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袭击阳明堡机场

第二百零四章 袭击阳明堡机场

        夜幕降临,气温也跟着迅速下降了。

        晋西北的晚上,零下几度十几度那是常态。

        张大彪凑在篝火边上烤火,朝着侦察兵命令道:“给我仔细侦察鬼子那边,只要发现有火光闪烁,就立刻搞清楚鬼子篝火的数量,还有,要立刻辨别空气之中是否有烤肉的味道。”

        “是。”侦察兵们立刻去了。

        “营长,鬼子已经是陷入绝境了,他们根本都没有燃料了,他们拿什么烤火啊。”有人不解问张大彪,“至于你所说的烤肉,那更加是不可能的,鬼子兵哪来的肉烤?”

        张大彪解释:“鬼子兵身上的衣服,那不是燃料吗!今天晚上比昨天晚上还要冷一些,鬼子兵们想要不被冻死,就必须想办法取暖……”

        张大彪的话没有说完,有人明白了:“营长,你的意思莫不是鬼子内部会挑选出部分志愿者,让他们把身上的棉衣贡献出来给大部队取暖?至于烤肉,那是他们要把自己给大部队充作军粮?”

        “对,没错,绝境之下,我们必须得防止鬼子玩这一手。”张大彪点着头,“要不然,你以为团长干嘛让我们一营留下来照看他们,就是防着鬼子用这招恢复元气呢。”

        “他娘的,这鬼子兵真会那样干吗?”一营的士兵们都在,“吃自己人,他们下得了这口?”

        “那可是鬼子,你以为这名称是白叫的吗!”张大彪肃穆着,“我估摸着,今天可能睡不了好觉,大家都麻溜点,做好战斗准备吧。一旦侦察兵那边传来……”

        张大彪的话没有说完,一营副开口了:“营长,我倒是突然有个好办法。”

        “什么好办法?”张大彪问。

        “既然这鬼子饿的受不了了,那我们给他们送吃的去呗,在吃的里面下点料。”一营副道。

        “你以为就你聪明啊,这一招要是能用,团长早用了。”张大彪摇着头,“别低估鬼子兵的意志力,明明知道做了手脚的食物,他们不可能上当的,更何况,要做手脚,我们手上现在也没有相应的药物啊。”

        “药物谁说没有!”一营副笑道,“咱这两千人上一次厕所,这药物多充裕啊。鬼子吃下去,拉肚子生病,他们更加……”

        “一营副,你还是住嘴吧,这种重口味的招数,以后还是别整了。”张大彪恶寒无比。

        粪便里面确确实实有大量的细菌,能让鬼子兵迅速的生病。

        可这一招实在是……不人道啊。

        “营长,你让我试试呗,反正……”一营副说。

        “那你自己去试试吧,记住了,要是没用的话,别浪费粮食。”张大彪摆着手,反正他是整不了这种恶心活儿,一营副要试,那就让他去试吧。

        “是。”一营副摩拳擦掌的去了。

        再来说鬼子这边,由于平谷大熊饮弹自尽了之后,鬼子兵们的士气再次受到了重创。

        甚至都有鬼子兵也跟着饮弹自尽,追随者平谷大熊的脚步去见了天照大神。

        副官努力的稳住阵脚,对鬼子军官们道:“我已经跟筱冢义男将军再次申请了救援,帝国的飞机,一定会给我们空投物资,我们一定要坚持住。”

        “长官,帝国的飞机就算真的来了,一旦新一团见着物资空投了,恐怕他们立刻就会攻打过来,我军就算能够获得物资,估计也根本没有机会吃下肚子啊。”有鬼子军官道,“如此一来,空投的物资,不还是白白便宜了新一团吗!”

