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孔捷:李云龙,我们之间的账清了!

第二百零三章 孔捷:李云龙,我们之间的账清了!

        轰!

        轰!

        轰!

        ……

        炮弹在鬼子兵的面前爆炸,泥土和混合着鲜血的雪花一块在天空飞舞。

        本来,鬼子兵就没什么力气,被这炮弹一炸,鬼子兵们迅速卧倒在地上,然后……然后就很少有人能爬起来了。

        腿脚都实在是发软的厉害。

        “八嘎,该死,这肯定是新一团的炮火!”平谷大熊通过望远镜见着部队被炮火压制,没有力气再爬起来的样子,他无比的恼怒。

        天皇士兵不能过去调停,若是这时候新一团趁机猛攻皇协军,那可不妙。

        皇协军被新一团全部吃掉,那么平谷大熊就彻彻底底失去军粮供应了。

        “该死的新一团,他们偏偏在现在这节骨眼才出现,显然是判断出我天皇士兵体力不支了,无法再扑上去和他们纠缠了。”副官也是气的跳脚,眼前这状态,皇军士兵已经难以过去调停。

        “闹不好,皇协军的内讧,和他们也有关系。”平谷大熊见着有皇协军士兵在拼命的朝着新一团那边的方向靠。

        尽管皇协军士兵都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但还是拼命的在挪动。

        要说没有新一团从中作梗,根本说不过去。

        “将军,怎么办?”副官看着平谷大熊,“我们要不要积蓄最后的力量,把部队压上去?”

        眼下,天皇士兵虽然没多少力气了,但不管怎么说,身体底子还在。

        士兵们的潜力,还可以进行压榨,还可以强行冲锋作战。

        “当然要!”平谷大熊果断道,“现在不抓紧把天皇士兵压上去,新一团一旦吃掉皇协军,我们可彻彻底底没有军粮了,至少,我们得抢在新一团之前,让部分皇协军跟着我们一块撤下来。”

        “杀嘎滴!”

        副官很快组织了还能够动弹的鬼子兵,他亲自挥舞着指挥刀,数千鬼子兵朝着皇协军阵地发动了集团冲锋。

        “团长,鬼子兵发动集团冲锋了,我们的炮火恐怕是压不住他们。”张大彪对李云龙道,“我们新一团要不要压过去?”

        “你傻呀,现在把新一团压上去,这不是增加伤亡么。”李云龙眼睛一瞪,“尽管用火炮给我轰就是了,部队暂时别压上去。”

        “还有,派人给朝着我们这边靠近的皇协军送吃的去。”旅长补充道。

        “知道了。”张大彪立刻执行了。

        轰!

        轰!

        轰!

        ……

        新一团的火炮一直在怒吼,炮弹不断砸落在冲锋的鬼子人群之中。

        鬼子兵们伤亡惨重,尸横累累,但火炮的数量不够,还是无法压制他们冲锋的脚步。

        不过,鬼子兵的身体潜力虽然被压榨了,但是他们的冲锋速度还是变得越来越缓慢。

        而张大彪这边立刻派了人,立刻给退向新一团这边的皇协军送了吃的。

        想要投降的皇协军士兵接到吃的,一个个热泪盈眶,一个个都狼吞虎咽。

        另外那一半不肯投降的皇协军士兵见状,很多人都在眼巴巴的吞唾沫。

        甚至,也有人想要过来投降。

        但因为体力缘故,他们在雪地里难以迈步,只能眼睁睁的流口水。

        就连鬼子兵见着这场景,一个个也都羡慕嫉妒恨:

        “八嘎,有吃的真好啊!”

        “可恶,那些投降的皇协军有吃的,剩下不肯投降的人,军心也开始浮动了。”

        “卑鄙的土八路,这是他们的糖衣炮弹!”

