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长城

第一百六十一章 长城

        如果他是被蒲友和森山大谷联合骗了钱的龟田,我的天,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蒲友那老鬼子不在,看这样子,龟田要拿自己撒气了。

        好像,好像也有哪里不对劲呢。

        如果这是被骗钱的龟田,那么吴泽听蒲友说过,龟田借助职务高的权利把口罩厂的客户垄断了,而眼前,这龟田只是太原兵工厂一个仓库主管,按理说,这职务应该没有23号站长大吧?

        还有,杀猪盘这茬主要是蒲友和森山大谷这两个鬼子去搞的,蒲友也不可能把自己卖给龟田,龟田怎么就……

        吴泽估计可能是自己和蒲友一块过来兵工厂这边,龟田见着自己和蒲友一块来的,他现在没法报复蒲友,所以就拿自己当出气筒。

        “怎么的,你听说过我吗?”龟田看吴泽的表情有异,表情又冷了几分。

        “以前在23号站上班的时候,那边也有太君的名字叫龟田,我听你和他的名字一样,所以……”吴泽随口解释。

        砰!

        龟田一拳头砸在桌子上,打断了吴泽,也不说话,就是表情非常非常的吓人。

        他被蒲友和森山大谷联合骗光了钱,对方的手段没有破绽,他有冤也没地方申。

        甚至森山大谷这狗东西还阴了他一把,让他龟田被上级一脚踢到了兵工厂来担任一个什么破仓库主管,真是气死了龟田。

        所以,龟田一听23号站,就仿佛被人揭开了伤疤。

        哪怕蒲友这老东西现在不在23号站了,龟田也恼怒。

        龟田已经知道了,蒲友这老东西也进来兵工厂了,已经是第九车间的主任,他还在武器设计科那边挂了科员,深得上面的器重。

        眼看着仇人近在咫尺,龟田也没法报仇,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而现在,他已经试探出来了,这个所谓的钟泽,对于改良九六式轻机枪根本没有多大的帮忙。

        他龟田不能把气撒在蒲友身上,森山大谷那更是他惹不起的对象,所以,这个送上门来的钟泽,就是最合适的发泄对象。

        吴泽一看龟田这表情愤怒,样子要吃人。

        他立刻在心中确认了,这个龟田多半就是被蒲友和森山大谷联合用杀猪盘骗光了钱的那个龟田。

        至于他现在为什么在兵工厂担任仓库主管,职务不高的样子,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老太婆吃柿子,拿软的捏啊。

        蒲友现在是第九车间的主任,龟田惹不起。

        森山大谷乃是炼铜厂的副厂长,龟田也惹不起。

        而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角色,龟田刚才那番嘲讽是试探,他其实是在试探改良九六轻机枪图纸和自己有多大关系,而自己的谦虚让龟田认为改良九六式轻机枪和自己没多大关系。

        所以现在龟田凶相毕露,这是要把自己当出气筒了。

        但吴泽很淡定,应付这龟田的怒火对于他来说,根本都不算什么。

        他的怒火是怎么来的,咱就让他怎么憋回去。

        于是,吴泽就拿出纸笔,迅速在上面画兵工图纸。

        吴泽画的很专心,很沉稳,像灵感突然来了一样。

        龟田一看这状态,顿时间有有些迷眼了。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动手,先吓唬一下这个钟泽,若是钟泽求饶了,那么龟田就彻底没有顾忌了,他就毫不客气大打出手。

        而龟田看着吴泽迅速在画兵工图纸,有点像突然爆发了灵感,龟田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已经弄清楚了,这个钟泽是蒲友的助手,虽然对设计兵工图纸没有太大的帮忙,但轻武器设计人才,帝国是真的缺乏。

        万一钟泽这灵感对帝国的轻武器设计有重要帮忙呢。

        这万一打扰了帝国轻武器的设计,他极有可能被厂长冈本次平弄去当锅炉工。

        “给我倒杯水。”吴泽见着龟田被镇住了,就像使唤下人一样对龟田说道。

        给你倒杯水?!

        龟田一听,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让我给你倒杯水,你是仓库主管,还是我是仓库主管?

        吴泽见着龟田没动弹,说道:“龟主管,麻烦你让厂长立刻过来一下,我有重要灵感!”

        龟主管?!

        龟田一听,顿时间就要暴走!

        老子叫龟田,不叫龟!

