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目瞪口呆

第一百五十三章 目瞪口呆

        “我的天呐,简直太惨了。”

        “情报科的人做事,简直太没有人性了。”

        “连家属里的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斩草除根,灭绝人性啊。”

        ……

        23号站其他来上班的人看着情报科那边装载尸体的场景,一个个都眉头直皱。

        虽然,这些年他们不止一次见过这样的场景,但这一次却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次死亡危机。

        凡是去情报科那边试图当情报科长的人,除了跑掉的阿二之外,全部都被抓了过来,全部都被斩草除根。

        他们很多人都在庆幸,幸好没有对情报科长这职务抱着幻想。

        后勤科的人,心情更加不好。

        因为他们之中大部分没有做完手上的工作,而今天,钟科长来上班了。

        来到会议室,钟科长早已经到了。

        会议室的气氛很压抑,每个人都尽量低着头,没有人敢交头接耳。

        距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后勤科除去外出公干和死在情报科那边的人外,其余人都齐了。

        吴泽一见人齐了,也不废话,直接就指了身边一个科员:“把你的工作向我汇报一下。”

        这个科员脸上惨白,开始哆哆嗦嗦站起来说话:“钟科长,你让我准备的农具我只能完成了五分之四……”

        吴泽听完了此人的汇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吴泽没有发火,而是让此人坐下了,然后又让下一人汇报工作。

        就这样,全部科员依次跟吴泽汇报了工作之后,吴泽也没有骂一句。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你们的工作没有完成,抓紧时间吧。”吴泽道。

        在场的后勤科人员一听,纷纷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之前,钟科长可是在电话里面说了,他只要结果,不听过程。

        现在,钟科长真的不追究人吗?

        王大毛佯装着询问道:“钟科长,你,你,你不责罚我们吗?”

        “既然你王大毛提到责罚,那我就多说一句吧,这个月,你们每个月的薪水只有一半。”吴泽道,“还有,你这只兔子不把另外六个人招齐了,别让我看见你吃胡萝卜!”

        说完,吴泽就宣布散会了。

        蒲友的火车上午要到了,他还得跟着张继军去迎接蒲友,当然了,顺便还要跟张继军佯装着扯几句淡,要让张继军把六个军统分子安放到后勤科来,这戏对于吴泽来说,也不好演。

        他要是同意的太痛快了,反倒会引起张继军的怀疑。

        吴泽一走,后勤科的人这些立刻炸了,朝着王大毛吼了起来:

        “王大毛,你这只死兔子,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王大毛,你这死兔子,你干嘛要多言啊,现在好了吧,害的我们被扣了一半的薪水!”

        “王大毛,要不是你,钟科长也不会扣我们的薪水,你得赔我们!”

        ……

        面对众矢之的,王大毛故作叫苦不迭:“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啊,我也是受害者啊,我也被扣了一半薪水,钟科长还不让我吃胡萝卜了,这简直就是要我的命!”

        “你这死兔子,你不吃胡萝卜不会要你的命,你不把钱赔我们,我们就要你的命!”

        “就是,死兔子,你得赔我们另外一半的薪水!”

        “兔子,你得赔!”

        ……

        吴泽之所以要故意坑王大毛一把,这是让后勤科的人再次看见。

        之前王大毛天天送吴泽上下班,和吴泽之间根本就没有把关系搞好。

        如此一来,以后吴泽和王大毛之后的接触,更加不会引人注目了。

        至于这些后勤科员被扣的钱,不算什么。

        吴泽从堡垒庄搜刮了不少,随便从指缝里漏点出来,都足够王大毛给这帮人发一年的薪水了。

        吴泽来到情报科这边,张继军正好也从他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钟科长,你好啊。”张继军神色疲惫。

        他是装着疲惫,还是真的疲惫,这个就不重要了,反正现在的张继军看上去很疲惫。

        “好啥啊好。”

        吴泽故意说道,“二十几个堡垒庄没有了,土八路不但把粮食物资卷走了,连劳工都全部卷走了,我这个后勤科长既要安抚其他的堡垒庄,又要从其他堡垒庄调人过去把这二十几个堡垒庄重新掌控起来,抓紧时间重新种植作物,人力和物力都严重不足啊。站长今天就要回来了,他要是问罪,我能怎么办啊。”

        张继军也朝着吴泽发着牢骚:“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抓来的军统分子死了,接触过军统分子的人,你也看见了,都弄死了,但是却没有找着军统内线,站长回来了,我也不好交差啊。”

        “听说跑了一个?”吴泽问。

        “是啊,闹不好,跑掉的这个就是军统内线啊。”张继军点着头。

        他是真想要抓到这个阿二,可惜,阿二真的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连阿二的毛都找不着了,抓个什么。

        “如果跑掉的真是军统内线的话,换个角度说,也是好事啊。”吴泽安慰。

        “何以见得?”

