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冤家路窄

第一百六十章 冤家路窄

        蒲友和吴泽去找森山大谷的时候,23号站这边,也开始了新的场景。

        顶替蒲友职务的武原君把全部人召集了起来,开早会。

        “各位,我这里宣布一下,我武原一郎现在任职23号站长职务,大友少秋任职情报科科长,后勤科原运输队长石大庆,任职后勤科长。”武原君在早会上颁布命令。

        这命令一出,下面的人一片哗然。

        情报科的人还好,他们都知道情报科长位置空了,这太原过来的两个人,肯定有一个要任职情报科长,另外一个要么是站长,要么是副站长。

        而后勤科就直接炸开了窝。

        今天一大早过来,原来的钟科长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道是暗地里被弄死了,还是调走了,没有人知道音讯。

        而运输队的队长石大庆,竟然被提拔为了后勤科长。

        对于石大庆,后勤科很多人跟他关系都不错。

        石大庆个是老实人,做事勤恳。

        他当了后勤科长,撇开出人意料这茬,后面的日子肯定比钟科长当后勤科长的时候好一点。

        武原一郎接下来随便说了一下场面话,然后就宣布散会。

        后勤科的早会上,石大庆面带笑容:“各位,每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节外生枝,不误皇军的事儿,其他事儿,我一概不过问。”

        石大庆这话一出,后勤科的人登时都笑起来:

        “石科长,你放心,我们肯定会用心做事,不会给你引麻烦。”

        “石科长比以前的钟科长宽松多了啊。”

        “石科长,以后有空了,我们多喝几杯。”

        ……

        就连王大毛也都佯装着笑:“呵呵,这下我可以放心吃胡萝卜了,不像以前的钟科长,居然都拿不准吃胡萝卜来惩罚我。”

        “哈哈哈,你个兔子。”大家都是一番笑,会议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好了,大家都去做事吧,对于蒲友站长和钟科长的去向,不要随便议论,以免生出事端来。”石大庆道。

        “是是是。”后勤科的人点着头,会议很快散了。

        石大庆回到了办公室,继续看吴泽给他留下来的笔记。

        这笔记真是至宝,石大庆参考笔记里面的怀柔政策,石大庆感觉当这个后勤科长,真的没什么难度。

        后勤科一片祥和的气氛,而情报科那边就完完全全是不同的气氛了。

        新的情报科长大友少秋在会议上先把情报科的人骂了一顿,然后单独把张继军叫到了办公室:“张副科长,你把李木的卷宗拿给我。”

        张继军一听,哪里不明白,这太原过来的情报科长对李木之死有怀疑啊。

        没有犹豫,张继军还是连忙把卷宗找了出来,递给了大友少秋。

        “张副科长,你把当日的行动前前后后跟我讲一遍。”大友千秋一边接过李木的卷宗,一边对张继军说道。

        “是。”张继军应声着,立刻就开始描述。

        而大友少秋一边浏览卷宗,一边聆听。

        张继军讲完了,大友少秋也看完了,他抬头看着张继军:“你再重新给我讲一遍。”

        “不是已经讲了一遍了吗?”张继军故作狐疑。

        “让你再讲一遍就再讲一遍。”大友千秋瞪眼。

        “是。”张继军点着头,继续讲述了。

        张继军作为军统的优秀特工,经验很丰富。

        第二次讲述的时候,他特意把语言重新组织了一下,意思和第一遍一样,但言语描述不一样。

        如果两次描述一模一样的话,那么就有背书的嫌疑。

        大友千秋听了张继军再次的描述,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张副科长,那个举报人员的尸体现在在哪里?”

