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马脚

第一百五十一章 马脚

        23号站情报科

        “张副科长,经过两天的抓捕,一共抓回来三十九人,他们的家属大都也都抓回来了,这是名单。”一个情报科员紧张递给张继军名单。

        张继军接过名单一看,狠狠一拍桌子:“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四十六个人,抓回来三十九个人,跑了七个!”

        如果只是跑一两个,那倒还好点,可这一下子跑了七个,问题就很严重了。

        跑的人越多,从概率上面来说,八路卧底跑掉的概率也更大。

        要是没法从抓到的三十九人里面找出八路卧底的话,那怎么立功啊。

        “科长,主要是行动没有统一啊。”情报科员小声解释,“你先让我们抓当天接触过的军统分子的人,我们行动了,你后面又才让把全部接触过军统分子的人抓起来,这行动之间有时间空当,肯定有人听见了风声,提前就跑……”

        啪!

        张继军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等站长回来了,你去跟站长这样解释,行不行?”

        张继军当然也知道,行动之间有时间空当,这是打草惊蛇了,乃是跑掉七个人的关键问题所在。

        但现在人已经跑了七个,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情报科员低着头不说话,他哪敢呐。

        “虽然跑了七个人,但外面的封锁线很严,他们跑得了一时,跑不了太久。”张继军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发布他们的通缉令,让下面的据点堡垒庄协助一下抓捕行动。”

        23号站外围很大一片区域都是占领区,哪怕有人跑了,他们没有路条和手续,也决计跑不远。

        怕就怕……有人投了八路。

        或者是,根本就是八路卧底跑了,张继军现在也只能尽量不去想这个。

        三十九个人,从概率上面来讲,抓住八路的概率还是不小。

        特别是当日接触过八路分子的人,一个都没有跑掉,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情报科员去了。

        张继军低着头,继续仔细看名单了。

        他主要是看跑掉人的名单,他要分析一下,其中有没有可能有八路卧底。

        很快,张继军注意到了便衣队小组长阿二。

        根据这跑掉人的资料讯息里,这些人虽然是跑掉了,但他们的家属一个都没有跑掉,都被抓回来了。

        而这个阿二有点特殊,他的家属一个都没有逮到。

        更加让人怀疑的是,他的老父亲面临抓捕的时候,居然服毒自尽了。

        这个服毒自尽,让张继军很是怀疑。

        于是,张继军把这个阿二当做重点怀疑对象。

        等人抓回来了,重点审问。

        理了一下思路,张继军便是来到了审讯室。

        审讯室里,一片哀鸿遍野,一片人间地狱景象。

        被抓回来的三十九个人,都开始用刑了。

        有的被鞭子抽打,有的被烧红的洛铁烫,有的被穿刺指甲等等。

        人太多,根本没有时间跟这些人废话,直接用刑,直到肯说为止。

        当然了,也许折腾到最后,也没有什么收获。

        那也没关系,反正这些人全部都是要死的。

        “张副科长,有人招了。”一个情报科员拿着资料走过来。

        张继军瞟了一眼,面无表情:“不是我要的,继续审!”

        这资料里面写着被审问的人偷偷干着走私买卖,但这根本不是张继军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八路卧底!

        张继军在这里坐镇,接到了更多的招供供词。

        这些供词都是这些人扛不住酷刑,招供的罪。

        有走私的,有倒卖的,还有贩卖人口的等等。

        甚至,还有一些荒谬的招供,比如搞破鞋,拉皮条。

        这可真是林子大了,啥鸟都审出来了。

        审问了一整天,审死了五个人,张继军没有拿到想要的。

        但他根本都不急。

        八路的骨头硬,肯定不可能很快就招,要有耐心。

        深夜里,审问工作还在继续。

        张继军打了个哈欠,走出了审讯室。

        他点了烟卷,抽了几根,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满天星斗,没有月亮。

        ……

        后勤科的办公室仍然是一片通明,由于工作量加大了,后勤科的人都在拼命加班。

        到了深夜,吃宵夜的时候,后勤科的人聚在了一起,开始议论起来:

        “这站长可真是厉害啊,表面上是要筛选情报科长,没有想到,这却是一个陷阱。”

        “是啊,幸好我当初没有去情报科那边吧,不然现在我也是情报科审讯室里的一员了。”

        “我今天路过情报科审讯室那边,天呐,里面的惨叫声音实在是太惨太惨了。”

        “如果可能的话,一辈子都不要进去那种地方。”

        “你说这话真是有病,谁tm愿意进去那种地方!”

