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特高课

第一百五十七章 特高课

        太原某炼铜厂

        “副厂长,23号站来了一名信使,自称是站长蒲友派他过来给你送一份图纸,图纸必须亲手交到你手上,要不要把人放进来?”森山大谷正在办公室里查阅文件,门卫那边打了电话过来。

        “难道蒲友这家伙还真能画武器图纸不成?”森山大谷一听,心中嘀咕了一句,对着电话里面道:“把人带过来吧。”

        过了一会儿,信使来到了森山大谷的面前,将包装好的图纸拿了出来,双手呈递给森山大谷。

        “你可以回去了。”森山大谷打发走了信使,然后就把这图纸展开了。

        森山大谷定睛一看,眼睛立刻一眯。

        他没有想到,这还真是一个武器图纸,上面这武器乃是帝国九六式轻机枪……哦不,看上去像是改良后的九六式轻机枪图纸。

        森山大谷仔细看了一会儿,好吧,他不太懂武器设计,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并不知道这武器图纸的价值怎样。

        不过,蒲友这家伙帮自己狠狠赚了一大笔,森山大谷也意识到,若是能够把蒲友弄到这边来,以后肯定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于是,森山大谷没有犹豫,立刻卷好了图纸,连忙开着自己的小车赶到了兵工厂。

        太原兵工厂这里守备森严,单单就是外围军事防线就有三道。

        这三道防线布置了大量的铁丝网壕沟,配合着碉堡和永久火力点,没有一张好牙口,还真别想要打太原兵工厂的主意。

        哪怕来到了太原兵工厂这里,内部的防线也是固若金汤。

        进出的人员必须严格检查,哪怕是鬼子自己的车辆,进出的时候,也会严格检查。

        在这里,别说偷机器了,哪怕一个螺丝钉,都别想搞出去。

        森山大谷提供了身份证明和来意,然后才被放入了。

        在专门鬼子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兵工厂的轻武器设计负责人岩岛一郎的办公室。

        “岩岛君。”森山大谷和岩岛一郎是同乡,也是朋友。

        “森山君,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才抽出时间见你,但愿你不是耽误我的时间。”一见面,岩岛一郎就语气肃穆。

        武器设计,不管是轻武器,还是重武器,那都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了。

        岩岛一郎从小开始接受这方面的学习,一直都不曾懈怠。

        可他现在仍然都不曾独立设计出一款轻武器,准确的说,能够被量产的制式轻武器。

        而他的同乡森山大谷却跟他说,他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乃是23号站的站长蒲友。

        这个蒲友设计了一款新型轻机枪,希望可以让岩岛一郎帮忙看看。

        岩岛一郎那是真的不愿意浪费这时间。

        这武器设计要真那么容易,那么人人都是武器设计天才了。

        帝国的兵工厂,也就不会把歪把子这样的轻机枪生产出来了。

        但森山大谷是岩岛一郎的朋友,两人关系还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

        既然是朋友了,那么直接拒绝的话,不太好。

        所以,岩岛一郎也就看一看吧。

        “呵呵,我也希望不是耽误你的时间。”森山大谷呵呵一笑,连忙主动就在岩岛一郎的面前把武器图纸展开了。

        岩岛一郎的目光落在这武器图纸上面,第一眼的时候,他觉得不屑,这不就是九六式机枪的图纸么,这肯定是蒲友那个骗子把九六式轻机枪的图纸弄来招摇撞骗来了……

        但很快,岩岛一郎的瞳孔就是一缩。

        他发现了这机枪图纸和九六式机枪图纸轮廓虽然一样,但很多细节都不一样。

        这些细节看上去,这款新的机枪性能要比九六式轻机枪优越,至少岩岛一郎的第一感觉是这样的。

        “哟西,哟西,这可真是天才一样的改动啊,哟西,哟西呀……”岩岛一郎忍不住开始激动起来。

        这时候,日军的兵工厂虽然已经在生产九九式机枪,而且已经在列装部队了,但主要是列装太平洋上的部队。

        而且主要也是日军本土的兵工厂在生产,太原兵工厂这边,还不曾接触到九九轻机枪的生产。

        所以,岩岛一郎根本就还没有接触到九九轻机枪的制作图纸,他并不知道,改版的轻机枪和眼前的轻机枪图纸有很多相通之处。

        森山大谷见着岩岛一郎的神色由不屑很快变成了惊喜激动,他的心里瞬间纳闷着:“莫非蒲友这家伙还真具备设计轻型武器的天赋不成?”

