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晋西北要乱了

第二百零五章 晋西北要乱了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将军,这是平谷大熊军队发来的急报。”

        一个参谋拿着最新的电报,递给了筱冢义男。

        参谋表情极其的惨白,筱冢义男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早报里面是什么内容了。

        晋西北的晚上寒风呼啸,温度降到零下十几度。

        近万天皇士兵没有食物,也没有取暖的话,恐怕冻死动伤者不计其数。

        近万大军,多半已经是濒临垂死的边缘。

        筱冢义男直接摆着手,他没有勇气看内容,他扭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道:“今日是一个好天气,阳明堡机场那边应该有飞机起飞去空投物资了,只是……”

        “只是什么?”参谋狐疑问。

        “只是阳明堡机场方面为什么没有主动打电话或者发电上报,他们那边起飞飞机的情况呢。”筱冢义男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

        阳明堡机场那边现在没有主动和司令部对接,筱冢义男心中猜测,难道是出现了坠机事故?

        毕竟,今日的天气虽然迅速转好,但湿滑的跑道不是很快就可以干。

        虽然机场的后勤人员可以尽快的处理跑道,但怎么都比不上自然晒干吹干啊。

        “将军,那我打电话问……”参谋的话没有说完。

        华北派遣军参谋长宫野道一急匆匆走过来,对筱冢义男骇然道:“将军,不好了,阳明堡机场那边出事了。”

        “坠了多少飞机?”筱冢义男一听,面色也沉,心里暗道,阳明堡机场那边果然出事了。

        “不是坠机。”宫野道一说道,“阳明堡机场方面在迅速的求援,说他们遭到土八路的武装袭击,土八路携带了几门大炮,迅速的摧毁了机场的防御设施……”

        宫野道一话没有说完,筱冢义男大吃一惊:“八嘎,土八路携带大炮在袭击我们的阳明堡机场!!!”

        阳明堡机场,那边可是有六十几架飞机啊,筱冢义男跟岗村次宁和松井石根借来的大部分飞机,可都在阳明堡机场啊。

        这阳明堡机场一旦失陷,明年的正面战场,空中增援力量将极大的削弱。

        “参谋长,消息准备吗,土八路哪来的大炮啊?”参谋也是震惊询问宫野道一。

        “对方之前缴获过大炮,我初步猜测,他们应该是129师386旅麾下的新一团……”宫野道一话没有说完。

        筱冢义男暴跳如雷打断了:“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129师386旅新一团现在在和平谷大熊的军队纠缠,他们怎么可能有闲暇袭击我们的阳明堡机场。”

        “平谷大熊那边断粮之后,就陷入了绝境,所以新一团就暗中抽调了兵力吧。”宫野道一判断,“袭击了阳明堡机场,他们就彻底遏制了平谷大熊军队能够获得物资给养的机会。”

        “八嘎!不可能!”

        “八嘎,我不相信!”

        “八嘎,八嘎,八嘎!”

        筱冢义男气疯了,他发了疯一样把桌子掀倒在地上,文件洒落一地,他拼命的狂踩,拼命的发泄。

        “将军,发脾气解决不了问题,你得抓紧时间再次联系岗村司令官啊。”宫野道一道,“让岗村司令官派出飞机空投支援,要不然,这平谷大熊的天皇军队真的要覆灭了。”

        尽管,宫野道一知道,这很难。

        帝国的大量钢铁资源,主要都被海军拿过去造军舰了,陆军的配额很少。

        陆军的坦克,甚至都没有足够厚的装甲,重机枪甚至都能够轻易的撕碎它的防御。

        至于飞机的数量,那更是有限。

        第一军近三百架飞机损失殆尽之后,岗村司令官和松井石根司令官匀了八十架飞机过来,岗村司令官和松井石根那边的空中力量也开始吃紧。

        这等时刻,哪怕让岗村司令官支援,恐怕也是极其有限。

        除非跟海军那边申请支援。

        可刚刚结束的诺门坎战斗,海军见死不救,不肯支援。

        现在,海军那帮家伙肯定更不可能伸出援手。

        但,哪怕岗村司令官的支援极其有限,也总比没有强吧。

        “唉!”筱冢义男重重叹口气,他知道,他得面临岗村司令官的怒火了。

        ……

        下午三点钟

        太阳照在身上暖融融的。

        新一团一营正晒着太阳,张大彪也正吃着肉罐头,突然一营副给张大彪指道:“营长,你看,小鬼子飞机过来了。”