        龟田知道,龟在支那人的眼里代表着长寿。

        但在支那人的嘴里,这不是祝福,而是骂人的字儿。

        可龟田一听吴泽说有重要灵感,立刻就不敢乱来了。

        灵感这玩意,是很玄乎的,这万一真是灵感呢。

        自己要是……算了,先伺候一下这小子看,若是后面确认他不是重要灵感的话,再收拾他不迟!

        龟田压着火气,给吴泽倒了水,他立刻联系上了厂长冈本次平。

        冈本次平一听钟泽有重要灵感,立刻声称马上赶过来。

        龟田把电话挂了,然后就重新回到了吴泽这里。

        他的心中在念叨,钟泽,我倒要看看,你是真的灵感来了,还是在诈我。

        要是诈我,你完蛋了。

        很快,冈本次平急匆匆过来了,跟着他过来的,还有岩岛一郎。

        两人来了之后,也不敢打扰吴泽,站着一边等候。

        好一会儿,吴泽画完了,然后冈本次平试探性询问:“钟泽,你画完了吗?”

        “厂长,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吴泽佯装着道歉。

        “哪里,哪里,兵工设计是最重要的,等一天都是可以的。”冈本次平说着,对岩岛一郎道:“岩岛君,你看一下。”

        岩岛一郎凑过去,仔细看了吴泽画的兵工图纸。

        这也是九六式轻机枪的改版,就是做了一点细节改动,比之前的更好一点。

        岩岛一郎看了,赞叹道:“哟西,哟西,钟泽君,你这新的改动看上去比之前要好呢。”

        “岩岛太君过誉了。”吴泽故作谦虚着。

        而一边的龟田,直接傻了眼。

        岩岛一郎在兵工厂的地位很高,他是专家,他都赞誉了。

        看这样子,这钟泽哪里是对兵工图纸帮不上忙,这简直就是……难得的兵工人才了。

        幸好,幸好自己没有太急于大打出手啊。

        要不然,自己真的就被发配去当锅炉工了。

        “钟泽,要不你别在仓库这边了,你去兵工设计那边吧。”岩岛一郎评价不错,冈本次平很高兴对吴泽道。

        “我就是偶然有灵感,一直在设计室的话,我的思想就是关在笼子里的鸟,我必须得干点别的才行。”吴泽故作说道。

        “那也行吧,钟泽君,我就不勉强了。”冈本次平点着头,然后扭头看着龟田:“龟田君,这个钟泽你也看见了,是难得的人才,他在你这边,你给我好好招呼着,要是蹭破点皮,锅炉工还缺不少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是是。”龟田连连点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那行吧,我就不打扰你这边的工作了。”冈本次平撂下一句,走的时候,对吴泽道:“钟泽君,你在这里要是受了任何委屈,你跟我讲。”

        “没有,没有,龟田主管对我很好,你看,我一来,他都主动给倒水呢。”吴泽故作说道。

        以后还要跟龟田长期相处,镇住他就行了。

        把上级主管往死里得罪,不是明智之举。

        “哟西。”冈本次平点着头,带着岩岛一郎走了。

        岩岛一郎拿走吴泽画的新图纸,不断的赞叹着:“哟西,哟西,天才一样的改动,哟西,哟西。”

        ……

        目送着岩岛一郎和冈本次平从视线里消失,龟田的神色变得很尴尬,他看向吴泽,表情没有半点凶恶了:“钟泽君,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刚才,这钟泽要是随便说他龟田两句坏话,他龟田现在还是不是仓库主管,真不好说。

        幸好,幸好,这钟泽不跟自己记仇,没有打自己的小报告。

        “龟田主管,刚才我也有错,不该喊你龟主管。”吴泽故作也是道歉。

        “应该的,你骂的没错。”龟田却是说,“我是戴罪之人,被下放到兵工厂,我应该好好表现,不应该……”

        “龟田主管是下放兵工厂?”吴泽故意顿了一下,问:“那你之前在哪里任职?”

