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 内讧

第二百零二章 内讧

        “报告团长,鬼子汉奸调头了,他们没有再踩雷区了。”侦察兵跑来报告道。

        “他们往哪里去了?”李云龙询问。

        “太原那边的方向。”侦察兵回答。

        “很明显啊,小鬼子这是想要去和他们运输给养的队伍汇合啊。”李云龙道,“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缩短获得给养的时间。”

        旅长看着李云龙:“李云龙,你要不要去追?”

        “旅长你说了算。”李云龙淡定的很。

        现在大雪封路,平谷大熊没有了粮食,甚至连烤火都成为了奢想。

        他的部队又饿又渴,再加上寒冷。

        能够在冰天雪地里扛三天就不错了。

        这还要顶着严寒行军,那是做梦!

        “我认为,我们率领部队尾随即可,不必靠太近。”旅长道,“鬼子汉奸现在还有一战之力,我们不能给他们交战的机会。但战场上任何意外都可能会发生,我们尾随鬼子汉奸,以防止他们用极端的方式获取给养!”

        极端的方式获取给养,自古以来皆有之!

        眼前,平谷大熊的部队断粮了,鬼子兵饿的眼睛发绿了,谁敢保证皇协军不会成为他们的军粮!

        如此一来,鬼子兵获得了食物来援,他们的元气恢复,这是新一团绝对不允许的。

        “就依旅长所言吧。”李云龙点头。

        就这样,新一团的队伍也跟着调转了方向,采取了尾随。

        ……

        不出李云龙所料,由于严重缺乏粮草,鬼子兵那顿干粮很快也吃掉了。

        没有了饭吃,鬼子兵迅速消耗的体力无法补充,雪地里行军也需要大量的能量支撑。

        纵使鬼子兵的身体底子不错,在雪地里勉强行进了一天,也扛不住了。

        大量的鬼子兵困在雪地里,走不动了。

        鬼子兵尚且扛不住了,更加别说皇协军。

        他们本来就比鬼子兵少吃了一顿干粮,这身体底子也比不上,皇协军出现了严重的掉队情况。

        “将军,这样下去不行啊。才一天时间,我们就陷入绝境,走不动了。”副官凑在平谷大熊的面前,有气无力的和平谷大熊一块烤火,火上架着锅,锅里是化的雪水。

        粮草被烧没了,燃料也没有了,烤火的燃料如何来,这不是半路上劈砍的木材。

        战争把树林都烧没了,野外难有木材。

        这是从部队身上“挤”出来的燃料,比如身上穿的衣物,这都是不错的取暖原料。

        当然了,鬼子兵身上的燃料是不会扒的,只能从倒霉的皇协军身上扒。

        至于没有衣服穿的皇协军士兵是冻死,还是怎么死,那就顾不上了。

        “你是怎么想的?”平谷大熊强忍住腹中的饥饿,看着副官。

        “如果我们不抓紧时间获得给养,皇军士兵一旦倒在雪地里,就难以再站起来了。”副官的目光撇了撇皇协军那边,话没有再说下去。

        副官的话没有说下去,但平谷大熊岂能不知道副官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部队的给养还有,那就是跟随着的皇协军。

        平谷大熊的心里充满了抗拒,这倒不是说他不忍心把皇协军当军粮。

        而是他从来都没有吃过这样的军粮。

        他这么干,下面的士兵能执行吗?

        “再,再等等吧。”平谷大熊紧紧裹了一下身上的棉被。

        人,只有在极其饥饿的情况下,才会有这样的极端行为。

        平谷大熊现在还没有饥饿到这份上,他下不了这样的决心。

        “那就再等等吧。”副官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新的变故,却悄然要降临了。

        李云龙带着新一团尾随在平谷大熊身后,一路上,不断有掉队的皇协军士兵成为了新一团的俘虏。

        李云龙倒也慷慨,把食物分给了这些皇协军士兵。

        看着皇协军士兵们捧着食物狼吞虎咽,李云龙对旅长道:“旅长,既然有皇协军士兵不断掉队了,冻死者肯定也会越来越多,平谷大熊恐怕很快会采用极端的方式获取军粮啊。”