        “当时的前任站长签字了,已经下葬了。”张继军回答。

        “把尸体挖出来,我要重新检验。”大友千秋道。

        “是。”

        ……

        太原

        “钟泽啊,你可记好了,见着了森山君,你尽量少说话,这个森山君做事,那可是心狠手辣着呢。”前往炼铜厂的途中,蒲友给吴泽打预防针,“以后少跟他接触,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吴泽点着头,他哪里不明白蒲友是什么意思。

        明摆着,蒲友害怕森山大谷发现吴泽的赚钱能力,把人给蒲友挖走了呗。

        吴泽也不在意,现在得依靠蒲友立足。

        等这脚立下来了,那就不是由蒲友说了算。

        两人来到了炼铜厂,吴泽看着正好有卡车拉着矿石进入炼铜厂的大门。

        吴泽的拳头,还是暗暗紧握,这都是我们土地上的资源,被掠夺了。

        铜,乃是制造子弹的重要原料。

        而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甚至连炼铜的技术都没有。

        哪怕发现了铜矿,也只能望而兴叹。

        吴泽的拳头,慢慢又松开了。

        这炼铜厂的锅炉,后面肯定也是要带走的。

        也就是说,对于这个森山大谷,他也必须得打交道。

        门卫核实了吴泽和蒲友的身份,便是放了他们两人进去。

        森山大谷主动从办公室里面出来迎接了:“哈哈,蒲友君,真是没有想到啊,你还真是一个设计轻武器的人才啊。”

        蒲友笑的很灿烂:“森山君,不管怎样,还是得谢谢你帮忙。”

        “我的帮忙只是小环节罢了,真正让蒲友君获得兵工厂橄榄枝的,还是蒲友君的本事啊。”森山大谷笑着,他注意到了吴泽,便是狐疑:“你怎么把23号站的支那人也带过来了,他好像是……后勤科的副科长吧?”

        那一日,森山大谷第一次到23号站,正好遇着吴泽带着溃兵回来,他还建议蒲友杀了此人,但后面蒲友说后勤科没有科长了,才作罢,所以森山大谷对吴泽还有点印象。

        “这是我的助手,制作兵工图纸的。”蒲友随口说道。

        “助手?”森山大谷一顿,“这支那人还会制作兵工图纸吗?”

        “森山君,还是把推荐信给我吧。”蒲友转移森山大谷的注意力,“我先去兵工厂把手续办了,回头请你吃饭。”

