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七章 为将者,靠脑子打仗

第二百零七章 为将者,靠脑子打仗

        28团

        “真是不可思议啊,老孔居然建立奇功,带人奇袭了阳明堡机场。”28团丁伟得知了孔捷在阳明堡建功之后,那是格外的震惊。

        阳明堡机场那边,现在存着筱冢义男借来的大部分飞机。

        机场一端,六十几架飞机给筱冢义男报销了。

        闹不好,下次再见着老孔了,咱老丁恐怕得主动给他敬礼了。

        “团长,孔团长的独立团兵力并不多呢,而且攻坚武器也没有,他怎么能够打下来阳明堡机场?”28团一营长杨大力狐疑。

        28团这边虽然得知独立团拿下来阳明堡机场,但并不知道其中细节。

        “孔团长有高人相助啊。”丁伟直接都可以判断的出来,单靠老孔的本事和独立团现在的战斗力,不可能打下来阳明堡机场。

        而独立团之所以能建立奇功,恐怕跟吴泽有着极大的关联。

        “高人?”杨大力想起来什么,狐疑着:“难道是吴泽?这也不对吧,他不是去卧底了么。”

        吴泽撤回来,这事儿并没有让太多人知道,28团现在都不知晓。

        “卧底就不能运筹帷幄了么。”丁伟道。

        “也是,也是啊。”杨大力点着头,想起了什么,又说道:“李团长的新一团那边要对付鬼子汉奸三万人的报复,你说李团长能行吗?”

        由于消息传递快慢缘故,28团这边还不知道李云龙已经彻底全歼平谷大熊三万大军,甚至都已经成功抢劫了军备仓库。

        “正常情况下,就算李云龙这小子再怎么牛,他也不可能行!”丁伟道,“但老孔都有高人相助了,老李那边肯定也有高人指点,等着吧,我估计很快就会传来捷报。”

        “我的天,那可是三万日伪军,其中鬼子兵的数量就有一万人,相当于半个师团了啊。”杨大力咋舌着,“这要怎么打啊?”

        杨大力话刚说完,便是见着28团的刘副团长快速走过来了,激动说道:“团长,刚刚得来的消息,你的老战友李团长带着新一团全歼了平谷大熊三万大军,甚至连军备仓库都给抢了。”

        “我的天呐,李云龙这小子这一下子可真是发了横财啊。”丁伟一听,震惊的跳起来,“下次见着李云龙那小子了,我真得给他敬礼了。”

        丁伟的心中,对吴泽的智慧那更加的佩服。

        干掉平谷大熊三万大军,还洗劫军备仓库,实在是干的漂亮。

        同时,丁伟的心中也在感慨。

        要是当初吴泽能在28团多留一段时间就好了。

        这样一来,他丁伟的28团绝对也可以快速建功。

        只可惜,可惜啊,当时情况紧急,吴泽只能是28团的匆匆过客。

        杨大力一听,也是愕然无比,他看着刘副团长:“副团长,你没有开玩笑吧?”

        刚刚,杨大力都还在说,平谷大熊的三万大军里,鬼子兵的数量就有一万人,相当于半个师团了,他还在说怎么打。

        得嘞,这刘副团长一来,仗都打完了不说,新一团还抢劫了军备仓库,这可是供应鬼子几个旅团的重要军备仓库啊。

        刘副团长道:“新一团消灭平谷大熊三万大军,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简直就是……”

        丁伟和杨大力一听,几乎同时失声打断了:“什么,新一团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那这仗是怎么打的?”

        “新一团组建了一支精锐的特战队,据说连一百人都不到。他们一百人潜入了平谷大熊的后勤,一把火烧掉了平谷大熊的全部粮草,平谷大熊的队伍在雪地里挨饿受冻,新一团略施小计就不战而胜了。”刘副团长说的时候,唾沫横飞,好像这仗他亲自经历过一样。

        “有这么厉害的特战队吗?”杨大力瞪大了眼睛,鬼子的后勤,那想要潜入进去,恐怕……杨大力立刻想起来之前吴泽带着他穿越鬼子阵型的那一次行动。

        那一次,吴泽和他换上了敌人的衣服,吴泽还会说鬼子话,直接带着他混入了敌营,甚至还从皇协军的手里骗了两门迫击炮,走的时候,吴泽让杨大力用迫击炮给鬼子送了一份大礼。

        现在一想,这特战队的行动,和之前吴泽带着他杨大力穿梭敌营简直如出一辙啊。

        如此一来,那这特战队的士兵,岂不是个个都会说鬼子话?

