六路援军这样的机会吗,不可能!

        筱冢义男的预料一点都没错。

        在他捶胸顿足的时候,李云龙和孔捷确确实实也是分兵六路,趁着鬼子六路援军和晋绥军或者嫡系军队厮杀的时候,六路八路士兵迅速在其防区下手。

        每一路八路士兵只有一千人,这兵力虽然是有点少了。

        但六路鬼子援军防区留守的兵力更是少的可怜,而且还都是分散在各据点要塞,这力量一分散,哪能是新一团独立团这千人队伍的对手。

        几乎就是风卷残云或者是摧枯拉朽,六路八路士兵迅速的扫荡了大量的物资战利品。

        “哈哈哈,李云龙,你小子这一招真是绝了啊。”尽管独立团只能分两成战利品,但也是盆满钵满,孔捷凑李云龙面前哈哈大笑着,“老李,接下来,咱是不是该分别集中优势兵力,一一把小鬼子的六路援军给他干了?”

        现在,小鬼子这六路援军被晋绥军或者嫡系军牵制,独立团和新一团集中兵力杀过去,可以像老鹰吃小鸡一样,一一帮着晋绥军或者嫡系军吃掉他们。

        “孔二愣子啊。”李云龙看着孔捷,“人家六路援军和晋绥军或者嫡系军杀的难分难解,你就让他们杀得了,你帮人家把六路鬼子援军灭了,人家能分你多少东西,更何况,现在还有一把利剑,悬在你我两人头上呢。”

        “你是说第四十一师团吧。”孔捷道,“根据情报,这第四十一师团的物资不够,我们完全可以派点人跟他们打游击,不跟他们玩嘛。”

        “那也是治标不治本啊,第四十一师团只要还盯着我们,那就是威胁。”李云龙说道。

        “李云龙,听你的意思,你是要把第四十一师团祸水东引,引到晋绥军或者嫡系军头上去?”孔捷若有所思。

        若是这第四十一师团甚至还有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的部队朝着六路援军那边增援过去了,那么晋绥军和嫡系军那边绝对撑不住了。

        晋绥军和嫡系军队一旦撑不住,可能呼叫支援,但也有可能撤退,那时候的晋西北肯定就彻彻底底大乱了。

        局面更乱了,浑水摸鱼的机会也更多了。

        “孔二愣子,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祸水东引,那都是我们的友军!”李云龙一本正经训斥着李云龙,“得亏这里没有国军的人,要不然人家把状告到总部了,你孔二愣子肯定要被处分的。”

        “是是是,李云龙,你批评的对,我孔捷虚心接受。”孔捷也不争辩,看着李云龙,“那接下来,咱怎么干?”

        “等。”

        “等什么?”

        “等第四十一师团和第十旅团,第十六旅团和第十四旅团汇合。”李云龙道。

        “然后呢。”孔捷问。

        “你个孔二愣子,吴泽用过的法子,你他娘的这么快就忘记了!”李云龙瞪眼,像旅长一样教训孔捷。

        “吴泽用过的法子?”孔捷一听,很快眼睛瞪大:“你难道又要让周卫国出马,到时候毁掉敌人的粮草辎重!”

        孔捷的心中,那是山呼啸一样震惊。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李云龙要把吴泽那法子再来一次。

        要是弄好了,一次性可以消灭……我的天呐!!!!

        “团长,这小鬼子已经是吃了一回亏了,这一次,他们定然会严加防范的吧。”杨大力插嘴过来,表情也是极其的激动。

        这一票要是干成了,没说的,他杨大力回去立刻就是团长了。

        “严加防范那是肯定的。”李云龙淡定的很,“换做是我,吃了一回亏,肯定也会严加防范,但我敢赌,鬼子方面肯定没有查出来平谷大熊的粮草是怎么损失的,鬼子方面没查出来原因,那么周卫国的再次行动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李云龙,这可不是开玩笑,这种事情,可不能赌吧。”孔捷瞪大了眼睛,李云龙这小子竟然要豪赌一把。

        周卫国特战队的价值,现在第十八集团军已经有目共睹了。

        可以说,这支小部队已经不再是新一团的专利了,他是整个八路军特战队的火种未来。

        李云龙这是在拿特战队的未来去赌啊。

        要是赌输了,这个代价谁都承担不起啊。

        “孔二愣子,干大事,就不能胆小了,你要是害怕,你可以带着你的独立团走人,我自己把活儿干了。”李云龙牛气冲天。

        “怕,我孔捷什么时候怕过!”孔捷把脖子一梗,“你李云龙在战场上玩多久,我孔捷都奉陪到底!”

        跟李云龙一说完,回头孔捷就立刻写了字条,连忙找来了传令兵,把字条塞给他:“你马上骑马飞快赶回去寻找后勤部的张万和,把这字条塞给他,让他转给他的上级,然后把他上级的回复带给我。”

        张万和的上级,那自然就是吴泽了。

        这么大的事情,李云龙这小子胆大包天,孔捷知道拉不住这小子。

        于是,就立刻派人回去通知吴泽。

        吴泽现在是总参谋长的副手,情报方面也在接手。

        若是鬼子方面查到了平谷大熊粮草损失的原因,吴泽那边应该会知道。

        就算吴泽那边还没有接触到这样的情报,但吴泽知道老李要干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理。

        若是吴泽不赞同,那绝对是不能干!

        若是吴泽没反对意见,那还说什么,咱独立团跟李云龙奉陪到底了!

        “是。”传令兵接过字条,贴身放好,骑马飞快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