        “给。”森山大谷也就不关注吴泽了,毕竟在他的眼里,支那人连基本的刺刀都造不出来,更加别提什么兵工图纸的制作。

        蒲友说他是助手,可能只是掩护。

        蒲友的事情,森山大谷也就不那么好奇了。

        森山大谷将岩岛一郎的推荐信拿出来,递给了蒲友。

        蒲友双手接过推荐信,看着上面盖的兵工厂的章,他双手都在激动。

        有了这张推荐信,他就能够进入兵工厂了,在太原这边彻底立足了。

        “森山君,那我就先去兵工厂那边了。”蒲友拿到了推荐票,迫不及待的要过去。

        “蒲友君,我派人用车载你过去。”森山大谷道。

        蒲友能够在兵工厂扎根下来,这对于森山大谷来说,是绝好的事儿。

        这蒲友很会赚钱,自己也很缺钱啊。

        “哟西,谢谢了。”蒲友也不客气,直接点着头了。

        森山大谷的司机把车开来,蒲友和吴泽两人坐上去了。

        看着车子消失在视野,森山大谷笑着走回场子。

        有蒲友在,他很快就不会缺钱了,哈哈哈。

        “钟泽,你刚才的表现就很好。”车上,蒲友夸奖吴泽。

        见森山大谷的过程里,吴泽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句话,这很让蒲友满意。

        “站长的话,我铭记于心。”吴泽道。

        “哈哈。”蒲友笑了。

        乘坐着车来到太原兵工厂外围,对于外围这些封锁防线,吴泽看也不看。

        像兵工厂这样的重要基地,防御必然固若金汤,强攻是下策。

        要把机器带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兵工厂自己把机器运出来。

        来到了兵工厂的大门口,吴泽为兵工厂这规模惊了一下。

        老阎留给筱冢义男的兵工厂,这一排排厂房,一天得为鬼子生产多少武器啊。

        虽然存留的历史资料上面,老阎撤离太原兵工厂的时候,带走了一些机器,但数量并不多,大部分都便宜了鬼子。

        蒲友和吴泽的身份确认之后,兵工厂的厂长亲自来接见。

        “蒲友君,我是冈本次平。”太原兵工厂的厂长冈本次平微笑自我介绍。

        “冈本君,你好,你好。”蒲友笑着打招呼,然后介绍吴泽:“这是我的助手钟泽。”

        “蒲友君,钟泽,我代表兵工厂感谢你们来兵工厂效力。”冈本次平并没有因为吴泽是支那人就带着偏见。

        毕竟,轻武器设计人才,帝国也缺啊。

        帝国的三八步枪在支那战场上,虽然说的性能优越,但跟美军那边比,差距不小。

        美军装备了加兰德步枪,子弹可以连续射击,不需要像三八大盖一样打一发,然后退弹上弹。

        一旦帝国和美军开战了,这步枪火力差距不小。

        还有轻机枪也一样。

        歪把子机枪太容易出故障了,九六式轻机枪虽然比歪把子强,但也存在诸多问题。

        这改良后的轻机枪图纸,上面评价极高。

        都打了招呼,一定要好好优待这样的人才。

        “冈本君,不知道你是怎么安排我和钟泽职务的?”一同到了冈本次平的办公室,蒲友直接问了。

        “蒲友君,你个人是怎么想的?”冈本次平反问蒲友。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帮你做一下管理。”蒲友道,“我之前在23号站担任站长职务。”

        “蒲友君,管理人员我这里不缺,我缺的轻武器设计人才啊。”冈本次平微微皱了下眉头。

        “我可以兼轻武器设计啊。”蒲友说。

        “也行吧。”冈本次平思索了一下,说道:“兵工厂刚刚组建了第九车间,还差个车间主任,若是蒲友君不嫌弃的话,你可以……”

        冈本次平的话没有说完,蒲友就立刻点着头:“可以,我愿意过去。”

        车间主任这是管理生产了,也有油水可捞,比如以次充好,偷工减料。

        甚至,咱还可以走私武器,这可是暴利。

        当然了,蒲友才不会整这些低级活儿,这是新手才会去干的初级阶段,风险大,不划算。

        而是车间主任的起点不低,他得往上面爬。

        爬到了高位,那时候才是大展身手的时候。

        支那有句话老话叫做:好饭不怕晚!

        “那行吧,蒲友君,你就先代理一下这个车间主任吧,顺便在轻武器设计部门挂了个技术科员,协助一下岩岛一郎那边的武器制作和设计。”冈本一郎说道。

        “好的,好的。”蒲友连忙点着头。

        “钟泽,你对你的工作,有什么想法吗?”冈本次平又看着吴泽。

        吴泽回答:“我之前在23号站担任后勤科副科长,兵工图纸的制作,我只是帮忙完成一些不重要的环节,厂长你看着安排就是了。”

        “钟泽君管理后勤的能力怎样?”冈本次平询问蒲友。

        “优秀。”蒲友说。

        “既然这样的话,钟泽君你就去仓库那边做个协管,协助仓库管理。”冈本次平道,“轻武器设计这方面,你若是有什么想法,可以跟蒲友君沟通交流,若是你能有所贡献,我可以考虑把你调任轻武器设计部门。”

        既然这兵工图纸的重要制作都是蒲友完成的,那么也就没有必要把钟泽往设计部门安排了,让他和蒲友之间磨合便是。

        “是。”吴泽应声,做个仓库协管,这其实是一个不太重要的职务,因为上面还有仓管管着,他想要搞点什么物资,很困难。

        但吴泽来这里,才不是来搞什么物资了,他是来搞生产武器的机床。

        先站稳脚了再说。

        “好了,两位,你们先去熟悉熟悉你们的工作吧,现在是战争时期,我也很忙。”冈本次平道,“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来找我。”