        原来龟田是被下放了,难怪呢。

        “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不提了。”龟田表情有些难堪,摆着手。

        要不是被森山大谷那狗东西阴一把,老子现在……唉,支那有句话,好汉不提当年勇。

        吴泽也没有再问了。

        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这个龟田之前估计可能在重要部门担任高职,至少比23号站长牛批。

        后面有机会的话,把这龟田扶回去,说不定对吴泽搬机床有着重要帮忙。

        机床要从兵工厂弄回去,要打通的环节不少。

        哪怕运出了兵工厂,吴泽还得想办法把钟云鹤这个老东西的军队调到这边来。

        到时候,利用钟云鹤当掩护,机床才有可能被顺利运回去。

        龟田带着吴泽到了办公室,他把各仓库的库管人员全部都召集了起来。

        “你们都听好了,这是新来的钟副主管,兼职着帝国重要的兵工设计,以后都给我好好伺候着。”龟田直接任命吴泽为仓库副主管,特意把兵工设计这四个字咬很重。

        虽然冈本次平让吴泽担任协管,副主管也算是协管,但却是仓库这边除了龟田之外的最高职务了。

        “是是是。”一干仓管库管一听,一个个都认真点着头。

        龟田讲了几句,然后又对吴泽道:“钟副主管,你也来讲几句吧。”

        “各位,为了帝国的战略大计划,诸君共勉。”吴泽言简意赅。

        “行了,都干活去吧。”龟田解散了会议。

        “龟田主管,那我以后的职责内容是……”吴泽看着龟田,他虽然被龟田任命为仓库副主管,但工作内容还没有讲。

        “你以后就巡查各仓库吧。”龟田直接给吴泽安排了一个闲活儿,可不敢轻易耽误吴泽的兵工设计灵感啊。

        或许,将来这钟泽立功升上去了,咱龟田还得跟他拉拉关系呢。

        “龟田主管,你这么安排,会不会有点……”吴泽故作说。

        对于这个巡查仓库,吴泽倒是中意,哪个仓库都可以去,鬼子在仓库里有什么重要军火物资,咱全部都清清楚楚。

        这个龟田,倒是帮自己干了件好事。

        “帝国轻武器兵工设计最重要啊!”龟田一本正经说道,“钟副主管,以后你若是有飞黄腾达的机会,可别忘了我啊。”

        “龟田主管今天对我的照顾,我不会忘记的。”吴泽说。

        “哈哈哈,今天下班了,我请你吃饭。”龟田笑道。

        “我请,龟田主管,我请你!”吴泽说。

        白天的时候,吴泽熟悉了一下太原兵工厂各仓库,这里生产最多的还是子弹。

        毕竟,子弹是战场上消耗最大的物资。

        其次是炮弹,掷弹筒炮弹,迫击炮炮弹以及步兵炮弹等等。

        对于枪械,这里生产倒不是很多。

        昔日中原大战之后,老阎打败了,老蒋就限制了太原兵工厂的生产。

        上万的职员也减至了不到两千人,规模变小很多。

        鬼子打进来,虽然大部分的重要机器便宜了鬼子。

        但大部分的重要机器被鬼子运到本土了,所以,这里的枪械生产规模变小很多。

        吴泽抓紧时间熟悉一下兵工厂的环境,第三个晚上,他来到了一家日式料理店。

        “你们的老板在吗?”吴泽问。

        “你找我们老板干什么?”对方问。

        “手上有点稀罕东西,想要找点销路。”吴泽把东西一亮。

        “那你稍等一下。”对方一看,仔细辨别了一下。

        很快,料理店的老板露面了。

        这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风韵女人,保养很好,身材很好,白皙的脸上,满是媚态。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狐狸精的话,那这个女人就是。

        “小子,你的东西呢,给我看看。”老板娘拿着美丽的丹凤眼上下打量着吴泽。

        吴泽把东西递了过去。

        “你想要什么价?”老板娘看了东西后,丹唇启笑。

        “十根小黄鱼。”吴泽说。

        “价格高了。”老板娘摇头。

        “可以商量嘛。”

        “那行吧,我们里面商量一下。”

        吴泽跟着老板娘到了里屋,老板娘把东西朝着桌子上一放:“就你这破东西,能值一块钱就不错了,还十根小黄鱼,你是来抢钱的吧。”

        “老板娘,原来你是这样做生意的,我不卖了。”吴泽拿回东西要走。

        “我给你五块钱,卖我吧。”老板娘拦住了吴泽。

        “如果老板娘答应我一件事儿,我东西我白送。”

        “什么事儿?”