        “这说明你张副科长成功把军统内线给筛出来了,以后咱这23号站里面,再没有军统内线了啊。”吴泽道。

        张继军的表情很难看:“钟科长,我知道你在生气我抓了你后勤科八个人,你心里不痛快,你也没有必要这样讽刺我啊。我都跟你说了的,这是站长的命令,我也是奉命行事啊。”

        “我没有不痛快,我哪不痛快了。”吴泽摇着头,“你张副科长拿着站长的命令大开杀戒,我都得庆幸,幸好你没有杀到我头上。”

        张继军一听,心中再次一苦。

        钟科长这是连续把他挖苦了两次,看来,要把军统的人安到后勤科去,不容易啊。

        压下心里的苦,张继军故作顺势对吴泽道:“钟科长,若是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做出一些补偿。”

        “啥补偿啊,你是奉了站长的命令,你没有错,你需要补偿吗?”吴泽佯装着说。

        “钟科长,这一次我情报科抓了你后勤科八个人,你要是不嫌弃,我愿意帮忙,把你后勤科的这些缺口给你补上。”张继军试探性说道。

        “张副科长,我谢谢你啊!”吴泽瞪眼道,“你一下子安六个人过来,说不定哪天我这个后勤科长就被你给架空了。”

        “哪敢啊,我哪敢啊。”张继军连忙说道,“钟科长你可是站长面前的红人啊,比昔日的马科长都要受重视,我哪有那本事啊。”

        张继军的心中无奈着,钟科长这是再次拒绝了。

        看来,只能通过站长那边朝后勤科安人了。

        “张副科长,你若是真心想要帮我的话,你帮我做件事。”吴泽故作道。

        “什么事?”张继军一顿,莫非这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你也是知道的,平安县那边申请物资支援,趁着土八路收割二十几个堡垒庄的机会,我找了手下人趁机去支援物资,无奈这帮废物实在是不成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但没有把物资送到平安县去,还折损不小。”吴泽对张继军说道,“你若是真心想要弥补,那你就帮我想法,给平安县送物资去。”

        马万鹏的那两条蠢狗运输物资失败,28团把细水长流做成了一锤子买卖。

        又过去了大半个月了,平安县那边的物资肯定更少了。

        蒲友一回来,肯定会再次接到平安县那边的催促。

        到时候,蒲友定然还会让后勤科运输物资去。

        吴泽当然不奢望张继军能接招,但有些淡,还是有必要扯一下子。

        鬼子的机油不像燃油运输那么频繁,但战争不断在打,鬼子对机油的需求也很大。

        待到机场那边的机油储备不多了,肯定会再次命令后方输送。

        也许下个月,也许下下个月,肯定会有机油运输。

        一旦张继军的人朝着机油成功做了手脚,那么吴泽就必须撤离了。

        而他撤离的理由也非常的完美。

        那就是他到时候亲自去给平安县那边运输物资去,佯装着落入28团之手。

        后面,鬼子查出来机油有问题,追溯源头查到23号站,就跟吴泽没什么关系了。

        或许到时候张继军执行军统的摧毁命令了,一切就更加没有了痕迹。

        犹如吴泽所料之中一样,张继军一听吴泽这么说,表情立刻一拉:“钟科长,你还是别跟我开玩笑了,你之前逮着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有把物资给平安县送过去,现在土八路已经把堡垒庄都收割完毕了,平安县被土八路28团和晋绥军358团包围的像水桶一样,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了啊。”

        说到这里,张继军还是不得不佩服一下钟科长。

        在土八路收割二十几个堡垒庄的时候,也就是28团兵力大量抽调的时候,他趁机派人给平安县运输物资,这个思路真的很不错了。

        只可惜,办法是好的,时机也找的不错,就是运输队那帮货太不顶用了。

        吴泽也没有再跟张继军扯淡了,道:“走吧,抓紧时间去迎接站长,我坐你的车。”

        张继军也不磨叽,立刻发动了车子,载着吴泽前往火车站。

        车子兜了一个小圈,就来到了进站口。

        本来23号站就设立在铁路边上,根本就不远。

        有些不巧的是,吴泽刚下车,就见着一道倩影随风而至。

        一袭白衣,飘飘于上,不沾烟火气息。

        不用说,也知道这是哪位了。

        “夫人,你好!”

        “你好,夫人!”

        张继军和吴泽一同向井上纱纪微笑问候。

        张继军直接被井上纱纪忽略了,她笑靥如花看着吴泽:“钟科长,去下面安抚堡垒庄的工作,还顺利吗?”

        “不太顺利。”吴泽如实回答,“夫人你也知道,土八路一下子搞了二十几个堡垒庄,这数量太多了。我一方面要安抚其他堡垒庄,同时也要抽调人手去重新占领这二十几个堡垒庄,人力和物力都严重不足啊。”

        “钟科长,不必担心,站长一向都是通情达理。”井上纱纪安慰道。

        通情达理个屁!

