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八嘎!!!!!!!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八嘎!!!!!!!

        “管家,最近这饭桌上,怎么不见狗肉呢。”

        董元贵扒拉着桌子上的几道菜,有蒸鱼,有烧鸡,甚至还有牛肉。

        这在平常人家,那都是无法惦记的奢侈之物。

        而董元贵却没有半点食欲,他想要吃狗肉。

        管家为难对董元贵说道:“老爷,实在是没有办法啊,你也是知道的,这狗被皇军严格管控,哪那么容易弄到狗肉啊。”

        之前的时候,管家还能想办法弄点病狗或者老死的狗对付一下董元贵。

        可现在病狗和老死的狗,那都是稀罕货色。

        太原城这里,惦记狗肉的人,可不止董元贵一人。

        每次有点狗肉流通在市上,都迅速被抢空。

        董元贵一听,虽然也理解管家的难处,知道这狗肉确确实实不好弄,但他还是表情严肃:“我不管,三天之内,这桌子上一定要有狗肉,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是是是。”管家也只能应下来,至于能不能搞到,那只能看运气了。

        管家下去之后,董元贵没吃几口饭,管家又急匆匆的过来了,跟董元贵说道:“老爷,有访客到。”

        “我不是说了么,今天不见任何访客。”董元贵没有吃到狗肉,心情不好。

        “对方是自称叫钟云鹤。”管家说。

        “钟云鹤?”董元贵一听,立刻就想起来钟泽。

        这个钟泽亲手杀死了马文凯,董元贵的心里可堵着气呢。

        钟泽这小子本事不小,居然还能够混到太原来。

        董元贵想要借助特高课的关系把这小子给弄了,结果也让这小子给化险为夷。

        这小子现在混进了太原兵工厂,亲自在兵工厂长冈本次平的面前改良了九十六轻机枪的细节,很得兵工厂那边的器重。

        如此一来,董元贵也只能熄灭心中的怒火。

        动皇军的兵工设计人才,这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而现在,钟云鹤上门了,莫不是要替他儿子钟泽……也不对吧。

        自己买通特高课的人,这事情做的很隐蔽,钟泽本人估计都不知道,钟云鹤能知道?

        于是,董元贵狐疑询问道:“这钟云鹤是来问罪的,还是……”

        “老爷,他提着礼品,看上去像是来赔礼道歉。”管家说。

        赔礼道歉?

        董元贵一听,稍微一沉思,便是道:“把人领进来吧。”

        董元贵能够在太原这边混开,坐上太原治安大队长的位置,也是不简单的人。

        冤家宜解不宜结,他现在已经彻底无法动钟泽了。

        相反,钟泽深得兵工厂的器重,他又年轻,前途无量。

        跟这样的人,能够早点把恩怨解决了,对以后也是有好处的。

        对于马文凯被钟泽亲自杀了,杀了就杀了吧,人死也不能复生啊。

        很快,钟云鹤就提着礼品进来了,面带笑容:“董大队长,要进你这家门,想要见到你,还真是不容易啊。”

        门外的访客,不止钟云鹤一人,还有其他人。

        毕竟,董元贵现在身居太原治安大队长一职,想要攀关系拉交情的人不少。

        董元贵把管家屏退了,故作狐疑对钟云鹤说道:“你是钟泽的父亲?”

        “我是钟泽的父亲钟云鹤。”钟云鹤把礼品放下了,朝着董元贵道歉:“董大队长,实在是抱歉啊,是我钟云鹤教子无方,在23号中转站……”

        钟云鹤的话没有说完,董元贵就故作大度打断了:“钟团长,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这事情也不能全怪钟泽,我那侄子,本身就不是个什么东西。”

        “董大队长,你可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啊。”钟云鹤一听,连忙假装称赞,心中暗骂,你个狗东西,暗地里买通特高课的人要整老三,现在果然装个没事人一样。

        “钟团长,我也得恭喜你啊。”董元贵道,“第四旅团那边的战斗,我听说了,你钟团长带着队伍能够在两万皇协军队伍里面独善其身,还能够策应第四旅团脱身,钟团长的能力不一般啊。还有你儿子钟泽,现在深得太原兵工厂的器重,你们父子二人都是如日中天啊。”

        咱家老三混到太原兵工厂了?

