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卖老婆

第一百五十八章 卖老婆

        “哟西,哟西,哟西。”

        蒲友在办公室里看着吴泽给他呈递上来的资料,这都是兵工图纸制作的基本知识。

        犹如吴泽所说的一样,这些基本知识蒲友看的一点都不费劲。

        蒲友一边看,一边不断的赞叹。

        咚咚咚!

        外面有人敲门。

        “谁?”蒲友很小心把图纸藏着抽屉里面一放。

        要防备军统知道他要去太原了,这兵工图纸他在紧急补课,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站长,情报科的张副科长缴获了一批反日分子的物资,已经运回来了。”外面传来心腹鬼子的声音。

        “你让后勤科的钟科长去跟张副科长交接就是了。”犹如张继军所料一样,蒲友根本都不在意这些了,他直接朝着吴泽那边一推。

        “好的。”

        ……

        吴泽这边,他故作在巡视仓库。

        他已经接到了消息,一个星期后,便有一批机油运输到他这里,让他提前把仓库腾出来。

        这批机油到了中转站,什么时候转运出去,转运到哪里,等指示。

        “钟科长,情报科的张副科长带回来一批反日分子的物资,站长让你去交接一下。”有人跑过来,跟吴泽道。

        “嗯,知道了。”

        吴泽走出仓库,来到情报科这边。

        果然,情报科的三辆卡车装满了物资,情报科的人正在卸车。

        “钟科长,这是物资清单,你看一下吧。”张继军把物资清单递给了吴泽。

        吴泽接过物资清单,随便看了一遍,说道:“张副科长,这是你从哪里缴获的?”

        军统果然富裕,这白糖一下子搞了好几百斤过来。

        也许,这还是第一批,后面还应该会有。

        “接到线人的举报,在一个废弃村子发现的,只可惜,没有抓到反日分子。”张继军也随口回答道。

        “那是有点可惜啊。”吴泽道,“不过我相信张副科长一定会抓到人的。”

        “借你吉言。”张继军笑了笑。

        物资被运到了后勤科的仓库里面放置了,甚至吴泽暗地里推波助澜了一把,特意把这批物资放在了腾出来的机油仓库角落里。

        到时候,这军统特工干活的时候,也会省去很多时间。

        跟张继军交接完毕,吴泽就来敲蒲友的办公室门了。

        “进来。”里面传出了蒲友的声音。

        “站长,物资我已经跟张副科长交接了,没有问题,我都放在后勤科的仓库了。”吴泽对蒲友汇报道。

        “嗯。”蒲友嗯了一下,根本都不问这批物资的内容,看着吴泽:“钟科长,这些基础知识我都看得差不多了,后面还有没有?”

        “没有了,都在站长面前了。”吴泽摇着头,道,“不过问听说要去太原兵工厂,得先过特高课那一关,站长你还是不要大意了,尽量背熟理解透吧。”

        “那我就再看两天,然后我跟太原那边交接工作。”蒲友道,“这工作一交接完,我们马上就走。”

        “嗯,那我就等站长你的消息了。”吴泽嗯着,站起来告辞了。

        蒲友低着头,继续看知识了。

        ……

        晚上

        吴泽和王大毛碰面了。

        “不出问题的话,一个星期之内,我和蒲友就会离开23号站去太原。”吴泽对王大毛道。

        “这么快吗?”王大毛诧异着。

        “一个星期之后,便是有一批机油转运到我们这里,数量不少,里面肯定有一批要派向鬼子机场,我和蒲友也必须在机油到达之前尽快离开,要不然,后面想要走,肯定不好走的。”

        吴泽道,嘱咐着,“还有,蒲友走了,我走了,太原方面肯定会派新的站长和后勤科长,到时候你保持原来的状态,不要有任何行动,你就暗地里盯着张继军,若是他自己的人能够成功把白糖放入机油,那你什么都别管了。若是张继军有什么麻烦,你暗中帮他一把。行动成功了,你按照我给你说的计划,带人去战俘营那边猫着,一旦第四旅团的队伍和129师的主力在苍云岭那边开战了,你马上把战俘救出来,带着他们去苍云岭那边。”

        白糖放入机油,到时候一旦重创了鬼子的飞机,筱冢义男必然会发疯,一旦会严查全部的环节。

        到时候,23号站也无法避免。

        这种情况下,王大毛已经没有任何必要继续潜伏下去了,留下来就是送死。

        他要撤离,就带着战俘营的战俘去苍云岭。

        “要是新来的站长或者后勤科长不好对付,我没法帮张继军的话,怎么……”王大毛问。

        “你就上报,上面会处理的,若是上面搞不定,肯定会联系我。”吴泽道。

        太原那边,第十八集团军也有人,而且已经在准备迎接吴泽了。

        也就是说,哪怕吴泽不在23号站了,依然可以控制这里。

        “嗯,好的。”王大毛点着头,然后感慨着:“我感觉和你之间搭档的时间过的太快了,而且这也是我潜伏以来,最轻松的时刻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需要发愁,只需要按照你说的去做就是了。你走了,我……”

