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机床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机床

        吴泽和张继军跟着蒲友回到了23号站。

        “张副科长,你在外面等一下。”蒲友的办公室门前,蒲友对张继军说道。

        “是。”张继军点着头。

        “钟科长,你跟我进来。”

        “是,站长。”吴泽跟着蒲友进了办公室,吴泽随手关上了门。

        “哈哈哈哈!”

        这门一关上,蒲友就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他太高兴了,他从来都没有这么高兴过。

        龟田这家伙实在太肥了,这一票的收益,能顶蒲友干十年。

        看着蒲友如此高兴,吴泽也很高兴。

        蒲友这只猪养的越肥,到时候宰杀了,油水也更丰硕啊。

        “钟科长,哟西,哟西,你可真是大大的人才啊!”蒲友拍着吴泽的肩膀,直接都拿出了几条小黄鱼,递给了吴泽:“钟科长,来,这是给你的奖励。”

        小黄鱼是金条。

        吴泽很识趣,没有接:“站长,为你分忧是我的职责,我已经有薪水酬劳了,不能再……”

        “拿着!”蒲友还是直接把小黄鱼放在了吴泽的手上:“这是你应该得的。”

        “站长,我真不能……”

        “拿着,要不然我生气了!”蒲友把脸一板。

        “好吧,站长,谢谢站长赏赐。”吴泽只好接过了。

        这蒲友看上去不是作势,而是真的在奖励自己。

        看来把龟田的家底掏空,蒲友真的是狠狠发了一笔。

        让膨胀的蒲友连几根小黄鱼都看不上了。

        “钟科长,安抚堡垒庄的事情做的怎样了?”蒲友笑眯眯问。

        “站长,剩余堡垒庄我已经安抚了,问题不大,只是二十几个堡垒庄的劳工被土八路掠夺走了,包括农具和耕牛,这二十几个堡垒庄的土地重新耕种,我的人力和物力都不够。”吴泽回答。

        蒲友就笑着打断了:“这个你放心,我已经跟太原方面打了申请了,很快就会新的劳工以及农具耕牛送过来的,不会误了农时的。”

        “谢谢站长,谢谢站长支持我。”吴泽连忙做出松口气的样子。

        “谢什么谢,钟科长你也是为皇军做事嘛。”蒲友微笑着,“你还有别的什么要跟我汇报的吗?”

        “没有了。”吴泽摇着头。

        “那行吧,你就回你的后勤科吧,让张继军进来。”蒲友道。

        提起张继军这个名字的时候,蒲友脸上的笑容明显消散了很多。

        “是,站长。”吴泽点着头,他知道,张继军要被蒲友狠狠收拾一顿了。

        吴泽退了出来,对门外的张继军道:“张副科长,站长让你进去。”

        “钟科长,你可真是好本事啊,连站长居然都奖励你几根小黄鱼了。”张继军看着吴泽手里的几根小黄鱼说道。

        蒲友如此贪财的人,居然肯奖励钟科长几根小黄鱼,看来这龟田的家底不是一般的小数目。

        “张副科长,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站长估计得收拾你一顿。”吴泽佯装着提醒了一下张继军,便是做出兴高采烈的样子去了。

        看着吴泽的背影,张继军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推门进去。

        “站长。”张继军走到了蒲友的面前,表情低垂。

        “张副科长,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蒲友的面色大改,口水直接喷到了张继军脸上,“军统分子好不容易才抓回来,你这么快就给蠢死了。军统分子死了也就算了,你连军统内线也没有找出来,看来我还是英明的,没有直接提拔你当情报科长,你根本就不是当情报科长的料。”

        “站长,也许……”面对蒲友的呵斥,张继军不想辩白什么,但必须得说。

        “也许什么?”蒲友瞪着张继军。

        “也许那个跑掉的阿二,他可能就是军统内线……”张继军话没有说完。

        啪!

        蒲友一巴掌就打在了张继军脸上:“八嘎,你这个蠢货,你知道干情报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是一定,是肯定,是绝对,是确认,而不是也许,不是可能!”