        钟云鹤心中立刻一愣,这个老三可还没有跟他说呢。

        如果老三真的在太原兵工厂了,那他是怎么知道绝密信息,回来教他钟云鹤怎么在战场保命和立功呢。

        不过,钟云鹤很快还是就压下了这茬。

        心中的狐疑,回去再慢慢问老三。

        钟云鹤的心中,对老三这仕途也更加满意。

        兵工厂,那是绝对稳固安全的地方啊,咱家这老三,可真会挑地方。

        以后啊,咱老钟家还真不担心绝后了,哈哈哈。

        钟云鹤故作谦虚对董元贵道:“谢谢董大队长的夸奖,跟你董大队长,肯定还是不能比,你现在已经是太原治安大队长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还需要董大队长你照应照应呢。”

        “哈哈哈。”董元贵笑了,“钟团长父子二人都前途无量,我们提前交个朋友。”

        ……

        在钟云鹤和董元贵两人交谈的时候,董元贵的管家这里,突然有下人跑过来,对着管家说道:“管家,市面上又出现了一批狗肉。”

        “什么,又有狗肉了吗?”管家一听,登时就神色一振。

        刚刚吃饭的时候,老爷董元贵都还在念叨三天之内必须要有狗肉呢。

        这么快,老天爷显灵了吗?

        “有好些个买家都在抢,但对方这一次是竞价,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这下人话没有说完。

        管家就打断了:“走走走,马上带我去,这批狗肉我要定了。”

        管家跟着下人急匆匆离去。

        董元贵和钟云鹤交谈甚欢,双方甚至都开始称兄道弟了。

        最后,钟云鹤要告辞了,董元贵还亲自送钟云鹤出门。

        这一出门,正好就遇着管家提着狗肉回来。

        “老爷,你看,好东西,狗肉给你弄到了。”管家笑着。

        “哈哈哈,办的不错,赶紧给我弄出来。”董元贵哈哈大笑。

        “是。”管家提着狗肉连忙进去了。

        犹如吴泽所料一样,他没有告诉钟云鹤狗肉一事,对于这狗肉,钟云鹤也根本都不在意。

        钟云鹤对董元贵拱手:“董大队长,我们回见。”

        “回见。”董元贵对钟云鹤招呼完毕,立刻就踩着小碎步笑嘻嘻的回去等着吃狗肉了。

        钟云鹤从董元贵家离开,来到了吴泽居住的地方。

        一见着吴泽,钟云鹤就在骂:“董元贵这老东西,佯装着跟他攀交情,真是够累的。”

        “你在董元贵的家里,可曾看见狗肉了?”吴泽问道。

        “狗肉?”钟云鹤有些愣神,咱现在跟老三骂董元贵呢,你老三扯什么狗肉啊。

        “你就说你有没有在董元贵家里看见狗肉?”吴泽再次问了一遍。

        钟云鹤感觉吴泽不是无的放矢,这狗肉可能是什么重要的线索吧,于是他点着头了:“看见了,我看见了啊,我跟董元贵那老家伙瞎扯完了,他送我出门,刚好他的管家提着狗肉进门了。董元贵看见这狗肉,眼睛都在放光,估计是他好这口吧,怎么的,莫不是这狗肉有什么问题?”

        “这狗肉,就是送董元贵上路的催命符。”吴泽道,“同时,这狗肉也……”

        “这狗肉是你弄过去的,你在里面下毒了?”钟云鹤忍不住打断了。

        “下毒这种下三滥的低级招数,你觉得我会做吗!”吴泽一本正经说道,“这是渡边的狗。”

        渡边的狗?

        钟云鹤一听,想起来渡边这个人,眼睛瞬间瞪大,看着吴泽,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老三,你说的这个渡边,别是第一军司令部的那个渡边吧??”