        “老王,你记住了,你不擅长敌后斗争,也不擅长情报战术,遇着紧急情况了,你能不行动,就尽量不要行动。”吴泽嘱咐道。

        “嗯,知道,我知道。”王大毛嗯着。

        跟着吴泽混了这段时间,王大毛那是真的不否认,这敌后斗争活儿,真不是他能够玩得转的。

        吴泽走了,他要是贸然行动,绝对不是张继军的对手。

        一旦张继军发现他是八路卧底,肯定毫不犹豫抓了他去跟新来的站长邀功。

        ……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

        蒲友把全部人都召集了起来:“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太原那边有领导要下来视察23号站,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头来,谁要是误了事,给我惹了麻烦,别怪我收拾他。”

        会议开完之后,蒲友就带人张继军吴泽两人前往站台接人。

        “钟科长,这时候太原那边突然有人下来视察23号站,我怎么觉得不像是视察,有点像太原那边要派人过来了呢。”张继军小声对吴泽道。

        张继军已经感觉出来了,蒲友要去太原。

        这时候,太原方面突然有人要下来视察,这让张继军嗅到了一些不对劲。

        “情报科长职务是空的,而张副科长你上不去,总得需要有人来顶吧。”吴泽故作随口道,“还有,这23号站只有站长,副站长的职务一直也都空着,二十几个堡垒庄丢了,肯定也有人来顶缸,要是我预料不错的话……”

        吴泽说到这里,特意再次压低了声音:“闹不好,我们站长得被降职为副站长吧。”

        要让蒲友顺利离开,吴泽自然也得给张继军释放一点烟雾弹,以扰乱他的判断。

        哪怕他知道蒲友要走,也不能够让他看出来,蒲友很快就要走了。

        张继军听吴泽这么一说,心中的狐疑消散了不少。

        确实也是这样的,情报科长的位置不能一直空着。

        23号站副站长的位置也空着。

        二十几个堡垒庄出事,总也得需要人来顶缸。

        张继军故作道:“但愿上面派来的情报科长是个好相处的人吧,要不然,这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虽然张继军并不知道上面让他把白糖弄进23号站的用意,但他能够想象的出来,这肯定关系到一个无比重要的行动。

        若是这新来的情报科长是个和李木一样厉害的家伙,那后面恐怕得有点麻烦了。

        “呵呵。”吴泽故作笑了一下,道:“张副科长,祝你好运。”

        到了站台,等候了没多久,便是见着一辆列车缓缓驶入了站内,停靠在站台。

        车门一开,一高一矮两个鬼子从上面下来了。

        蒲友微笑走过去:“武原君,大友君。”

        武原君是高鬼子,乃是接替蒲友职务的。

        大友君乃是矮鬼子,顶情报科长职务的。

        至于吴泽这后勤科长的职务,从后勤科提拔一个人上去,这人是石大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提拔王大毛,这是因为王大毛都要撤离了,没有必要再往上面提,位高风大。

        当然了,提拔石大庆的事儿,吴泽临走的时候,才会火线提拔,现在还不能走漏风声。

        “蒲友君。”高鬼子和矮鬼子也都微笑着回应蒲友。

        “这是后勤科长钟泽,这是情报科副科长张继军。”蒲友跟两人介绍吴泽和张继军。

        “嗯。”这两个鬼子嗯了一下,态度跟对待蒲友就差劲多了。

        对此,张继军和吴泽也习以为常。

        这两个鬼子跟着蒲友到了23号站了,立刻就开始视察起来。

        武原君跟着蒲友了解视察,大友君跟着张继军视察情报科,而吴泽则是回到后勤科,等待武原君的视察。

        张继军带领着大友君视察情报科,张继军小心试探了大友君两句,他感觉出来了,这大友君跟李木差远了,甚至连自己都……当然了,这也有可能是对方的伪装,张继军后面还需要时间来核实证明。

        对于蒲友是不是要跑这茬,张继军也暂时搁了一口气。

        这几日,蒲友时不时在办公室里面发脾气,也不轻易见人,想必是去太原的事儿不顺利。

        现在太原方面派下来人接位情报科长,蒲友那边那个鬼子,闹不好还真是顶蒲友站长职务,蒲友可能会被降职为副站长。

        ……

        这一日晚上,吴泽跟王大毛做了最后的交接,然后就收拾了一下,佯装着加班去了23号站。

        “钟科长,你这大晚上的把我叫来做什么?”石大庆狐疑站在了吴泽的面前。

        “石大庆啊,你做事勤恳,让你当个运输队长,是屈才了啊。”吴泽拍着石大庆的肩膀说道。

        “钟科长的意思,是要提携我吗?”石大庆面色一喜,心里暗道,看来之前给钟科长塞的重金起了作用啊。

        石大庆在后勤科混了一年多,一直都是个运输队长。

        后勤科副科长的职务空着,他可是惦记了好久。

        “你自己看看吧。”吴泽把一份任命书递给了石大庆。

        石大庆接过一看,眼睛瞬间瞪大了:后勤科长!