        “好的。”蒲友和吴泽两人退出了。

        “来人。”蒲友和吴泽两人一走,冈本次平立刻叫来了秘书。

        “有什么吩咐?”秘书走了过来。

        “派人盯着蒲友。”冈本次平道,“若是他有任何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不利于生产的行为,马上跟我上报。”

        至于吴泽,冈本次平不担心,后勤那边有人盯着他,他老老实实做事,那就问题不大。

        若是偷奸耍滑,后勤那边的人自然会处理,反正兵工图纸的制作跟他关系不大。

        至于这个蒲友嘛,冈本次平就得小心了。

        蒲友乃是帝国大阪出来的,在23号站担任站长的时候,风评就不太好。

        现在来到了太原兵工厂这边,要不是他献上来的图纸真的有着很高的造诣,冈本次平是真的不愿意把此人放进来。

        武器的生产,这可不是开玩笑。

        若是这蒲友为了搞钱,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话,战场上可是会误大事的。

        一旦耽误了战事,上面必然会问责兵工厂。

        这个蒲友自己提出要做个管理,冈本次平不好直接拒绝,毕竟上面对他的赞誉很高,帝国轻武器设计确确实实也需要蒲友这样的人才。

        但机会给了蒲友,他蒲友要是自己失职,那么冈本次平正好借机把他调离车间,以后就让他专心搞武器设计。

        “哈衣。”秘书去了。

        ……

        “钟泽,这是我在太原的住址,你安顿好了,有什么事儿,随时可以来找我。”蒲友和吴泽两人出了冈本次平的办公室,两人要去不同的地方任职,所以也就暂时不能在一起了,蒲友把他在太原这边的住址,提供给了吴泽。

        这不是蒲友临时才找的住所,他之前多次来太原公干,提前在这里买了宅子。

        “好的。”吴泽接过了蒲友递来的纸条。

        吴泽不会轻易去找蒲友了,就算要找,也会在上班时间去第九车间找。

        吴泽知道,井上纱纪不会死。

        哪怕蒲友卖她,她也还活着,就是不知道张继军是及时收手了,还是王大毛那边付出了代价替张继军掩护。

        这些,吴泽得先暂时安顿好了,然后去跟这边的接头人接头,才知道。

        所以,井上纱纪还活着,吴泽去蒲友家,这肯定……会有麻烦。

        甚至,吴泽都能够断定,井上纱纪来这边了,很快就会再次给蒲友戴帽子。

        这些事儿,自己还是尽量别接触知情为妙。

        吴泽跟蒲友分手之后,便是前往了后勤仓库部门。

        这后勤仓库有很多,比如弹药库,军械库等,吴泽具体要前往哪个仓库任职,还得看这仓库部门的主管怎么分配。

        “你就是改良九六式轻机枪的大师钟泽?”仓库主管是个四十多岁的罗圈腿矮胖鬼子,一脸的肥肉,他上下打量着吴泽,语气似乎是故意说的很夸张,带着嘲讽的意味,都直接把吴泽称之为大师了。

        “不敢,不敢,九十六轻机枪主要是蒲主任设计出来的,我只是随便帮忙打个下手而已。”吴泽谦虚说道。

        蒲友现在已经不是23号站长了,是第九车间主任,那么这称呼也得改一下了:蒲主任。

        “打个下手也是不简单的人才啊。”仓库主管还是语气很夸张,带着嘲讽。

        “不敢,不敢。”

        “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龟田。”仓库主管的表情突然一冷。

        “龟田?”

        吴泽一听,立刻一个激灵,难怪这仓库主管一见自己,马上就对自己冷嘲热讽的,原来他是龟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