        钟云鹤的心中,瞬间犹如排山倒海一样震惊。

        老三这是吃了豹子胆吗?他敢去搞渡边的狗?!

        渡边,那可是第一军司令官主宰皇协军生杀大权的鬼子高官啊。

        哪怕钟云鹤在第四旅团那边立了功,得罪了渡边,人家一句话就可以诛灭钟云鹤满门九族。

        “是的,就是这个司令部的渡边。”吴泽点着头。

        “老三,你这是闯祸了啊,你闯祸了啊。”钟云鹤瞬间都跳了起来,捶胸顿足,“你怎么能干这样的事情啊,你要整董元贵,你竟然敢动渡边太君的狗,你这是招祸啊……”

        吴泽打断了钟云鹤:“我什么时候说我动了渡边太君的狗!”

        钟云鹤一听,懵逼了一下,看着吴泽:“你,你,你没有弄渡边太君的狗?”

        “没有啊,我没有动啊,我难道不知道,动了渡边太君的狗,那是死……”吴泽胡说八道。

        “那你没有弄渡边太君的狗,那你怎么知道董元贵管家弄回来的狗肉是渡边太君的狗?”钟云鹤打断了。

        “我不弄渡边太君的狗,我就不能从其他渠道得知这狗肉的来援了吗?”吴泽辩解道。

        “也是,也是。”听吴泽这样一说,钟云鹤醒悟点着头,是他太紧张了,想岔了。

        吴泽继续道:“接下来,就需要你去跟渡边接触,只要渡边知道董元贵吃了他的狗,董元贵决计落不了好。与此同时,你也相当于帮渡边找着了狗,他应该会奖励你,你可以趁机提要求,调防太原这边来。”

        钟云鹤一听,喜上眉梢:“不错,哈哈,不错,老三你这一招简直绝了啊,又能够除掉董元贵,还能够把咱弄过来。”

        想起了什么,钟云鹤又问道:“老三,你怎么就知道这董元贵管家搞回来的狗,是渡边太君的狗?”

        “老家伙,要在太原这边混,肯定得有后台啊。有后台,那就可以有足够的信息渠道来源。”吴泽神神秘秘对钟云鹤道。

        “你在太原这边的后台是谁?”钟云鹤一听,倒是不疑。

        一般人哪怕有本事,想要来太原混,没有后台,那也是不好弄的。

        甚至钟云鹤也大概是明白了过来,老三在太原兵工厂,却能够有机密消息来源,及时来第四旅团教他,可能也跟这个后台有关系。

        “老家伙,有些东西你还是不要问了,知道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吴泽再次神神秘秘。

        “行吧,行吧,我不问了。”钟云鹤倒也不继续问下去了,看着吴泽:“那我现在去找渡边检举?到时候董元贵正在吃狗肉的时候,顺便抓他一个现形?”

        “不,你不能直接去找渡边检举。”吴泽摇着头,肃穆道,“你得把此事做成一个偶然事件,你要记住,你根本就不知道董元贵那边弄回来的狗肉来自渡边的狗,你只是去董元贵家里赔礼道歉,你是为了我的仕途,你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出门的时候,偶然遇着董元贵的管家弄回了狗肉,你也没有放心上。然后你偶然遇着宪兵队在调查渡边的狗被偷盗,你就顺便给宪兵队提个线索……”

        吴泽已经知道了,渡边不可能让特高课给他找狗。

        但渡边身居高位,让几个鬼子宪兵带着一些人手找狗,这个还是没有问题。

        吴泽的话没有说完,钟云鹤就点着头:“行行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能够混为皇协军团长,钟云鹤也不是傻子,吴泽都这样说了,他岂能不明白其中的门道。

        “行吧,你现在就去逛街吧,理由是你想要买点太原这边的土特产带回去。”吴泽道,“宪兵队在兽医诊所那边查案。”

        “好的,我知道了。”钟云鹤点着头,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是出门了。

        ……

        兽医诊所这边。

        渡边暂时忙完了手上的事情,他亲自过来兽医诊所了。

        鬼子兽医的脸,又浮肿的更加厉害。

        在渡边面前,鬼子兽医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心中真是恨死了偷狗贼。

        渡边亲自检查了一下现场,也没什么收获,离开前最后给兽医施加压力。

        逛到这里的钟云鹤,正好听见渡边威胁兽医的话:“我告诉你,天黑之前,你要是找不到我被偷的狗,我把你发配到劳工营去!”