        要是这样的话,穿着敌人的衣服潜入进去,倒是可行。

        杨大力也立刻认识到,这样的特战队,闹不好也是吴泽让新一团提前组建。

        总部用两门大炮从新四军换了一个人过来,这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

        现在看来,这从新四军换过来的人,极有可能就是这支小部队的教官。

        数月前,吴泽就提前谋划了,数月前,这场战斗的胜负就预定了。

        吴泽的脑子和手段,简直可怕至极!

        “厉害啊,不到百人的精锐部队烧掉平谷大熊的粮草,没有饭吃了,新一团就可以不战而胜了。”丁伟一听,佩服无比,“新一团这特战队,我们28团也要搞,我得马上派人去28团向李云龙那小子取经才是。”

        有战略眼光的丁伟,立刻认识到了特战队的价值。

        “总部那边也有命令,让各部队提前挑选精兵,做好准备。”刘副团长说道,“新一团那边待战事歇停的时候,会帮友军组建特战队。”

        “嗯。”丁伟点头,“不过,还是要尽快派人去新一团取经,早点把经取回来,早点组建特战队。杨大力,要不你就跑一趟新一团吧。”

        “是,团长。”杨大力连忙应声。

        “团长,恐怕你不能让杨大力取经。”刘副团长道,“总部还来了命令,让我们马上把杨大力调到新一团去。”

        “什么,把我调新一团去?”杨大力一听,有些懵逼。

        丁伟也是懵逼看着刘副团长:“你确定总部下达了这样的调令?”

        “是总参谋长亲自打的招呼。”刘副团长道。

        “这样啊。”丁伟若有所思,一提起总参谋长,丁伟马上就想起了吴泽。

        吴泽在敌后卧底,他的最高上线是总参谋长。

        总参谋长亲自打招呼把杨大力调过去新一团,丁伟忍不住就在想,莫不是吴泽撤回来了?

        毕竟,吴泽这样的人才,放在敌后越久,虽然说效益越大,但风险也越大。

        现在,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不缺饭吃了,新一团那边甚至连军列都洗劫了,闹不好以后都可以自主生产弹药了。

        如此一来,似乎也不再需要继续让吴泽在敌后冒险。

        “杨大力,你马上去新一团吧。”丁伟立刻对杨大力说道,“你记住了,到了新一团那边,有机会见着吴泽了,你要记得,你是从我28团过去的人!”

        丁伟很了解李云龙那小子的为人,从来都是许进不许出。

        杨大力虽然说文化学习上面差了点意思,但指挥打仗是把好手,是虎将,是丁伟手下最得力的营长了。

        如此人才,落李云龙那小子手里,那注定是要不回来了。

        但人也不能白给啊,至少得让李云龙这小子给杨大力引荐一下吴泽,给28团来几个奇谋啊。

        老孔和老李都要升职为旅长了,咱老丁不能落后了。

        “团长,吴泽不是在敌后……”杨大力话说一半,眼睛瞪大,表情有着喜色:“你是说吴泽极有可能撤回来了,现在就在新一团,是他点名让我过去的?”

        “有这个可能。”丁伟点着头。

        “团长,你放心,我不会忘记我是28团过去的人!”杨大力表情坚定,言辞里满是激动。

        新一团那可是八路队伍里面现在最能打的部队了。

        团长李云龙又是咱丁团长的老熟人,咱过去至少也是一个营长吧。

        到时候,咱岂不是就有机会立下大功。

        一旦成为了团长,咱就可以迎娶小琴了。

        小琴都二十岁了,真的不能再让她等下去了。

        “老刘,去新一团取经的事儿,你亲自跑一趟吧,你跟着杨大力一块去新一团。”丁伟对刘副团长说道,“你的工作,我来代理。”

        丁伟可以预见,这特战队的理念东西,一般人估计是不好学到精髓。

        于是,他特意让刘副团长去取经。

        刘副团长是个大知识分子,比自己读书还要多,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好的,好的。”刘副团长点着头。

        “团长,那我就去收拾一下了。”杨大力说道。

        “去吧。”丁伟点着头,刘副团长暂时留在团部和丁伟交接工作上的细节,杨大力则是飞快跑回一营。

        半路上,遇上了二营的张杠子。

        张杠子一见杨大力吃了蜜蜂屎一样高兴,狐疑着:“杨大力,啥事把你高兴成这样,你要娶媳妇了?”