        ……

        “对面的皇协军弟兄,只要放下武器投降,就有吃的。”吃了饭的皇协军们,他们一边趴在地上等待体力的恢复,一边朝着对面的皇协军劝降。

        这时候,在食物面前,更多的皇协军士兵都开始动摇了。

        他们所谓的家人,都变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谁也不想饿死。

        看着有食物了,腹中的饥饿感觉更加强烈,这种生理上的需求,淹没了他们的思维,淹没了他们的大脑,他们只剩下求生的念想。

        只是,由于体力缘故,他们无法过来投降。

        但这问题不大。

        张大彪派人喊道:“想要朝新一团投降,那就得有投名状!投名状给我们看见了,马上给你们送吃的。”

        新一团所谓的投名状是什么意思,对面的皇协军士兵岂能不明白,那就是把枪口对准靠过来的鬼子兵。

        朝着鬼子兵开枪了,新一团才愿意相信他们投降的念头。

        可一旦朝着鬼子兵开枪了,那么后路可就彻彻底底断了。

        “他娘的,投了算了,不伺候小鬼子了。”

        “小鬼子不把我们当人看,现在已经是绝境了,不能再执迷不悟了。”

        “干他小鬼子!”

        ……

        对面的皇协军士兵里,刚才混战的时候,有部分八路卧底跑过去了。

        这时候,这部分八路卧底立刻大喊起来,并且立刻朝着靠过去的鬼子兵开枪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有人起了带头作用,其余的皇协军很快被带动起来。

        哒哒哒!

        哒哒哒!

        轰!

        轰!

        ……

        越来越多的皇协军调转了枪口和炮口,他们朝着靠过来的鬼子兵攻击了。

        里面还有一些顽固派皇协军,他们想继续向鬼子效忠,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因为被攻击的皇军,可没有闲暇时间分辨谁没有朝他们开枪,先不说皇军们有没有机会逃出生天,哪怕他们有机会逃出生天,对于皇协军这边,肯定也是一刀切处理。

        于是,顽固派皇协军们,也只能跟着一块开枪了。

        本来,鬼子兵的集团冲锋就是强行作战,先被新一团的炮火干了一遍,现在又遭到全体皇协军的反戈相向,鬼子兵的集团冲锋被彻底遏制了。

        “八嘎,该死,真是该死啊!”平谷大熊通过望远镜看着这场景,气的七窍生烟。

        天皇士兵白白消耗了身体潜力,已经再无法进攻了。

        这场战斗,注定将输的无比彻底!

        “哈哈哈哈,干的好。”李云龙通过望远镜看着剩下的皇协军被策反,朝着鬼子兵开枪了,他大笑起来:“这下,咱才可以真正的不战屈人之兵了。”

        皇协军们跟鬼子反目了,那么鬼子就彻底不会再有获得军粮的机会了。

        接下来,咱新一团要做的,就是把皇协军俘虏押回去,再等一两天,鬼子兵估计都冻死饿死得差不多了,新一团不战而胜。

        现在趁着鬼子兵没有什么力气去进攻他们,那是愚蠢行为,野兽垂死挣扎,也有杀伤力的。

        “小五子,去告诉张大彪,让吃了东西的皇协军们撤下来,然后缴了他们的械。”李云龙对小五子道,“对面那些投名状的皇协军,给他们送些吃的,然后把他们也带下来缴械。”

        “团长,那鬼子兵呢?”小五子问。

        “管他们干啥,咱不跟他们玩,就跟他们耗下去,等他们大面积非战斗减员,咱再去捞便宜,不香吗!”李云龙道。

        “团长英明!”小五子连忙去传令了。

        很快,率先投降的那些皇协军迅速撤下来,向李云龙缴了械。

        投名状的皇协军吃了东西,体力稍微恢复一点之后,也撤下来,被新一团缴械了。

        战场上,只剩下趴在雪地里气喘吁吁的鬼子兵。

        “八嘎,卑鄙的新一团!”平谷大熊目眦尽裂。

        现在,全部的皇协军都投了新一团,他们这数千天皇士兵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孤军。

        没有饭吃,没有火烤,只能躺在雪地里苟延残喘。

        甚至,平谷大熊想要带着士兵们和新一团打一场,他们想要堂堂正正死在战场上,新一团都不给这机会。

        新一团已经后撤了,他们待在远处作壁上观,等天皇士兵被冻死,饿死而大面积减员。

        这种死法,对于军人来说,无异于是最屈辱的。

        “将军,我军现在彻彻底底大势已去,那么司令部给我们运输过来的给养,是不是也发电给司令部,不用再送来了。”副官悲戚对平谷大熊道,“再强行送过来,也不过是白白便宜了敌人。”

        三万大军啊,把仗打的这么窝囊,心中实在是愤慨不甘。

        “给司令部发电吧,我平谷大熊愧对天皇啊。”平谷大熊万般无奈。

        “给司令部发电,告诉他们,给养不用再……”副官立刻对电台兵传递命令。

        但副官的话没有说完。

        砰!