        “李云龙,你有什么想法?”旅长问。

        就在他不远处,他已经看见了几百具皇协军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部都光溜溜的,没有一点衣物。

        很显然,鬼子兵为了取暖,把他们身上的衣物都弄走了。

        鬼子兵已经不在乎皇协军的生死,那么距离他们极端取粮方式,那就不远了。

        “咱们的食物,可不能白瞎了。”李云龙指了指那些吃了食物的皇协军俘虏。

        “你的意思,让这些俘虏追上去,在皇协军的内部动摇他们的军心?”旅长何其英明,立刻就明白了李云龙这小子的心思、

        鬼子兵不在乎皇协军的生死了,皇协军们的士气肯定已经无比的低落。

        这时候,如果让吃了粮食的皇协军士兵回去,里面再夹带点八路的卧底进去,如此一来,皇协军极有可能会被煽动起来。

        皇协军一旦被煽动起来,新一团就有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

        “必须得抓紧时间才是。”李云龙看着旅长,“一旦鬼子兵以极端方式获取军粮,补充了能量,战斗力重新恢复了,可就不好弄了啊。”

        “那就做吧,挑点机灵点的战士混进去。”旅长点着头了。

        李云龙让张大彪很快挑选了机灵的八路战士去充当卧底,让他们全部都换上了皇协军的服装,把他们混在了皇协军俘虏里面。

        猎人给狗喂食物,从来不会喂饱!

        掉队的这些皇协军俘虏,新一团给他们提供的食物,也只是让他们仅仅保证不被饿死。

        “你们都听好了,想要吃更多的东西,就得按照我们新一团说的去办!”张大彪对这些皇协军俘虏肃穆道。

        “八路长官,你尽管说,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皇协军战俘们一个个都无比配合。

        他们掉队了,快要饿死了,八路新一团给他们提供了食物,把他们从死亡的边沿拉了回来。

        他们尝到了食物,对食物更加的渴望了。

        “你们现在抓紧时间追赶上你们的队伍,告诉你们的长官,鬼子兵不在乎他们皇协军的生死了,接下来极有可能把他们皇协军充当军粮。想要谋一条生路的人,可以选择偷偷掉队,然后朝我们新一团投降,我们新一团会提供食物。”张大彪说道。

        “好的,好的。”皇协军战俘们纷纷都点着头了。

        “去吧,抓紧时间。”

        “是。”

        皇协军战俘们,立刻追赶了上去。

        “营长,你就不当心这些二鬼子吃了咱的东西不办事吗?”有人凑张大彪面前道。

        “不会的,这人在死亡边缘徘徊了一次,决计会比任何时候都无比珍惜生命。”张大彪道,“这些二鬼子也不蠢,他们待鬼子那边,没有好果子吃,不帮我们办事,回来我们这边也没有好果子吃。何况,里面还夹杂了我们自己人,关键时刻,他们会相机行事的。”

        ……

        皇协军这边,不出李云龙所料,由于被鬼子兵扒掉衣服而冻死了几百人,皇协军的士气出现了很大的浮动:

        “他娘的,这几百人就这么白白冻死了,鬼子真不是东西!”

        “是啊,表面上是抽签,那几百人是运气不好,是倒霉了,可下一次又抽签的时候,谁敢保证这霉运不落自己头上。”

        “没错,这天寒地冻,鬼子兵要烤火取暖,就得不断需要衣物,我们就活该的吗!”

        “没办法啊,我们要是不配合,家里人就要死啊。”

        “是啊,不听鬼子的命令,他们就要杀我们的家人。”

        “按老子说,咱还是跑了算了。家里人的死活,咱顾不上了。”

        “这天寒地冻的,你能往哪里跑?”