        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要被提拔为后勤科长,这完完全全出乎他的意料了。

        “石大庆,这是皇军对你的信任,记得要好好干啊。”吴泽拍着石大庆的肩膀。

        “谢谢钟科长,谢谢钟科长在皇军面前推荐我!”石大庆万分惊喜,他知道,要不是钟科长推荐,他肯定当不了这个后勤科长……咦,不对,不对呢。

        自己要是当了后勤科长的话,那眼前的钟科长往哪里摆,莫非……

        石大庆狐疑看着吴泽:“钟科长你莫非要被提拔为副站长了吗?”

        “呵呵。”吴泽笑了笑,拿出了一份笔记,递给了石大庆:“我的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这是我做后勤科长的一些心得,你抓紧时间看完,对你掌管后勤科,很有帮助的。”

        “谢谢钟科长,谢谢钟科长。”石大庆连忙如获至宝一样的接过了。

        “行了,你就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笔记吧,好好熟悉。”吴泽拍着石大庆的肩膀。

        “好的,好的。”石大庆点着头。

        然后吴泽就退了出来,他走到了蒲友的办公室。

        蒲友的办公室这里,武原君也在。

        “武原君,以后这23号站就交给你了。”蒲友见着吴泽过来了,便是起身了。

        “蒲友君,以后有机会了,我们一起喝酒啊。”武原君道。

        从太原派到23号站,其实也算是下放了。

        但武原君也没有办法,谁让他和大友君都犯了错。

        不过23号站也还不错,这里的油水虽然不能和太原比,但至少比清水衙门强的多。

        “好好。”蒲友点着头,然后就带着吴泽悄悄去了站台,上了一列前往太原的列车。

        “站长,蒲友和钟泽都上车了。”大友君走过来对武原君道。

        “嗯。”武原君嗯了一下,看着大友君,“你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大友君点着头。

        “行吧,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看这23号站里面,还有没有军统分子!”武原君冷笑着。

        ……

        列车上

        蒲友微笑对吴泽道:“钟泽,别担心,我们要去太原发财了,以后你的前途也会飞黄腾达的。”

        “站长,我没有担心,我就是觉得奇怪。”吴泽说道。

        “奇怪什么?”

        “你都要去太原了,你怎么不把夫人带上?”吴泽询问道。

        其实,吴泽已经有了猜测,蒲友这老鬼子应该是特意不带上井上纱纪。

        他为什么不带上井上纱纪,这是蒲友配合着武原君在布置天罗地网。

        “我虽然离开23号站了,但并不能保证23号站里面没有军统分子存在啊。”蒲友说。

        “站长,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吴泽装着糊涂。

        “武原君那边已经布置了天罗地网,我的家里会有人冒充我,会佯装成连夜急匆匆离开的样子,一旦23号站里面的军统分子看见了,多半会想办法截杀,如此一来……”蒲友冷笑着,“一网打尽!”

        吴泽一听,心中立刻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为了把张继军钓出来,蒲友都不惜拿他老婆的命来犯险。

        但吴泽表面上还是装着震惊的样子:“站长,你就不担心夫人的安危吗,要是夫人有了什么意外……”

        “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只要有了钱,女人算什么!”蒲友哼着,不肯多说什么的样子。

        其实,蒲友早已经听见了一些风言风语。

        说他老婆井上纱纪在老家传出了一些不雅的事情,表面上是井上纱纪忍受不了寂寞来找蒲友,实际上是蒲友把井上纱纪从老家弄了过来。

        井上纱纪才刚来不久,喜欢搞别人老婆的马万鹏就死了。

        虽然表面上看,这事情没有一点破绽,好像是一个意外。

        但蒲友有感觉,为什么偏偏他外出公干,马万鹏这个英俊的男人就死了。

        闹不好……

        但马万鹏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了,蒲友也只能压下这个怀疑。

        现在蒲友的年纪大了,对女人已经不感兴趣了,他憧憬着要去发大财。

        太原那边的花花世界更大,把井上纱纪带过去,这头上指定要绿。

        与其后面遭人笑话,不如让这女人为帝国最后再做一点贡献。

        吴泽听着蒲友这么一说,他也闭嘴不言了。

        看来,对于自己的老婆,蒲友还是有点心知肚明。

        只是这鬼子真的是鬼子啊,连自己老婆都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