        “或许,帝国的飞机会在天空轰炸新一团,给我们争取时间呢。”副官道,“筱冢义男将军难道不清楚,我们就算获得物资了,也必须得有时间来恢复战斗力。”

        “也是,也是。”尽管鬼子军官们心中都不太相信副官的话,但这时候自欺欺人是个好东西。

        空中支援会来,这暂时让鬼子兵暂时的士气稳定了。

        但终究不能持久。

        因为夜幕降临了,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度。

        饥肠辘辘的鬼子兵们被冻的瑟瑟发抖,哪怕他们抱着团全暖,这呼啸的风像刀子一样无孔不入。

        没有火烤,就难以支撑。

        哪怕没有火烤,起码喝口热水也是好的啊。

        可是,连热水都没有,零下十几度的野外,这恶劣的天气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大佐,我们得想办法取暖,至少也让部队喝点热水啊。”有鬼子军官跟副官道。

        “你有什么办法吗?”副官隐隐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想要取暖,就必须得需要有人牺牲。

        “大佐,你应该清楚的。”鬼子军官说。

        “这样做,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副官痛苦的闭上眼睛。

        “大佐,是我瞒着你去做的,不会让你……”鬼子军官话没有说完。

        这时候,有鬼子艰难爬过来:“大佐,我们有吃的了。”

        有吃的了!

        这声音简直就像是天籁一样,副官连忙扭头凑过去,只见有鬼子兵拿着窝头过来了。

        凑到近处,副官眉头立刻直皱。

        “八嘎,这啥味儿啊!”副官没有闻到窝头的味道,反而嗅到了粪污的气息。

        “对面的新一团给我们送的。”鬼子兵回答。

        “八嘎,这该死的土八路,竟然用这样的招数来侮辱我们!”副官破口大骂道,“不许吃,谁也不许吃!”

        鬼子兵不出声。

        具体有没有人吃了,不好说。

        谁都知道,这样不干净的东西吃下去,在这样恶劣环境下,意味着什么。

        “大佐,也许,我们把窝头放在沸水里面消毒了,可以尝试……”鬼子军医开口了,虽然味道还在,但至少杀毒消菌了。

        “那也得需要燃料啊。”副官道,“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燃料啊。”

        鬼子军医不出声了。

        是啊,就算要消毒,也得需要燃料,就得需要有士兵把身上的棉衣贡献出来。

        在如此寒冷的野外,没有了棉衣,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

        终于,副官对鬼子军官道:“你放手去做吧,上军事法庭,我也认了。”

        土八路送过来的污染窝头,副官坚决不能受这样的侮辱!

        “哈衣。”鬼子军官立刻去了。

        ……

        “营长,营长,鬼子那边的营地有大量篝火了,空气之中还有烤肉的味道飘出来了。”侦察兵连忙跑来跟张大彪汇报。

        “他娘的,这小鬼子还真是畜生啊,自己人都吃。”张大彪一听,立刻肃穆道,“全营立刻按照原计划,给老子攻上去!记住了,只要干掉鬼子全部的篝火,我们就撤!”

        张大彪手上只有两千人,而鬼子兵数量还有九千,刨去非战斗减员不能作战的,起码也还有五六千人。

        两千人打没什么力气的五六千人,还是可以打赢的,但那也得付出一定伤亡。

        张大彪的目标是尽可能的阻扰鬼子生火,阻扰他们烤肉吃,要尽可能利用恶劣的天气严寒来弄鬼子。

        只要坚持到天亮了,张大彪相信,鬼子非战斗减员情况定然非常乐观。

        轰!

        轰!

        轰!