        “是,站长。”张继军耷拉着脑袋。

        “这个阿二真的就一点痕迹都找不着了吗?”蒲友还是问了。

        “没有了,彻彻底底消失了踪迹,如果不是有同伙接应,他不可能消失的如此干净,甚至……”张继军说。

        “甚至什么?”

        “甚至我用他老父亲的尸体想要把他钓出来,依然没有凑效。他那么孝顺的人,可以无视老父亲的尸体被摧残,这不是一般人能够……”

        “张副科长,看来我还得恭喜你啊!”蒲友语气阴阳怪气打断了:“我恭喜你,你成功把潜伏在23号站的军统卧底给筛查出来了。”

        “不敢,不敢!”张继军唯唯诺诺。

        啪!

        蒲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张继军的脸上:“那个跑掉的阿二,你给我想办法抓回来,抓不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是。”张继军唯唯诺诺。

        “滚吧。”蒲友一挥手,张继军落荒而逃。

        张继军一出去,蒲友的脸立刻又变了。

        变为了笑眯眯,其实,现在这23号站里面的军统内线或者是八路卧底还有没有,蒲友已经不在乎了。

        他已经有了新的思路。

        那就是抄了龟田的家,他意识到了,待在23号站没啥意思了,这里的油水和太原完完全全不能相比。

        于是,蒲友要去太原那边发展。

        当然了,要去太原那边发展,也得有关系。

        蒲友已经有了关系,那就是森山大谷。

        他联合森山大谷搞光了龟田的钱,他让森山大谷也狠狠大赚了一笔,两人可以说是臭味相投。

        森山大谷也给蒲友保证了,一旦有合适的岗位了,立刻就把蒲友调到太原那边去。

        ……

        “不对劲,蒲友这老鬼子不对劲。”