        “张营长,我要去新一团了。”杨大力说道。

        “新一团,哪个新一团,386旅麾下那个新一团吗?”张杠子狐疑。

        新一团这个番号,不止386旅麾下有,其他部队下面也有这样的番号。

        “那是当然了,386旅麾下李团长的新一团!”杨大力高兴的很。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杨大力怎么能有这命!”张杠子嫉妒起来,386旅新一团,现在可是第十八集团军的主力标杆啊。

        后勤那边招募的新兵,大家都挤破了头,想要去新一团,都没门。

        至于其他部队的,想要进新一团的人,更是不可胜数,但都没门。

        而现在,杨大力能进李团长的新一团,这狗屎运也撞的太大了点。

        “张杠子啊,没办法啊,我的命,它就是这么好啊,不跟你扯淡了,我得抓紧去收拾了。”杨大力丢下一句,急忙跑了。

        别看平日里和张杠子掐的厉害,但真的要走了,杨大力的心中还是……毕竟在28团待这么久了,哪能没有点牵挂和情感。

        哪怕是平日里掐的厉害的张杠子,那也是杨大力心中的一份子。

        停留的越久,心中越是不好受。

        看着杨大力急匆匆离去的背影,张杠子跑到了团部。

        “团长,一营长杨大力要调去李团长的新一团吗?”一见面,张杠子就问丁伟。

        “没错。”丁伟点着头。

        “谁的命令啊?”张杠子确认杨大力真的要走了,心中一阵莫名的悲伤。

        平日里,虽然和杨大力这家伙掐的厉害,但这小子真走了,以后他张杠子找谁掐去?

        “总参谋长亲自下达的调令。”丁伟说。

        “那,那,那我去送送他吧。”张杠子的声音变得有些沙起来。

        “你去一营的时候,顺便传达一下我的命令,一营的罗营副,让他当一营长。”丁伟说。

        “是。”

        杨大力收拾了东西,跟着一营的士兵们告别之后,张杠子又来送他,递给了杨大力一个小布包。

        “张杠子,这么多年了,你除了跟我抢东西抢任务之外,还从来没有主动送过我什么东西,你这铁公鸡今天也舍得拔毛了吗?”杨大力的脸上虽然在笑,但眼睛是湿润的。

        “杨大力,你小子去了新一团那边,可别忘记了,你在28团还有一帮弟兄惦记着你呢。”张杠子把小布包放进杨大力的口袋,“这东西不许拆,等你小子将来当团长了,你再拆开看。”

        “别是你小子想让我挖28团的墙脚,想办法把你小子也挖到新一团那边去吧。”杨大力故意骂道。

        “随便你怎么挖苦我,反正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张杠子没有还嘴。

        现在是战火纷飞的年代,大家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说不定下一场战斗里就牺牲了。

        “张杠子,你说什么丧气话呢。”杨大力一拳头锤张杠子身上,“如果我真能够在新一旅混个团长当,我一定把你挖过来,还有你和我手下那几百号弟兄!”

        “新一旅?”张杠子顿了一下,“不是新一团吗?”

        “李团长消灭了平谷大熊三万大军,又洗劫了军备仓库,据说新一团很快要被扩编为新一旅了。”

        “我的天,你小子要是一过去就是团长,那你真别忘了我啊。”张杠子故作激动说道。

        “肯定,肯定的。”杨大力和张杠子来了狠狠的拥抱,然后跟着刘副团长头也不回的离去。

        他不敢回头,他知道,身后不止张杠子这一双眼睛,还有一营的几百双眼睛,都在送他。

        ……

        二战区长官部

        “阎长官,这是最新的战报。”

        一个参谋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递给二战区最高长官老阎最新的战报。

        老阎接过战报一看,眼睛立刻一瞪:“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简直不可能嘛。”

        战报里面,386旅麾下的新一团已经全歼了平谷大熊的三万联军不说,甚至连军备仓库都洗劫了。

        再加上之前新一团洗劫了正太线上的重要军列,获得了崭新机器和机床和独立团袭击阳明堡机场的奇功,在老阎看来,这八路的386旅简直是要上天啊。

        区区一个旅,战功就直接压得整个晋绥军都喘不过气来。

        没错,是喘不过气来。

        晋绥军有二十万人,昔日丢了太原就不说了,可以归属于是日军部队太强大了。

        可太原丢失之后,晋绥军一直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功劳。

        而第十八集团军呢,他们只是过来帮忙打小鬼子了。

        第十八集团军现在的功劳一天天的显赫起来,尤其是现在的386旅,简直都可以说厉害的骑在筱冢义男的脖子上拉屎了,这时候总不能再说晋绥军没有像样的功劳,是因为日军部队太强大了吧。