        王八盒子手枪的枪声响了起来,副官扭头一看,平谷大熊已经饮弹自尽。

        “将军,将军,将军……”副官和一干鬼子军官都悲呼起来。

        ……

        “大彪啊,这里就交给你了。”李云龙命人把俘虏押回去,当然了,俘虏不是空手,还帮忙携带着从第四旅团抢夺的其他物资回去。

        平谷大熊已经是案板上的肉,翻腾不了什么浪花了。

        但筱冢义男给平谷大熊送过来的给养,可不能白瞎了。

        李云龙得抓紧时间带着人,把筱冢义男送来的给养物资给夺了。

        然而,就在李云龙刚刚吩咐完毕,准备动手的时候。

        独立团这边,孔捷带着三千士兵已经顺利的和筱冢义男的运输给养队伍交上火了。

        孔捷兵精弹足,不费吹灰之力,就全歼了运输给养的后勤士兵,三万日伪军的给养轻易落入孔捷手中。

        “来啊,给李云龙那边发电,告诉他,我已经把筱冢义男给平谷大熊增援的给养截下来了,老子支援了他消灭平谷大熊的战斗,邱家庄那批武器,就是工钱,以后我和他李云龙之间,两不相欠了!”孔捷兴高采烈对电台兵道。

        昔日,孔捷跟着旅长去接吴泽,带上了电台。

        吴泽接到了,旅长去李云龙那边了,但电台现在还在孔捷手上。

        李云龙那边也有电台,所以孔捷和李云龙之间,可以直接通过电台联络。

        “是,团长。”电台兵应声,立刻给新一团那边发电。

        “把物资都押回去,独立团,走,跟老子去打阳明堡机场去!”孔二愣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很,“打下了阳明堡机场,老子就可以当旅长了,以后,你们都官升一级!”

        “走,打阳明堡机场去!”独立团全体上上下下,一个个都摩拳擦掌,迅速开拔。

        新一团这边

        李云龙跟张大彪交代好,刚要走,旅长叫住了李云龙:“李云龙,你小子不用去截击筱冢义男给平谷大熊运输的给养物资了,你自己看看吧。”

        说完,旅长把新到的电报递给了李云龙。

        “怎么了,莫不是筱冢义男这个老鬼子迅速把给养物资拉回去了吗?”李云龙带着狐疑接过了旅长递来的电报。

        电报内容一看,李云龙立刻跳脚起来:“这狗日的的孔二愣子,他竟然抢老子的食,还他娘的要抵掉邱家庄欠老子的武器,他想的倒美!”

        虽然不是筱冢义男把给养物资拉回去了,这是被独立团截击了,这对于李云龙来说,都是走空。

        “李云龙,既然孔捷那边已经把筱冢义男运过来的给养物资抢夺了,那你也别过去了。”旅长道,“你就抓紧时间扫荡军备仓库和四个鬼子旅团防区的油水吧,我先带着俘虏回去,顺便看看两个矿的情报,还有晋绥军的兵工厂。你小子完活之后,带着队伍抓紧时间来和我汇合。”

        “行吧,旅长,那我们分头行事吧。”李云龙点着头。

        旅长就带着俘虏返回去了,张大彪留下来“照看”雪地里的数千鬼子兵,李云龙则是带着大部队先去扫荡军备仓库的油水了。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将军,平谷大熊那边发来电报。”森山大谷神色惨白走过来,递给筱冢义男新到的电报。

        筱冢义男见森山大谷这表情,就知道这电报里面不是好消息。

        “念吧。”筱冢义男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大不了是平谷大熊因为军粮损失殆尽,他不得已之下,将皇协军充作军粮。

        他带着皇军士兵浴血突围,损失惨重。

        森山大谷念道:“皇协军除去伤亡和非战斗减员,余下尽数被新一团策反,天皇士兵彻彻底底陷入绝境,司令部增援给养,用不上了,平谷大熊将军自尽。”

        “八嘎!”筱冢义男没有想到,情况比他预想之中更坏。

        他以为平谷大熊至少还能够带回来点人马,可这却是即将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无法直视的词!