        ……

        黑暗里,鬼子营地的篝火,那就是一个个非常明显的目标。

        张大彪的火炮很精准的给这些篝火迅速点名,篝火迅速的熄灭了。

        篝火一熄灭,张大彪离立刻带着部队消失在黑暗之中。

        “八嘎,八嘎,可恶,八嘎!”副官见着这场景,气的暴跳如雷。

        好不容易凑集起来的燃料和烤肉被炸没了,这新一团下手可真卑鄙。

        “大佐,能动弹的士兵越来越少了。”有鬼子军官凑副官面前说道。

        一方面,鬼子军官是在说,部队的情况恶化的很快。

        另一方面,鬼子军官的意思是,倒下的人多了,燃料和食物来援不就有了么。

        副官再次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什么都没说。

        但鬼子军官明白是什么意思,立刻去了。

        但接下来,鬼子部队还是没有得到取暖和食物来源。

        因为篝火在黑夜里,是非常明显的目标,一旦夜空有火光闪烁,新一团的火炮就会精准的轰过来。

        折腾了几个回合,鬼子军官也不折腾了,他也实在没有力气折腾了。

        他仰躺在雪地里,他看着夜空,想起了家里的老母亲,他的眼睛充满了思念。

        他知道,他恐怕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他再也不回去那片挚爱的土地,他会长眠在这片土地上。

        当黎明来临,张大彪过来跟张大彪汇报道:“营长,从凌晨四点到现在,鬼子兵那边再没有任何生火的动静了,估计此刻被冻僵的鬼子兵至少过半了。”

        “不要大意。”张大彪肃穆道,“给我继续好好侦察,咱再耗一天,然后再过去给他们收尸。”

        “营长,你就不担心鬼子有飞机空投物资吗?”侦察兵问。

        “担心个什么,这鬼子飞机要是能来,早就该来了。”张大彪淡定的很,“如果鬼子飞机真来了,鬼子就算获得物资了,想要吃,也得需要时间,那时候,咱就冲上去,把物资抢了。反正他小鬼子现在没什么力气,冻死饿死不少人了,不是咱对手。”

        “也是,也是哈。”

        ……

        阳明堡机场

        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来的情景,副官高兴对机场最高鬼子军官道:“将军,真是谢天谢地啊,今天是个好天气。”

        “哟西!”机场最高军官的脸上也有笑容,“运输机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物资都装好了。”副官点着头,“我已经派人清除道路上的积雪,会最快速度把湿滑的状况改善,以让运输机可以顺利升降。”

        “哟西,加快进度。”机场最高军官点着头。

        而此刻,孔捷带着独立团,也以雷霆速度来到了阳明堡机场的外围。

        孔捷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机场的防御情况。

        “团长,鬼子在迅速清理跑道,看这样子,他们今天肯定有紧急任务,要派出飞机起飞啊。”二营长沈泉也拿着望远镜在观察,对孔捷说道。

        “团长,咱必须第一时间阻止鬼子飞机起飞,要不然,这飞机起飞了,到时候飞到我们头上拉屎,我们的大炮阵地一旦遭到轰炸,回去,咱可不好跟张万和交差啊。”三营长王怀保也是说道。

        “大炮先瞄准机场跑道。”孔捷倒也不含糊,“炸出几个大坑,把跑道分割,不让鬼子飞机有足够滑行的跑道长度就行。”

        大炮,很快开始瞄准。

        孔捷借来了大炮,同样也借来了炮兵。

        在炮兵瞄准机场跑道的时候,孔捷也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机场防御上来。

        由于小鬼子欺负咱没有攻坚武器,机场的防御虽然森严,但并不怎么防炮。

        用带来的大炮,就足以快速摧毁机场的主要防御火力。

        重要防御火力一摧毁,口子一撕开,部队冲入机场,那就哈哈哈哈了。

        “团长,炮兵都瞄好了。”有人跟孔捷汇报。

        “嗯。”孔捷嗯着,“立刻开炮吧,把鬼子跑道给我炸成几段。”

        “是。”

        在孔捷这边准备开炮的时候,鬼子后勤人员已经迅速将跑道清理完毕了。

        鬼子的运输机,已经从跑道的起点开始滑行。

        看着运输机很平稳的滑行,鬼子最高军官面对笑容:“哟西,看来我们可以跟司令部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了。”

        “是啊,上万天皇士兵获得给养了,他们可以起死回生。”副官也一脸轻松。

        但两人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僵硬了。

        轰!

        轰!

        轰!