        吴泽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他盯着放在桌子上的几根小黄鱼。

        吴泽感觉出来了,蒲友对23号站这边的工作,好像不那么上心了。

        平安县那边运输物资失败了,蒲友居然没有督促自己再次想办法给平安县运输物资,这是其一。

        其二,张继军把星火弄死了,也没有彻底确认跑掉的阿二是不是军统内线,阿二也没有抓到,按照正常的情况,张继军是不可能再继续代理情报科长了。

        甚至蒲友都可能撤掉张继军情报副科长的职务。

        可是呢,张继军只是挨了蒲友两巴掌,然后就屁事没有一样被蒲友打发了出来。

        张继军依然还是情报科副科长,还在代理情报科长。

        吴泽开始在脑海里面分析,蒲友这老鬼子去太原那边了,他还有别的什么收获。

        很快,吴泽就想起了之前那个森山大谷。

        蒲友找了森山大谷一块狼狈为奸骗龟田的钱,蒲友的分成应该是小部分,蒲友都赚了盆满钵满,那么这个森山大谷肯定也拿了更多。

        如此一来,蒲友就跟森山大谷搭上了关系。

        蒲友很有可能借着森山大谷这层关系,把自己往太原那边……

        对了,一定是这样的,蒲友这老鬼子一定是要去太原了。

        所以,对于23号站这边的工作,他不那么用心了。

        吴泽站了起来,他在办公室来来回回走着。

        按照原来的计划,只要张继军那边成功的把白糖添加到运输到机场的机油里,他就要撤离了。

        而现在,蒲友要去太原。

        根据蒲友这大阪出来鬼子的性格,一旦去了太原那边,肯定也是要找油水丰硕的地方,肯定也是后勤。

        因为后勤是油水丰硕的地方。

        于是,吴泽得先想办法弄清楚,蒲友去太原那边了,他会去太原哪个部门。

        如果是太原兵工厂的话,那么吴泽就不能撤离,他要跟蒲友一块去太原兵工厂。

        这太原兵工厂,原来是老阎的兵工厂,老阎晋绥军的装备,很多都是太原兵工厂制造。

        鬼子打进来,老阎这太原兵工厂就被鬼子占了,现在成为了鬼子生产武器的基地。

        眼前,第十八集团军最紧缺的,还是武器装备。

        哪怕星火提供情报的那批武器找着了,对于第十八集团军庞大的兵力来说,肯定也是杯水车薪。

        第十八集团军的兵工厂不具备生产武器的能力,只能勉强维修一点破损不厉害的轻武器,还有子弹二次装填以及生产质量极差的边区造手榴弹。

        除此之外,兵工厂其他啥也做不出来了,连基本的刺刀都造不出来。

        若是自己能够有机会进去太原兵工厂,把机床搞过来,至少让第十八集团军的部队具备自主生产子弹的能力吧。

        这只有进入太原兵工厂,才有这样的机会。

        甚至,吴泽立刻都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探蒲友口风也不重要了,哪怕蒲友不是要被派去太原兵工厂,那自己也有办法帮着他去。

        这时候,什么宰杀蒲友这头肥猪,暂时都不重要了。

        能够进入太原兵工厂,这是最重要的!

        蒲友到了太原那边,也可以发展的更加肥,那时候再找机会宰也不迟。

        找了个机会,吴泽和王大毛碰头了。

        一见面,王大毛就问:“怎样,张继军那边把人塞过来了吗?”

        “还没有那么快,张继军被蒲友大骂了一顿,估计他要换路子,不急。”吴泽道,“我现在有个新的想法,你得跟上面提前讲一下。”

        “什么新想法?”王大毛问。

        “我感觉出来了,蒲友这老鬼子可能要去太原,他若是能去太原兵工厂,我跟着他过去,他不能去太原兵工厂,我也要帮着他去。”吴泽说。

        王大毛一听,愣神着:“你跟着蒲友去太原干嘛啊,咱利用张继军把白糖放入鬼子运输的飞机机油里面咱就撤了啊,还去太原那边干什么啊,你以为你能够把小鬼子兵工厂的机器给倒腾回来……”

        王大毛话没有说完,突然就止住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吴泽:“你,你,你是想要把小鬼子兵工厂的机器搞回来吗?”

        跟小鬼子作战,第十八集团军的吃饭穿衣虽然暂时被吴泽解决了。

        可是,武器装备是个天大的问题。

        咱没有机床,生产不出来武器。

        子弹打一发,就少一发,甚至战斗结束了,还得把子弹壳都捡回去,在兵工厂进行再次装填。

        这再次装填的子弹,质量也很差,打起来准头差,射程也不远。

        跟边区造的手榴弹一样,战斗里面常常耽误事儿。

        一旦咱有机床了,能够生产自己的武器了,那么战场上也会少死很多人了。

        这又是战略级别的任务。

        虽然,想要把小鬼子兵工厂的机器搞过来,这难比登天。

        但王大毛相信吴泽,他这么厉害,肯定有办法。

        “是的。”吴泽点着头,“我们的队伍武器装备太少了,打起来太吃亏,我们必须得有自己生产武器的能力。”

        “好,我会跟上级上报的。”王大毛激动的很。

        虽然这行动都还没有开始,他已经预见,凭着吴泽的能力,到时候咱自己拥有生产武器的能力了,也就可以不用再被迫去跟小鬼子拼刺刀了。

        小鬼子拼刺刀的技术,真不是吹出来。

        三个鬼子兵背靠背,十几人都难拼的进去。

        想起来什么,王大毛对吴泽道:“还有个小事儿。”

        “什么小事儿?”

        “平安县那边的物资,还送不送,蒲友有没有跟你说?”王大毛道。

        “蒲友这小鬼子都想着要去太原了,他已经不在乎这个了。”吴泽道,“既然他都不在乎了,不催促了,那我这边也不急。”

        “那行吧,回头我跟28团那边说一下。”

        ……

        深夜

        偏僻无人的地方

        张继军穿着一袭黑衣,把自己笼罩的结结实实。

        张继军在这里等待了一会儿,便是见着另外一个跟他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出现了,这是张继军的上级。