        对于这兵工图纸的保密,森山大谷虽然不曾在兵工厂担任职务,但也知道这保密的程度有多么的高。

        哪怕是岩岛一郎这样的人,接触到的机密图纸也不多。

        更加别说外人有办法搞到保密的兵工图纸了。

        也就是说,哪怕蒲友是23号站的站长,他也没有本事弄到兵工图纸。

        而他拿出了这样的兵工图纸,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这个家伙闹不好,还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于是,森山大谷试探性的问岩岛一郎:“岩岛君,怎样,是不是这轻机枪图纸设计的还行……”

        森山大谷的话没有说完,岩岛一郎就打断了:“岂止是还行啊,简直就是天才一样的改动啊。”

        由于岩岛一郎太过于激动,这唾沫星子都喷到了森山大谷的脸上。

        森山大谷一抹脸上的唾沫星子,跟着激动道:“岩岛君,你确定不是跟我开玩笑……”

        虽然岩岛一郎还不曾单独设计出能够量产的制式武器,但他在武器设计上面,还是颇有天赋的。

        他的眼光,森山大谷是相信的。

        既然岩岛一郎对蒲友这份武器图纸如此赞誉,那么把蒲友弄到兵工厂这边来,仅仅只需要岩岛一郎写个推荐信就可以了。

        “你说设计出这份图纸的人,他叫什么来着?”岩岛一郎打断了森山大谷。

        “他叫蒲友,乃是23号站的站长。”

        “你马上让我来见我,问他愿意不愿意来兵工厂效力,他愿意的话,我可以马上跟上面写一封推荐信。”岩岛一郎要不是公务走不开,他马上都想要过去了。

        站长,这大把的人都可以做。

        但轻武器设计,不是谁都可以做的,既然发现了这方面的天才,那么肯定要重视的。

        “哟西,岩岛君,你现在就可以把推荐信写好。”森山大谷笑道,“他跟都表达了意愿,若是太原这边能够伸出橄榄枝的话,他愿意过来效力。”

        “好好好,我马上就写。”岩岛一郎也不磨叽,迅速拿出纸笔写好了推荐信,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把章也盖上去了。

        岩岛一郎把推荐信递给了森山大谷:“森山君,麻烦你早点让蒲友君把站长工作交接好过来吧。”

        就算要让蒲友过来,也得有交接。

        23号站毕竟是重要物资中转站,这蒲友也不是随便就能够退岗不交接就撤的。

        “哟西,好的,好的。”森山大谷笑着接过了推荐信。

        “这武器图纸我还要好好琢磨一下,还要跟上面汇报,我就留下来了。”岩岛一郎说道。

        “行行行。”森山大谷点着头,道,“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就这样,有了吴泽的图纸,太原兵工厂这边的路子顺利就打通。

        森山大谷走出太原兵工厂的时候,他都还有点恍惚。

        这是不是有点太顺了。

        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进兵工厂,都没有机会。

        而蒲友这么轻易的就进来……咳咳,也不能说是轻易,毕竟,那图纸的价值森山大谷虽然看不出来,但岩岛一郎如此重视,这足以说明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森山大谷抓紧时间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就联系23号站的蒲友。

        23号站

        自从把图纸给森山大谷那边送过去之后,蒲友就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见识了龟田的家财之后,蒲友那是一刻都不想在23号站待了。

        在23号站继续待,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时间就是金钱,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

        叮铃铃!

        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蒲友连忙一把抓过:“我是蒲友。”

        电话里面传出的却不是蒲友想要听见的太原那边的回复,而是情报科副科长张继军的声音:“站长,我的人在寻觅阿二的中途,意外发现了一个反日分子藏匿物资的线索,我准备出去……”

        军统那边已经把白糖的量都给测试出来了,一定数量的白糖也运过来了,张继军得找理由把白糖弄进来。

        利用运输反日分子物资的由头,把白糖运进来。

        到时候,哪怕蒲友检查这批物资,发现了白糖,也不担心,因为这白糖是物资,反日分子藏匿白糖,完完全全没有破绽。

        若是蒲友不查,那么张继军把白糖从里面偷偷取出来,神不知鬼不觉。

        当然了,张继军自然是认为后面这个可能性大。

        因为他感觉出来了,蒲友的心已经不在23号站了,而是飞向了太原。

        如此一来,他对23号站的事情不会那么上心,对这批物资应该不怎么会检查了。

        张继军的话没有说完,蒲友直接没好气打断了:“你去吧。”