        张大彪一听,连忙抬头看过去。

        确确实实是飞机来了,一共五架,都是运输轰炸机。

        筱冢义男被岗村次宁骂了狗血淋头,岗村次宁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一万天皇士兵被饿死冻死,所以勉强派了五架运输机来增援。

        “立刻给飞机展示伪装目标!”张大彪连忙下令。

        对于小鬼子的飞机是否会来增援,张大彪还是提前做了准备。

        毕竟,这可还有好几千鬼子兵,筱冢义男怎么可能真眼睁睁看着他们冻死饿死。

        所以,飞机空投这一招,还是要防。

        随着张大彪下令,伪装的地面目标立刻开始了。

        从天空看下去,那就是有密密麻麻的士兵朝着鬼子兵那边潮水一样涌过去进攻了。

        实际上,这密密麻麻的士兵大部分都是扎的稻草人,套上了八路的军服。

        轰!

        轰!

        轰!

        ……

        有两架运输机立刻就转变了方向,朝着这密密麻麻的稻草人投下了炸弹。

        而另外三架运输机,则是飞到鬼子上空,空投了物资。

        眼看着物资终于来了,鬼子兵们都挣扎着移动身体,朝着物资降落的位置拼命的靠拢:

        “太好了,我们终于有空投了。”

        “哟西,哟西,都加把劲,拿到物资早点恢复战斗力!”

        “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加油啊。”

        ……

        “营长,鬼子飞机把炸弹投完了。”眼看着两架运输机不再“下蛋”了,一营副道。

        “一营,给老子上,把物资抢了。”张大彪振臂一呼,命令部队立刻出击。

        “杀啊!”

        “冲啊!”

        ……

        一营两千士兵立刻进攻了。

        天空之中那投放完炸弹的两架运输机飞行员见状,只能在机舱里捶胸顿足:八嘎,可恶的土八路,欺骗了我们!

        轰!

        轰!

        轰!

        ……

        火炮配合着一营的进攻,一营的战士轻易的就撕破了鬼子兵的防线。

        大量的鬼子兵被冻伤,他们连枪栓都拉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新一团的士兵送他们去见天照大神。

        空投的物资落了地,鬼子兵前脚刚到手,还没有捂热乎,甚至连包装都还没有撕开,新一团的士兵就杀到了。

        鬼子五架运输机在天空盘旋,看着这场景,飞行员们只能再次在机舱里捶胸顿足:

        “八嘎,如果我们有载弹,何至于看着天皇士兵遭到如此欺凌!”

        “八嘎,真是太凄惨了,太惨了,我们的天皇士兵,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欺负!”

        “八嘎,八嘎,八嘎!”

        “完蛋,地面的天皇士兵完蛋了,他们没救了。”

        ……

        五架运输机最后只能带着强烈的不甘心,消失在远处的天边。

        地面上,张大彪非常顺利就把全部的空投给抢了。

        一营的士兵们带着物资空投,非常惬意的突围了。

        没错,是突围了!

        咱新一团才不蠢。

        虽然鬼子兵现在战斗力稀里哗啦的,收拾他们不是什么难题了。

        但现在天马上就要黑了,让鬼子兵再挨饿受冻一晚上,咱再送他上路,不香吗!

        “八嘎,那是我们的物资!”

        “八嘎,卑鄙的土八路,你们不得好死!”