        “就是,天寒地冻,没有粮吃,跑也是个死。”

        “不跑,留下来抽签也是死啊。”

        “抽签虽然也是死,但至少不会连累家人啊。”

        “狗屁的家人,老子反正不相信家里那婆娘,老子以后大不了重新再娶一个。”

        ……

        就在皇协军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他们见着有掉队的皇协军士兵归队了。

        “这什么情况,居然还有掉队的士兵跑回来了,他们哪来的体力?”

        “看上去,他们的脸色似乎都恢复了些血色,这是吃了东西?”

        “他娘的,这些家伙肯定找着食物了,走,赶紧过去搜一下。”

        ……

        掉队回来的皇协军们很快被人团团围住,众人对着他们迅速一搜索,那自然是连根毛都没有留下。

        “你们怎么回来了,看你们的样子,在外面搞着吃的了?”皇协军军官们询问掉队的人。

        “我们确确实实是吃着东西了,但那是遇着八路新一团了。”掉队的人回答道。

        “遇着八路新一团了?”皇协军官们愣神,“他们没杀了你们,还给你们提供食物?”

        “是的,八路新一团说了,他们优待俘虏,只要投降,就有饭吃。”掉队的人回答。

        “他娘的,你们这些混蛋这是动摇军心,把衣服扒了烤火!”有皇协军军官怒吼了起来。

        混在里面的八路士兵连忙大声嚷起来:“长官,人家八路说了,这是给咱们一条活路。如果你们把我们都杀了,八路那边可就不会优待俘虏了,你们也不会有饭吃了。”谷徬

        “长官,你们都看见了,这鬼子都开始扒弟兄们身上的衣服了,这天这么冷,一直都需要衣物,你们谁敢保证下一次的抽签名额,不落你们头上。”

        “再给鬼子卖命,我估计扒衣服都是毛毛雨,鬼子兵再饿下去,极有可能变成吃人的财狼。那时候,你们都眼睁睁看着鬼子把弟兄们都抓了去烤肉吗!”

        “长官们,鬼子已经是陷入绝境了,咱可还有最后一条生路,你们可要三思啊。”

        ……

        八路士兵们一嚷起来,这些皇协军军官们一个个纷纷都沉默了。

        再没人要嚷着把这些掉队赶上来的人扒衣服了。

        军粮和燃料断绝,日军士兵已经挑选了几百个倒霉鬼,扒了他们身上的衣服,他们在野外被活活的冻死了。

        接下来,谁都不会质疑,这样的悲剧绝对还会上演。

        至于鬼子兵要吃人的言论,也没有人质疑。

        这人饿疯了,可是什么极端事情都会干的出来!

        就跟池塘里养的食肉鱼一样,当食物极度匮乏的时候,它们都会相互猎食!

        就在这节骨眼上,鬼子那边来人了,对着翻译兵叽里呱啦说了几句严肃的日语,然后就走了。

        “怎样,皇军说什么了?”一干人连忙询问翻译兵。

        翻译兵神色惨白:“皇军说了,取暖的衣服不够了,让我们半个小时之内,再送五百件过去。”

        翻译兵的话音一落,立刻就有皇协军军官骂起来:“他娘的,之前送过去几百件衣服,一个小时就烧没了,如果一个小时就要烧掉几百件衣服的话,那这一天下来,我们岂不是得冻死几千人吗!”

        “他娘的,这鬼子可真没有人性啊。”

        “要不,我们干脆投新一团算了,不伺候了。”

        “是啊,投新一团,还有条活路,继续给鬼子兵卖命,大家都得完犊子了。”

        “可是,我们还有家人在鬼子手里捏着啊。”

        “就算我们死了,也不见得鬼子会优待他们。”

        ……

        “你们确定投新一团,有饭吃?”已经有军官,开始询问掉队追上来的皇协军战俘了。

        “千真万确。”皇协军战俘们都点着头。

        “他娘的,老子不想留这里送死,老子带着弟兄们去投新一团。”

        “把弟兄们送给新一团,总比送给鬼子强吧。”

        “我们要是继续按照鬼子的指令再挑五百人的话,恐怕接下来会被打黑枪了。”

        ……

        一些皇协军军官们,立刻要去召集自己的士兵,要带着队伍去投新一团。

        但那些在乎家人而不愿意投新一团的皇协军军官,他们开始阻扰:

        “站住,你们这些人不能走!”