        鬼子兽医满脸苦涩。

        渡边刚一迈步,提着土特产的钟云鹤就试探性上前:“渡边太君,我刚听你说,你的狗被偷了吗?”

        “怎么的,你有线索?”渡边看这钟云鹤有些眼熟,一时间想不起来,但此刻他的注意力主要在找狗上面,就没有仔细去想眼前的人是谁。

        “有人偷狗,那肯定就有人吃。”钟云鹤说道,“我不久之前去治安大队长董元贵的家里做客……”

        钟云鹤的话没有说完,渡边劈头打断了,唾沫星子喷到了钟云鹤的脸上:“你在董元贵家里看见他吃狗肉了吗!”

        对于董元贵,渡边那是一边都不陌生,董元贵能够被提拔为治安大队长,还是渡边提拔的。

        对于董元贵喜好吃狗肉一事儿,渡边也是知道的。

        毕竟,渡边也喜好吃狗肉,董元贵也还经常给他送。

        现在,黑市上狗肉基本上都匿迹了,董元贵这时候还能够搞到狗肉的话……渡边心中立刻就有强烈不详。

        “我离开董元贵家门口的时候,正好见着他管家弄了些狗肉回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钟云鹤话没有说完。

        渡边已经大吼道:“马上去董元贵家,把军犬牵过去!”

        为了寻觅偷狗贼留下来的线索,渡边利用职务之便牵了一条军犬过来。

        一行人,立刻急匆匆赶向董元贵家的方向,就连鬼子兽医都跟随了过去。

        还不知道大难即将临头的董元贵,这时候正在家里细细品尝刚刚烹煮出来的红烧狗肉。

        “哈哈哈,香啊,香啊,真是太香啦。”董元贵夹了一小块狗肉放在嘴里细细的品尝,满脸的陶醉之色。

        太久没有吃到狗肉了,现在这美味简直让人浑身都舒坦。

        管家在一边笑着:“老爷,剩下的狗肉,要不要给渡边太君送点过去?”

        渡边也喜好吃狗肉,这个管家也是知道的。

        每次弄到了狗肉,董元贵都给渡边送了些。

        “那当然要送的,没有渡边太君,就没有我的今天……”董元贵的话没有说完。

        突然,大门口那边传来了剧烈的骚动,还有狗的狂吠声音。

        “怎么回事,大门口那边……”董元贵还不知道祸事临头,朝着大门口那边怒喊,“是哪个王八羔子吃了豹子胆,赶在老子大门口闹事!”

        “老爷,老爷,不好了,是渡边太君亲自过来了。”下人们紧张跑来汇报。

        “渡边太君过来了?”董元贵一听,那是无比懵逼的,最近他也没有犯错啊,渡边太君这是气势汹汹过来干啥?

        在董元贵蒙神之中,渡边牵着军犬进来了,军犬在门口的时候,就叫的很厉害。

        这显然是闻着了渡边之狗的味道。

        而军犬进来屋里,闻着桌子上狗肉的味道,军犬叫的更加激烈了。

        见状,渡边的表情黑的更加吓人。

        董元贵这个狗东西,他竟然真的是在吃自己的狗!

        渡边走到饭桌边上,看着碗里的狗肉,他的心都在滴血:樱儿,我的樱儿,我的樱儿,你死的好惨!

        董元贵这时候并不知道渡边的狗丢了,他吃的就是渡边的狗,见着渡边直接凑桌子上边上,目光只盯着狗肉,渡边悲痛欲绝,董元贵还以为渡边也是因为太久没有吃狗肉而无比激动,董元贵连忙殷切给渡边递了双筷子:“渡边太君……”

        “八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