        “深埋国土何足惧,我以我血筑长城!”前面的接头细节全部都对上了,吴泽肃穆说出最后的暗号。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老板娘也肃穆应答了最后的暗号。

        这暗号一对上,老板娘那媚态立刻一收,变得认真起来:“我是阴山。”

        “我是长城。”吴泽也说出了自己的代号。

        说到代号,23号站的王大毛,其实他根本不叫王大毛,他还有别的名字。

        王大毛,只是他的假名。

        “这是上面让我交给你的。”老板娘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吴泽。

        吴泽接过信封,开始仔细看。

        上面是23号站那边回馈过来的信息,张继军在最后关头收手了,没有暴露,王大毛那边也没有付出代价。

        蒲友走了,武原这个鬼子顶替了他。

        大友这个鬼子顶替了情报科长的职务,眼前大友似乎对李木之死有狐疑,已经把昔日举报者的尸体挖出来了。

        ……

        看完了内容,吴泽写了回信,交给了老板娘。

        老板娘接过信收好,给吴泽倒了水:“你现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老板娘并没有因为看着吴泽年轻就心生质疑。

        年龄,并不是核量一个顶级特工的标准。

        上面给了老板娘指示,长城有任何需要,她必须无条件配合。

        哪怕付出巨大代价,也要去做。

        若是长城有危险,她也得不惜一切代价营救。

        哪怕太原这边的卧底全部死光了,其中也包括她,长城也不能死。

        “第一件事,23号站有个后勤科长叫马万鹏,他在太原这边有个老丈人,你把马万鹏老丈人的信息搞清楚,越详细越好。”吴泽说。

        “好的,我记下了。”老板娘点着头。

        “第二件事,我要炼铜厂森山大谷的信息,越详细越好。”

        “记下了。”

        “第三件事,太原兵工厂仓库主管龟田的信息也要搞清楚,特别是他以前在哪里任职,为什么被下放,这个必须要有。”

        “记下了。”

        “第四件事儿,你这里有个伙计可能有问题,右边眉头有颗痣的那个。”

        “我这里的伙计可能有问题?”老板娘一听,有些愣神。

        长城交代的前面三件事儿,在她看来很正常。

        长城刚到这里,要开展他的工作,肯定得提前知道目标任务的资料信息,这无可厚非。

        可他说自己这里的伙计可能有问题,这就有点……他今天刚来呢,就能看出伙计不对劲,这未免也太有点那什么了。

        这个右边眉头有痣的伙计,已经跟了她两年了,是个可靠的人。

        “我的到来,除了你之外,太原这边应该不会有第二人知道,我进来你这里,他多看了我一眼。”吴泽说。

        “他多看了你一眼?”老板娘有些愣神,就因为这伙计多看了你一眼,你怀疑别人?!

        “你把耳朵凑过来。”

        老板娘心中虽然狐疑,但还是把耳朵凑过去了。

        上面说了,长城的一切指示,她都要无条件配合。

        吴泽对着老板娘耳边说了几句,然后道,“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他真有问题,肯定会露出马脚来的。若是没有问题的话,那是我多疑了,你可以考虑是否继续留用。”

        “好,我照做。”老板娘听了吴泽这几句话,无比重视起来。

        虽然还没有筛查出这伙计是不是有问题,但吴泽这个办法无比的高明,她简直闻所未闻。

        “23号站那边要是有信回复过来,你窗台上的花草就浇一遍水。”吴泽说,“若是你这边有什么危险了,你把花草搬回屋。”

        “好的。”老板娘应声。

        “今天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我吩咐你的几件事儿,抓紧时间办好。”吴泽站起身来。

        “是。”

        老板娘佯装着送吴泽出去了,她暗暗留意了一下,结果让她警惕起来。

        那个右边眉头上有颗痣的伙计,居然又暗暗多看了吴泽一眼。

        哪怕看的是背影,那是多看了一眼。

        按照吴泽说的,他这长相一点都不出众,丢在人群里,根本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这伙计进出都看,确确实实应该筛查一下。

        老板娘走到了这伙计面前,后者连忙哈腰:“老板娘。”

        “小龙啊,明天是周末,放你一天假,后天再来上班吧。”老板娘对伙计说道。

        “老板娘,周末生意更好,你还放我假吗?”伙计狐疑。

        “老娘今天心情好,愿意放你假就放你假。”老板娘把表情一顿,“既然你不愿意,那就……”

        “老板娘,谢谢你,谢谢你,我愿意。”伙计连忙满脸堆笑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