        “没有了物资,这个晚上,我们绝对熬不过去了。”

        ……

        眼睁睁看着张大彪一营把空投的物资抢走了,无法追击的鬼子兵只能像个小丑一样,用言语控诉新一团不人道的行为。

        “他娘的,这小鬼子的空投物资可真是富裕啊,好多糖啊。”

        “还有好多肉罐头,哈哈哈,今天晚上咱们可以加餐了啊。”

        “只可惜,没有酒,要不然,咱有酒了,今天晚上也可以暖和暖和啊。”

        “他娘的,这空投的物资里,居然还有棉被,咱也不缺这东西啊。算了,有比没有强,不得不说,这棉被比咱边区被服厂做的要厚实暖和些。”

        ……

        新一团一营把物资都开封。

        本来应该是鬼子的晚饭,被新一团笑纳。

        “营长,这鬼子司令部真是做了一件好事啊。”一营副一边用刺刀挑着肉罐头里面的牛肉,一边笑嘻嘻对张大彪说道:“他们一定是知道我们眼前的鬼子兵活不了了,于是特意给我们新一团送来一顿大餐,让咱们吃饱了,然后好有力气送那些鬼子兵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啊。”

        “我说营副啊,你小子说话能不这么损么。”张大彪笑骂,“人家鬼子都那么惨了,你还挖苦人家。”

        “怎么能是挖苦,咱就是实话实说啊。”

        ……

        随着夜色越来越浓,气温也再次迅速降下来。

        新一团的战士们吃饱喝足,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养精蓄锐,做好最后送鬼子一程的准备。

        而鬼子兵那边,已经俨然是一片地狱般的场景。

        白天的时候,有鬼子兵见着物资被夺,绝望的吞了枪子儿。

        绝望吞枪子的还有鬼子伤兵,白天战斗的时候,侥幸没有死在新一团手里的伤兵。

        他们无法被救治,知道自己挨不过晚上的天寒地冻,所以趁着自己还能够扣动扳机,于是就送自己上路了。

        剩下的,就是大片被冻的无法动弹和力竭的鬼子兵了。

        他们没办法自裁,就只能眼睁睁等待死亡的降临。

        当然了,有大量的鬼子兵自尽。

        这时候,取暖的衣物已经有了,连食材也重新有了。

        但基本上没鬼子兵能折腾得动了,白天抢夺空投物资,已经耗尽了他们仅剩的体力。

        数千人的队伍,在夜幕的严寒下,迅速的走向毁灭。

        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张大彪下达命令了:“走,上去给鬼子收尸去。”

        张大彪敢保证,天亮了,鬼子飞机极有可能还会出现。

        但时间已经耗的差不多了,张大彪不跟鬼子玩了。

        “走,给鬼子收尸去。”

        “兄弟们,都麻溜点,小心点!”

        ……

        照明弹打向夜空,新一团一营的战士们潮水一样涌上了鬼子兵的阵地。

        阵地上,到处都是被冻死或者自尽的鬼子兵。

        偶尔遇着几个活口,那都是奄奄一息了。

        “小鬼子,咱送你回老家,下辈子别再来了!”新一团的刺刀连弹药都省了,直接用刺刀送鬼子活口上路。

        这场收尸的活儿,一营干的很麻溜迅速。

        主要是大批鬼子都非战斗减员,失去了战斗力。

        还有少部分的鬼子虽然还能够动弹,但萤火虫之光,怎么能够新一团的虎狼之士战斗。

        不到一小时,新一团一营把鬼子整个阵地都翻了个遍,彻底没有活口了。

        “他娘的,这该死的小鬼子,把电台砸了。”张大彪看着被砸烂的电台,虽然早知道极难缴获完整的电台,但看着电台成为破烂了,还是心中肉痛的很。

        “算了,算了,营长,咱还是抓紧时间打扫战场闪人了。”一营副劝道,“咱去追上团长的脚步,军备仓库之中,肯定还有不少电台的。”

        “倒是,倒是,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张大彪点着头。

        一营的战士们迅速打扫了战场,在天亮之前消失了踪迹。

        天亮了,日军果然还是有飞机过来了。

        不过,来的不是运输机了,而是侦察机。

        侦察机飞行员看着漫山遍野都是皇军士兵凄惨的尸体,他们只能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离开,上万的天皇军队覆灭了,这简直就是开战以来最大的耻辱!