        “你们走了,皇军拿我们问责任,我们可怎么办!”

        “对,你们不能走,你们必须留下来。”

        ……

        要走的皇协军军官们骂道:

        “你们要留下来找死,那你们就抓紧时间挑选五百个倒霉鬼吧,别耽误我们的生路。”

        “就是,你们要带着你们的部下送死,可别拉上我们。”

        “谁他娘的敢去跟鬼子告密,老子弄死他!”

        “你们自己要留下来找死,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滚开!”

        ……

        阻拦的皇协军军官们把枪上了膛:“谁也不许走!”

        “谁要是走了,那就是害我们。”

        “我们还有家人在皇军手里,你们难道真的忍心家人遭到屠戮吗!”

        “谁要是敢走,别怪我手里的枪不认人!”

        ……

        双方都把枪举了起来,场面迅速的剑拔弩张起来。

        一颗火星,就能够引发一场大火!

        砰!

        见着这状况,有八路士兵佯装着枪支走火。

        这一走火,场面迅速就失控了。

        要走和要留的皇协军们,迅速打了起来。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

        双方的机枪手迅速朝着对方扫射,大片的皇协军士兵倒在了血泊里。

        轰!

        轰!

        轰!

        ……

        手榴弹混合着迫击炮的炮弹立刻也是交织了起来。

        战端一开,直接不可收拾。

        “弟兄们,边打边撤,我们去投新一团。”

        “弟兄们,扑上去,别让他们投了新一团!”

        ……

        要走和要留的人,双方都拼命了。

        一个拼命要走,一个拼命要留。

        本来,大家都是有气无力。

        而现在,所有人都仿佛打了鸡血一样,你来我往,厮杀惨烈。

        皇协军迅速打起来了,平谷大熊这边听见了动静,副官立刻道:“将军,不好了,这肯定是皇协军因为筛查……”

        副官认为,应该是筛查时间让皇协军内讧了,还没有想到,这是新一团弄的诡计。

        副官的话没有说完,平谷大熊打断了:“别紧张,让他们先厮杀一会儿吧,我们待会再过去。”

        “将军,你的意思莫不是……”副官若有所思,动作也是一停。

        皇协军厮杀起来,这肯定要倒下不少人啊。

        倒下的人多了,这取暖的棉衣不就有了么。

        天皇士兵们饿的实在受不了了,这军粮岂不是也有供应了么,都不需要主动去猎杀了,皇协军自己就帮忙把事儿办妥了。

        不得不说,平谷大熊和副官这想法实在是够奇葩。

        “团长,皇协军内讧了,他们自己打起来了。”张大彪听着动静,立刻跟李云龙道:“团长,我们要不要马上靠过去。”

        “肯定要靠过去。”李云龙摩拳擦掌道,“立刻把部队靠过去,但先不要投入战斗,坐视他们皇协军自相残杀,密切注意鬼子兵的动向便是了。”

        “是,团长。”张大彪应声。

        新一团迅速靠了过去。

        李云龙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战场。

        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

        但双方因为体力不足的缘故,厮杀已经迅速变得缓慢了起来。

        想要撤退的人,没有足够的力气撤了。

        想要扑上来的人,也没有力气扑上来了。

        双方趴卧在地上,你来我往放着枪。

        “李云龙,你看,鬼子兵上来了。”旅长也通过望远镜查看了战场,平谷大熊已经派鬼子兵过来调停。

        “不能让鬼子兵靠过来。”李云龙道,“张大彪,立刻给我开炮,把鬼子兵给老子轰回去!”

        “是,团长。”张大彪应声,立刻传李云龙的命令:“炮兵,立刻开炮,把鬼子兵压回去。”

        轰!

        轰!

        轰!

        ……

        新一团的火炮立刻怒吼起来,炮弹朝着鬼子兵的头上呼啸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