        “怎样,蒲友没把你撤职了吧?”张继军的上级第一句话就问了。

        如果张继军被撤职,那后面的行动可就不好做了。

        “没有,蒲友只是打了我两个耳光,我不但还是情报科副科长,我现在仍然还是继续代理情报科长。”张继军回答。

        “这有点奇怪啊……”张继军的上级狐疑。

        “不奇怪,我感觉出来了,蒲友这个老鬼子估计是要去太原那边了,所以对于23号站的事情,他不那么上心了。”张继军说道。

        吴泽感觉出来蒲友的心不在23号站这边了,张继军同样也感觉出来了。

        “这个老鬼子,之前杀了我们那么多的人,可不能让他活着去太原。”张继军的上级咬牙说道。

        “我估计他应该不会那么快走,这个暂时不急。”张继军道,“我们现在得把六个特工安排到后勤科那边去才是。”

        “要我帮忙吗?”张继军的上级道。

        “我本来打算利用蒲友的,可蒲友对这边的工作没那么上心了,这茬不好弄了。”张继军说道,“不过,后勤科的王大毛正在苦心招募人手,你找六个合适这些岗位的特工去应聘,我们以应聘的方式进去,这样一来,也不会引起后勤科钟科长的怀疑了,只是,这六个人不要一次性全部送过去,得慢慢送。”

        “好的,我知道了。”张继军的上级点着头,“别的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了,就是23号站这边的任务完成了,我想要见一见我的儿子。”张继军说。

        “这个你放心,你儿子好着呢,等你任务完成了,我一定让你们父子团聚。”

        “那就这样吧,我回去了。”张继军准备撤。

        “什么时候做掉蒲友,你得提前给信。”

        “放心吧,若是可能的话,我希望可以亲自送他下地狱。”张继军咬牙切齿。

        他的哥哥虽然是死在李木手上,但下命令的人是蒲友。

        不亲自宰了蒲友,张继军难消心头之恨!

        第十八集团军总部

        “总参谋长,28团递上绝密情报。”

        一个参谋把新到的情报递给了总参谋长。

        总参谋长一边接过绝密情报,一边在心中嘀咕。

        这时候,28团那边还能递上来什么样的绝密情报。

        打开绝密情报一看,总参谋长立刻一顿。

        这竟然是老鹰那边在说,吴泽感觉出来蒲友要去太原了,吴泽打算帮蒲友去太原的兵工厂,吴泽要为第十八集团军具备自主生产武器而努力。

        在总参谋长和副总指挥的计划里,只要吴泽那边能够利用军统投放白糖在鬼子运输向机场的机油里面,那么吴泽就可以马上撤了。

        而现在,吴泽要去打算去太原兵工厂,这,这,这……

        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不具备自主生产武器的能力,若是能够有机会自己生产了,这意义太重大了。

        哪怕是总参谋长,也不敢轻易下决定,连忙跑来跟副总指挥商议。

        副总指挥见着总参谋长表情肃穆跑过来,纳闷着:“老左,什么事情让你这个总参谋长都需要跑过来了?”

        “你看看吧。”总参谋长把绝密情报递给了副总指挥。

        后者接过一看,这眼睛立刻也是瞪大了。

        吴泽在23号站的事情都还没有做完,他要帮着蒲友去太原兵工厂,他要帮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具备自主生产武器的能力。

        “你是怎么想的?”副总指挥好一会儿才让震惊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他作为第十八集团军的总指挥,既要考虑和日军作战,又要考虑减少降低部队的伤亡。

        而部队的伤亡,最大来自于武器弹药上面的吃亏。

        甚至连老蒋那边的战斗失利,很大程度上也是吃了武器弹药的亏。

        若是吴泽能够让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具备自主生产武器的能力……哦不,哪怕只是让第十八集团军的兵工厂具备生产子弹的能力,部队的子弹打仗的时候管够,这都能够少死很多战士了。

        “小吴是很重要,可我们的兵工厂要是能够具备生产武器弹药的能力,这也重要。”总参谋长沉吟了一下,“要不,我们让小吴试试?”

        “那就试试吧。”副总指挥拍板了,“还是那句话,若是有任何风险,让他马上撤。”

        “知道了。”总参谋长急匆匆去了。

        副总指挥的目光变得期待起来,吴泽的敌后能力是他见过最优秀的,若是他真能够把太原兵工厂的机床和技术搞回来,那,那,那……真是民族之幸,国家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