        虽然,台儿庄战役也让天皇军队损失了上万人,但那也让支那军队付出了沉重代价。

        而眼前,这上万天皇军人的覆灭,他们和敌人的伤亡数字对比,根本没法看啊。

        ……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将军,这是飞行员传递回来的消息。”第一军一个参谋发着抖,把新到的电报递给筱冢义男。

        一万天皇军队啊,就这么全军覆没了。

        如果他们是和敌人正面厮杀覆灭的,那倒还说得过去。

        可他们却是因为断粮而屈死,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事情。

        英勇善战的天皇士兵,他们都没消灭什么敌人,就不战而败了。

        “念!”筱冢义男早上的时候,让人用电台联络了平谷大熊的军队,但对方的电台没有任何回应,筱冢义男就知道情况恐怕已经是极端了。

        现在一看参谋这表情,筱冢义男就知道,一万天皇士兵恐怕已经覆灭了。

        但昨天筱冢义男跟岗村次宁申请支援的时候,岗村次宁说了,情况越是严峻,作为指挥官,越应该冷静对待。

        现在的筱冢义男,已经尽可能的压抑住自己的怒火。

        不算什么,这都不算什么。

        我第一军总计有八万多人,刨去现在和以前死的天皇士兵,现在第一军剩下的天皇士兵还有六七万人。

        我第一军实力尚存,并没有真正的伤到元气。

        再往大了说,我天皇士兵在支那战场有一百多万军队,损失一两万人,连零头都抵不上。

        所以,做大事者,不能太计较眼前的小小得失。

        参谋念了:“经过低空抵近侦察,漫山遍野都是皇军士兵尸体,没有任何活口,初步判断,四个旅团抽调的天皇军队全军覆没。”

        “知道了,你出去吧。”筱冢义男听到了这小子,内心还是狠狠的刺痛了。

        说不算什么,但心中还是会痛。

        参谋出去之后,筱冢义男还是无法控制内心的悲戚,他的拳头狠狠砸在了桌子上,拳头皮开肉绽。

        而筱冢义男哪里想到,他的噩梦,现在才刚刚开始。

        此刻的李云龙,已经带着新一团的大部队,来到了军备仓库。

        李云龙这军备仓库一抢,后面还有一系列的搞事。

        晋西北,很快就要大乱了。

        “柱子,给我开炮!”李云龙侦察了军备仓库的情况之后,命令王承柱开炮。

        轰!

        轰!

        轰!

        ……

        新一团的火炮怒吼起来,军备仓库的防御很快就被撕破了。

        “冲啊!”李云龙亲自带着部队,从军备仓库的防御缺口冲了进去。

        军备仓库的守军本来就不多,很快被李云龙风卷残云一样扫光。

        军备仓库的一扇扇大门被打开,里面的众多军备物资显露出来。

        纵使新一团的士兵们提前有了心理准备,都忍不住惊呆了:

        “我的天呐,这满满一仓库竟然都是盐巴和白糖,鬼子实在太富裕了。”

        “你大爷,这一仓库都是机枪,这得有上千挺了吧。”

        “这,这,这是药品?太好了,真的全部都是药品啊。”

        “这仓库里面都是子弹,这得有上百万发了吧。”

        “这是三八大盖,有好几千条。”

        “哈哈哈,迫击炮,掷弹筒,好东西,赶紧拿啊。”

        “我滴个乖乖,这都是电台吗?有三十多台了!”

        ……

        新一团的士兵带着老百姓,兴高采烈的洗劫军备仓库。

        魏大勇给李云龙拿来了汾酒和烧鸡:“团长,你看,鬼子这仓库里面还有这好东西呢。”

        “魏大勇,你小子真是目光短浅,现在咱应该是抓紧时间洗劫仓库,你小子竟然想到吃。”李云龙骂归骂,但还是不客气抓过了,狠狠咬了烧鸡,灌了一口酒:“他娘的,真是好东西啊。传令下去,发现吃的,能吃的就先吃饱肚子,吃饱了肚子,才能有力气继续发财。”

        “是。”

        新一团的士兵带着老百姓连吃带拿,迅速将军备仓库洗劫一空。

        消息传递到筱冢义男这里,筱冢义男一听,心疼的面部肌肉都在哆嗦:“八嘎,这是我几个旅团的物资储备啊,八路这群该死的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