        要知道,晋绥军的装备战斗力都比第十八集团军强呢。

        人家八路一个旅可以骑筱冢义男脖子上拉屎,咱二十万晋绥军就只能继续拉稀摆带?

        “马上把高级将领召集起来开会,把第六集团军司令和第七集团军司令都给我叫来。”老阎那是真的坐不住了。

        小鬼子打进来,晋绥军坐吃山空。

        虽然老阎的家底殷实,也架不住啊。

        老阎之前一直跟老蒋要东西要资源,老蒋永远只用一句话来敷衍:政府困难,前线各路部队后勤供应都紧张,谁想要,拿战功来换。

        可这战功,岂是那么容易拿的。

        小鬼子的飞机大炮不是吃素的,连老蒋最精锐的嫡系都扛不住,更何况晋绥军。

        可现在第十八集团军屡立奇功,人家凭着那么艰苦的条件都能够打胜仗,咱晋绥军要再没什么像样的功劳,以后他老阎还真没法跟老蒋开口要东西了。

        高级军官,很快全部召集了起来。

        第六集团军的博作义,第七集团军的杨爱元坐在了老阎的左右两边。

        “你们自己看看吧。”老阎把战报分发了下去,道:“人家八路干掉第四旅团平陆勇夫,洗劫正太线军列,干掉平谷大熊三万大军,袭击阳明堡机场,洗劫军备仓库,要过年了,人家八路可以过一个肥年,我们不能再炒去年的冷饭了吧。大家都是军人,都是要脸的啊。”

        “阎长官,筱冢义男虽然吃了不小的亏,可第一军还有六七万人,并没有伤到元气,鬼子汉奸对剩下防区加大了防备力量,我们想要硬拼,恐怕不现实啊。”有人对老阎说道。

        “硬拼,硬拼,硬拼,你们的脑子里面除了硬拼,就没有别的词儿吗!”老阎怒斥,“你看看人家八路,人家哪场战斗是靠硬拼啊,人家都是靠脑子,为将者,是靠脑子打仗啊!”

        哧溜一下,会议上一片鸦雀无声。

        大家何尝不知道打仗要靠脑子,可鬼子也不蠢。

        要用计谋对付他们,也不是易事。

        他第十八集团军最近能出那么大的风头,传言好像是有高人相助呢。

        杨爱元说道:“阎长官,要不我们派人去跟第十八集团军的总部接洽一下吧,或许,我们可以有机会见识一下他们的那位高人。”

        “如果真有这样的高人,这是人家的宝贝疙瘩,你以为人家愿意吗?”老阎道。

        对于第十八集团军出了高人的传言,老阎也知道了,日军那边的情报部门在全力搜索此人,但目前连根毛儿都还没有找着。

        第十八集团军把此人藏那么好,岂能把宝贝轻易示与他人,哪怕是友军。

        说句不好听的话,人家防的就是友军。

        “不管怎么说,我们晋绥军的力量是强过第十八集团军的,我们双方联合起来,兴许能有更大胜利呢。”杨爱元道。

        “博司令,你的意见呢?”老阎扭头看着博作义。

        “我认为,还是可以尝试派人去和第十八集团军那边联络,另外,我们这边的军队,也应该派出来活动一下子。”博作义道,“八路那边干掉平谷大熊三万大军,又洗劫了军备仓库,我可以断定,八路的队伍还会趁机洗劫那四个旅团防区薄弱的地方,而筱冢义男肯定会派兵增援,也许我们可以打援,也可以打筱冢义男抽兵之后薄弱的防区。”

        “嗯。”老阎嗯了一下,道,“那就按照博司令的建议来吧,你们都听好了,八路那边给我们创造了战机,谁要是偷奸耍滑,别怪我送他上军事法庭。”

        “是。”会议上一片铿锵的声音。

        “阎长官,那么让谁去第十八集团军那边呢?”有人问。

        “博司令,你抽空去一趟吧。”老阎对博作义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