        张继军一听这话,忍不住就要爆粗口。

        这些年来,蒲友是个什么样人,23号站谁不清楚。

        当然了,人家井上纱纪不搭理自己,张继军也不会自讨没趣惹事。

        这位毒花是碰不得的,马科长就是前车之鉴。

        但愿身边这位钟科长千万千万别陷进去了。

        要不然,张继军真的不愿意去想办法干掉钟科长,那太危险了,是愚蠢的行为。

        面对井上纱纪的安慰,吴泽连忙道:“还望夫人替我在站长面前开脱一二啊。”

        “钟科长,你是个做生意的天才,哪怕站长要杀你,我也不舍得你死。”井上纱纪微笑着,“今天不方便,改日我要跟钟科长多多请教一下生意上面的一些问题。”

        “好的,好的,没有问题,只要我能帮忙解决的,定然在所不辞。”吴泽连忙再次表态。

        “嗯。”井上纱纪嗯了一下,便是转身进了站。

        看着井上纱纪曼妙的背影,张继军小声对吴泽说道:“我说钟科长,你可要悠着点啊,马科长怎么死的,你别忘记了。”

        表面上,这井上纱纪说什么请教生意,这算个屁的请教生意,这是……好吧,也可以和生意扯得上一些关系,比如皮肉生意。

        “张副科长,我说你能不提这个吗!”吴泽故意发怒,“你以为我就不知道这女人是个天大麻烦吗?你难道没看见,闹不好她都盯上我了么,我告诉你,张副科长,以后这女人有什么动向,你可得帮我盯紧了,咱可不想当第二个马万鹏。”

        “钟科长,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光盯着她有什么用,关键点还在你身上。只要你能把持住,这才是最重要的!”张继军说道,“更何况,我要是天天盯紧她,这万一让站长知道了,站长误会了,以为我对他老婆有意思,我这脑袋到时候还能不能继续待肩膀上,可不好说了呢。”

        “你觉得马万鹏是没有把持住吗,他难道不知道这是站长夫人,碰不得的,可马万鹏依然做了,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吴泽对张继军说道,“所以,想要我不犯错,关键点在你这边,你是掌管情报的,你随时给我提供消息,我好应对,不给她机会,这才是最重要的。就像你之前就提醒的好,站长夫人去你情报科调我的资料,这就……”

        张继军也不想跟吴泽吵了:“钟科长,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尽量帮你盯着点,你也是聪明人,要是你真跟站长夫人搞一起了,到时候你别怪我手上不留情。”

        说完,张继军就迈步进站了。

        吴泽跟在张继军身后,也一块进站。

        等了没多久,一列火车就况且况且的开过来,慢慢停在了站台。

        车门一开,蒲友那道意气风发的身影就走了下来。

        看着蒲友那表情,吴泽就知道蒲友和森山大谷成功把龟田的钱都给骗光了。

        蒲友这心情一好,咱这工作上的事情就好交差了。

        井上纱纪像小鸟一样扑进蒲友怀里,蒲友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

        还是那句话,咱老牛吃着嫩草了,这是骄傲啊。

        “站长!”

        “站长!”

        张继军和吴泽两人同时跟蒲友问候。

        “走吧,我们回去,工作待会再谈。”蒲友的脸上没有任何怒意,一直都笑眯眯的。

        “好的。”张继军和吴泽都点着头。

        两人跟在蒲友身后,张继军小声问:“钟科长,你这一次帮站长赚了多少钱?”

        张继军可是都跟蒲友说了,军统分子死了,军统内线也没有抓到。

        蒲友在电话里面那是生气的很。

        张继军都在想了,今天在站台上,蒲友见着他了,肯定至少骂他一个狗血淋头。

        而张继军没有想到,站长根本都不谈工作了,心情无比畅快。

        于是,张继军就判断,一定是钟科长替站长狠狠大赚了一笔。

        张继军太了解蒲友这个老鬼子了,他把钱看的比工作还重要。

        要不是暴赚一笔,他不可能像现在这样。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太原那边的龟田。”吴泽也不隐瞒。

        眼前越让张继军知道自己对蒲友的重要性,他越不会轻易动自己。

        “龟田?”张继军一听,那自然是一点都不陌生。

        蒲友开了个口罩厂,被龟田以职权给垄断了客户,然后龟田把价格压很低,蒲友的口罩厂都成为了龟田的免费劳力了。

        蒲友为此事很发愁,请教了原来的马万鹏,马万鹏无法解决。

        蒲友也跟情报科的李木和张继军说了,这两人也都无能为力。

        眼前这状况,钟科长一出马就给解决了?

        也不对,不对。

        如果仅仅只是帮忙解决口罩厂的危机,对于蒲友来说,不过只是利润重回罢了,他还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激动。

        于是,张继军便是怀疑,钟科长肯定另外还有招。

        吴泽一看张继军的表情,就知道张继军了解龟田了,他轻描淡写说道:“我就是随便给站长出了一个黑招,把龟田太君的钱全部骗光了。”

        张继军一听,直接目瞪口呆!

        他虽然不在太原那边待过,但却知道太原那边的油水比23号站这边丰厚多了。

        龟田那么精明的小鬼子,居然被钟科长出主意骗光了家财。

        难怪蒲友那么激动高兴,连工作都不谈了。

        厉害,张继军不得不佩服这个钟科长,连马万鹏和李木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他轻易就给解决了。

        与此同时,张继军的心中也在想,只要钟科长还在23号站,还能帮蒲友赚钱,就能够哄住蒲友,这对于张继军以后做事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也更加的警示张继军,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千万不能做掉钟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