        说完,蒲友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张继军听着蒲友这语气不好,他判断了一下,估计是蒲友想要去太原那边的事儿弄的不顺利。

        不顺利也好,这老鬼子要是在投放白糖之前离开23号站的话,那对于张继军来说,还有些棘手。

        提前做掉蒲友,肯定会影响到白糖投放在机油里面的行动。

        谁知道蒲友一死,太原那边再派一个新站长过来,这新站长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要是像李木那么厉害的话,可就让人郁闷了。

        蒲友挂掉张继军的电话,刚准备起身去倒点水。

        叮铃铃!

        电话铃声立刻又响了起来。

        蒲友以为是张继军又打电话过来了,抓起话筒,蒲友对着里面就骂道:“八嘎,张继军,你还有什么破事……”

        蒲友的话没有吼完,电话里面传出森山大谷的声音:“蒲友君,是我,森山大谷。”

        蒲友诧异了一下,连忙换了副态度,和颜悦色:“是森山君啊,森山君,你收到了我的图纸了吗,你觉得怎样啊?”

        “蒲友君,这图纸真的是你自己制作出来的吗?”森山大谷肃穆询问道。

        “怎么了,森山君,莫不是这图纸有什么问题吗?”蒲友有些紧张起来,莫不是这图纸有什么问题。

        “我拿给兵工厂的朋友看了,他的评价很高。”森山大谷道,“而且,他当场就给你写了推荐信……”

        蒲友一听,登时狂喜:“森山君,你说什么,你兵工厂的朋友已经都给我写了推荐信了吗?”

        蒲友那是真的没有想到,这钟科长献上来的轻武器图纸,还真能顶事啊。

        不但顶事,还让兵工厂那边的人当场写了推荐信,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蒲友只要交接了23号站长的工作,马上就可以去太原混了,哈哈哈。

        “是的,蒲友君。”森山大谷再次肃穆着,“这图纸确定是你自己制作出来的吗?”

        森山大谷还是不太相信蒲友有这个能力,若是作假了,他也会被连累……虽然,根据岩岛一郎的评价以及兵工图纸的保密程度,蒲友除了拿出真材实料以来,没有作假的机会。

        “那当然是了。”蒲友毫不犹豫的承认道。

        “蒲友君,这推荐信现在在我这里,你既然要过来太原这边,那你就抓紧时间跟你的上级交接你站长的职务吧。”森山大谷听蒲友承认,心中也不疑了,“你交接完了,来我这里拿推荐信。”

        “哟西,哟西,森山君,谢谢了,谢谢你了。”蒲友万分喜悦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放回了架子上,蒲友搓着双手,兴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太原,哈哈哈,真是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可以过去了,哟西,哟西。

        蒲友并没有高兴昏了头,他让自己高兴了一会儿,然后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些年,也正是因为蒲友在关键时刻冷静下来,他才活到了今天……咳咳,不是活到了今天,而是最大限度的赚了钱。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接通了后勤科。

        叮铃铃。

        吴泽这边正在看资料,桌子上的电话响起了。

        拿起电话,吴泽道:“我是后勤科长……”

        吴泽的话没有说完,里面就传出了蒲友的声音:“钟科长,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站长。”吴泽应声,把话筒放回了架子上。

        虽然蒲友尽量让他的情绪语气变得冷静,但吴泽还是听出来了,蒲友的言语之中压抑着极度的狂喜。

        吴泽不用想,肯定是蒲友去太原的路打通了。

        他要走,肯定也会提前跟自己透个气,把自己也带走。

        毕竟,这轻武器图纸乃是自己制作的,不是他蒲友。

        到了太原兵工厂那边,兵工厂肯定还会对蒲友有所考核。

        不带上自己,蒲友就得露馅了。

        来到蒲友的办公室门前,吴泽敲了门。

        “进来。”里面传出了蒲友的声音。

        吴泽推门进去,反手把门关上了。

        蒲友一见着吴泽进来,立刻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厉害啊,厉害啊,钟科长,你可真是厉害啊,没有想到,我居然……”

        吴泽故意打断了蒲友,他特意压低了声音:“站长,莫不是我给你的武器图纸被太原那边认可了?”