        这里面有精锐天皇士兵一万人,他们在正面战场所向披靡,杀的支那正规军溃不成军,他们每个人都满身功勋和荣耀。

        而在后方的治安战上面,他们却连敌人的毛都没有摸着一根,就陷入全军覆没的危机了。

        明年的正面战场,缺乏一万天皇士兵,这个缺口,从哪里补充?

        作为第一军司令的筱冢义男,他满腔都是忏愧和羞怒!

        “将军,要不要考虑用空投?”森山大谷硬着头皮建议,“眼下,近万天皇士兵在雪地里挨饿受冻,地面上的运输来不及了,只能依靠空投……”

        “现在机场那边大雪纷飞,飞行员视线受阻,地面上湿滑,飞机强行起飞,容易出意外啊!”筱冢义男何尝不想空投支援,可现在天气恶劣,强行空投支援,本来第一军现在的飞机都不多了,都是借来的。

        一旦再有损失,明年正面战场上的飞机支援将会再次削弱。

        “总得试试吧。”森山大谷道,“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近万人在雪地里活活冻死饿死吗?”

        现在,也应该庆幸新一团没有趁机攻击他们。

        新一团要是趁机攻击他们,那么强行空中支援都没有了任何意义。

        “你让阳明堡机场那边准备吧。”筱冢义男也只能硬着头皮了,“告诉他们,做好准备,尝试起飞。”

        “哈衣。”森山大谷应声。

        “还有,给运输队发电,给养物资立刻撤回来,以免遭到敌人的截击。”筱冢义男补充。

        “哈衣!”森山大谷再次应声。

        人还没有走,有参谋急匆匆走过来,递给筱冢义男新到的电报:“将军,不好了,我们给平谷大熊那边运输的物资被洗劫了。”

        “什么,物资被洗劫了?”筱冢义男一听,一把抓过电报一看,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八嘎,真是应了支那那句古诗,屋漏偏逢连夜雨,漏船又遇打头风!”

        更加荒谬的是,物资被人袭击了,居然都不知道对方是哪支队伍!

        “去,给我查,是谁截击了这批物资,等我腾出手来了,一定要清算!”筱冢义男咆哮对参谋吼道。

        “是是是。”

        ……

        阳明堡机场

        “大佐,这是司令部的筱冢义男将军发来的急电。”副官将新到的电报递给了阳明堡机场的最高鬼子军官。

        最高鬼子军官接过电报一看,骂道:“筱冢义男将军这可真是病急乱投医啊,竟然让我们想办法强行增援平谷大熊,现在机场道路湿滑,大雪纷飞,根本不适合起飞啊。”

        “大佐,一万天皇士兵被困雪地里,司令部那边已经是火烧眉毛了,没有办法,只能指望我们的飞机了。”副官无奈。

        “一万天皇士兵都能够陷入绝境,这得多么愚蠢的指挥官,才能够把仗打成这样啊!”最高鬼子军官骂道,“我这边强行起飞,飞机摔了,这个责任谁来负!我们的飞机和飞行员,可都是借来的!”

        “大佐,我们现在也只能先把物资装上飞机吧。”副官道,“眼前这状况,明天应该是一个好天气。”

        “要是明天天气不好转呢?”最高鬼子军官没好气,“那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得尝试强行起飞?”

        电报里面,将近一万天皇士兵已经断粮一天了。

        现在待雪地里受冻挨饿,明天要是不能给他们支援,那估计都不需要支援了。

        不喝水,人只能挨三天!

        更何况,还是这天寒地冻里。

        “只能希望明日是个好天气了。”副官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