        ……

        机场外面,传来了大炮怒吼的声音。

        然后就看着炮弹落在了跑道上,跑道被炸出了大坑,泥土碎片乱飞。

        滑行的飞机倒是没有被炮弹炸着,但是跑道被炸出了大坑,飞机若是继续保持直线滑行,轮子滑到坑里,飞机就会摔了。

        滑行的飞机只能紧急制动,飞行员也是慌忙变向。

        这一变向,轮子就驶向了跑道边上的雪地里。

        雪地里摩擦力小,再加上运输机满载物资很重,轮子在雪地里打滑加上泥地压陷,沉重的运输机迅速的就失去了平衡,重重摔折了翅膀,然后再在雪地里滑行了一段距离,最后撞击在机棚。

        运输机虽然没有爆炸,但机棚的几架飞机被撞坏了,两败俱伤,大家都不可能再飞。

        “八嘎,哪来的大炮!”

        “八嘎,敌袭,敌袭!”

        ……

        机场最高军官和副官都大吼起来,整个机场的鬼子兵也被惊动了。

        碉堡的机枪开始喷吐喷吐火舌,鬼子兵们也开始迅速增援各处防御。

        轰!

        轰!

        轰!

        ……

        独立团的大炮继续怒吼起来。

        机场的防御工事一个接着一个变成了废墟,废墟地下,那是被活埋的日军士兵,没有一个皇协军。

        这是鬼子重要的机场,鬼子不相信皇协军,所以这里是清一色的鬼子兵驻防。

        但鬼子兵的血肉之躯,根本扛不住大炮!

        进攻,变得出奇的顺利。

        有了大炮相助,阳明堡机场的防线很快就被撕开了缺口。

        “二营,三营,给我冲上去。”孔捷立刻命令二营和三营进攻,“记好了,遇着鬼子飞行员了,一个都不要放过,全部给我弄死!遇着鬼子机修人员,尽量活捉!”

        吴泽提醒过,鬼子的飞行员比他们的飞机重要。

        至于鬼子机修人员,没什么战斗力,但把他们俘虏带回来,若是能撬开他们的嘴,就可以获得很多宝贵的技术。

        “杀啊!”

        “冲啊!”

        ……

        独立团二营和三营两千人马在火炮的掩护下,迅速朝着缺口冲锋过去。

        鬼子兵虽然努力想要阻拦,但根本架不住大炮的掩护轰炸,二营和三营顺利的从缺口冲入了机场。

        两千八路士兵像强盗一样,一边抢劫东西,一边杀人。

        眼看着机场防御土崩瓦解,根本无法阻挡敌人的脚步,机场最高军官和副官两人眼睛都红的像野兽一样:“八嘎,这竟然是八路的队伍,什么时候,八路的队伍拥有的装备如此精良了,连大炮都有几门!”

        “快快快,马上把飞行员转移走,还有机修人员。”机场最高军官和副官两人见着大势已去,只能压下心中的不解,两人立刻组织兵力,掩护飞行员和机修人员撤离、。

        机场最高军官和副官两人倒是顺利掩护了机修人员和飞行员撤出了机场,但独立团的一营早就枕戈待旦,等着请君入瓮。

        孔捷带着一营一阵砍瓜切菜般的狙杀,机场最高军官和副官两人都倒在了血泊里。

        鬼子飞行员抓了两个软脚虾的活口,其余全部射杀。

        机修人员均成为了俘虏,一个没落下。

        “哈哈哈,这旅长老子当定了。”孔捷哈哈大笑,这才命令三营派出两个连,加入了洗劫机场的行列。

        机场机库里的飞机,能拆的就拆了带走,不能拆的,就毁了。

        机场的炸弹和物资,统统被独立团笑纳。

        还有机场的燃料,老百姓们有的用桶装,有的拿缸盛,一滴都不落下。

        最后,甚至连鬼子装载燃油的储油罐都给抬走了。

        打下阳明堡机场,孔捷独立团捞了盆满钵满,迅速的消失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