        “岂止是被认可了,太原那边的兵工专家对你的评价很高啊。”蒲友笑道,“那边甚至都写了推荐信,让我过去兵工厂……”

        吴泽再次故意打断了蒲友,声音再次一压:“站长,恐怕你将会有杀身之祸了。”

        杀身之祸?!

        蒲友一听,登时就懵逼了。

        咱被太原那边认可了,咱只要把工作一交接,咱马上就去太原发财了,这能有什么杀身之祸?

        蒲友狐疑看着吴泽:“钟科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站长,你之前让张副科长查潜伏在我们站的军统内线,那个跑掉的阿二,他如果不是军统内线的话,那么就说明这个军统内线还藏匿在站内,如果这时候你流露出你马上要去太原的迹象了,你觉得你还有命……”吴泽提醒道。

        吴泽的话没有说完,蒲友瞬间清醒过来,连连点着头:“对对对,钟科长,你的提醒非常对,非常对,我差点就要犯了大错啊。”

        这些年,军统对23号站的渗透非常厉害,蒲友借着李木弄死了不少军统探子。

        而今,李木虽然死了,但他蒲友还活着。

        若是军统内线不是阿二,潜伏在23号站的军统内线一旦得知他蒲友要去太原高就了,岂能让他活着离开?

        “钟科长,你的良心真是大大的好啊!”蒲友拍着吴泽的肩膀,笑眯眯道:“我要去太原高就,你愿意跟我去吗?”

        此刻,蒲友对吴泽的信任增加了很多。

        如果他是奸细,根本都不需要向自己提醒有杀身之祸。

        “站长能看得起我,我愿意替站长继续效劳。”吴泽做出忠心的样子。

        “哟西,哟西,钟科长,你放心吧,只要你跟着我,保证少不了你的好处。”蒲友说罢,立刻从抽屉里面拿出了十几个小黄鱼,一把就塞到了吴泽手里。

        吴泽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站长,你这……”

        “拿着,这是你应该得的。”蒲友强行把小黄鱼塞到吴泽手里,“我说了,只要你跟着我,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谢站长,谢谢站长,那我就拿着了。”吴泽笑道。

        “钟科长,你就装着没事人一样回去做你的事儿吧,我要去太原高就的风声,可得捂严实了。”蒲友拍着吴泽的肩膀,“不过你暗地里提前收拾一下,到时候走的时候,我通知你。”

        “是,站长。”吴泽点着头,道:“不过,站长,还有个事儿,咱们得提前磨合一下。”

        “什么事儿?

        “就是这武器图纸的设计,我得跟你好好磨合一下,你必须得懂武器设计的基本知识,对于我给你的图纸,你也要滚瓜烂熟。要不然,太原那边一考验你,你露馅了,这可不好啊。”吴泽道。

        “也是,也是。”蒲友点着头,还是钟科长清醒,自己差点把这个给忘记了。

        凡是要进入太原兵工厂的人,有一道非常重要的程序,那就是得经过特高课那一关。

        兵工厂毕竟是帝国重要的军械生产基地,出不得半点岔子。

        哪怕是一个工人,都得严格审查。

        这个审查工作,就是特高课负责。

        若是被特高课看出什么破绽来,哪怕他蒲友是日本人,也没有好果子吃。

        特高课那边混蛋做事,可从来不会讲什么情面。

        “站长,那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吴泽道。

        “这样吧,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一下,你今天搬到我家去。”蒲友说道,“每天晚上,我们抓紧时间……”

        “……”吴泽一顿,他知道蒲友让他搬家里去,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已经获得蒲友的极大信任了。

        但是,吴泽不能搬过去。

        一方面是担心蒲友老婆井上纱纪,这近水楼台先得月……咳咳,坚决不能有这种风险!

        另一方面,他搬去蒲友家,被军统知道了,不是什么好事。

        “站长,我觉得,我们还是每天上班时间来吧。”吴泽对蒲友说道,“反正现在站里运转正常,你也没什么事儿需要烦心。我回去提前给你准备点东西,你自己慢慢看,不懂的地方,你再问我。”

        “看这些东西,需要的时间多吗,或者是费脑子吗?”蒲友问。

        “不费脑子,我会让站长很容易就看懂的。”

        “那,那也行。”蒲友也就点着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