        ……

        蒲友要钓鱼,几十个人被抓去情报科审讯室受刑了,终于还是有人醒悟了过来,这是蒲友在钓鱼。

        “行了,还是少议论两句吧。”王大毛说道,“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完成钟科长交给我们的任务,任务完不成,钟科长的狠辣,未必就比情报科审讯室逊色呢。”

        “我说兔子,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在我们面前提起钟科长好不好,你是成心给我们制造压力吗?”有人对着王大毛发着牢骚。

        “我哪敢给你们制造压力啊。”王大毛道,“钟科长让我招八个人,我才招了两个,还差六个名额,你们谁帮帮忙……”

        王大毛的话没有说完,一干人都散去了,各自做事。

        开什么玩笑,没看见大家都忙的焦头烂额嘛,谁有闲暇帮你招人啊。

        王大毛吃了宵夜之后,便是去喂狗了。

        钟科长走的时候,可是跟他嘱咐了,必须照顾好后勤科的狗。

        他先把狗牵出来溜了一下,然后牵了回去。

        给狗喂了食物之后,王大毛激动了。

        等了这么多天,张继军这个家伙终于露出了马脚。

        王大毛表面上遛狗,实际上是在确认。

        在指定的地方,军犬嗅到了张继军的味道。

        这个指定地方可不是随便乱挑,张继军如果是军统,他就必须想办法搞清楚这里的情况。

        只要他来过这里,不管他多么小心,甚至把脚步都抹除掉,但他的气味可抹不掉。。

        第二日,王大毛借着去招人的由头,急匆匆离开了。

        跟吴泽接头了,王大毛神情亢奋,像打了鸡血一样:“露馅了,露馅了,张继军这只老狐狸,他终于露出马脚了,我牵着狗闻着他的味了,可以确认,他就是军统内线。”

        虽然王大毛很痛恨张继军,但这并不影响确认了张继军是军统内线之后,王大毛心中的高兴。

        张继军是军统了,那么就可以借助军统之手实施搞小鬼子飞机的计划了。

        弄好了,自己这边连白糖都可以省略了。

        “确定他是军统内线吗?”吴泽多问了一遍,这是绝对不能出错的。

        “确定。”王大毛重重点着头,看着吴泽:“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把白糖就能够搞小鬼子飞机的事情透露给张继军,是不是咱写一个字条,然后找个巧合,丢在张继军回家的路上……”

        王大毛话没有说完,吴泽就摇着头:“你这办法看上去是个好办法,但这会引起张继军的警觉的。”

        “这办法也有漏洞吗?”王大毛狐疑看着吴泽。

        其实,这是王大毛这些日子绞尽脑汁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在他看来,写一个字条,神不知鬼不觉的丢在张继军回家路上,张继军偶然捡到了,张继军肯定会拿回去试一试。

        一旦试验成功了,张继军肯定会想办法用白糖破坏鬼子飞机的。

        怎么在吴泽这里了,它不行了呢。

        “你这办法没有漏洞,但你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你是张继军的话,你回家的路上,你看见一个纸团了,你会不会去捡?”吴泽反问王大毛。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吧。”王大毛想了想说道,“我可以把纸团弄的特殊点,吸引张继军去捡。”

        若是把纸团弄普通了,张继军可能不会理会。

        但弄的特殊点,张继军就会捡了。

        “你把纸团弄特殊了,这不就成为疑点了吗?”吴泽道,“一般情况下,谁闲着没事干这活儿。”

        “那我把纸团弄普通,每次张继军回家都可以看见,他总得捡吧。”王大毛抓了抓头皮,有些嘴硬。

        “那行吧,我们就算你把纸团弄普通了,张继军第一次就捡了。”吴泽道,“你又站在张继军的角度来考虑一下,你随手在路边捡到一个普通的纸团,而这普通的纸团上面记载着一个惊天的情报,它可以以极小的代价重创日军的机群,张继军他是不是就得马上警觉起来,谁会把如此惊天的消息写在一张纸团上,还随手乱扔,这样一来,张继军……”

        吴泽的话没有说完,王大毛彻彻底底败下阵来了。

        他已经服气了,这个办法是真的不行。

        王大毛询问吴泽:“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既然吴泽都说了,要用白糖重创鬼子飞机,还要借着军统之手干,那么他肯定胸有成竹了,这消息怎么传递给张继军了。

        “让我们的上级去做。”吴泽道。

        “让我们的上级去做,什么意思?”王大毛不明白。

        “就是白糖可以重创日军飞机此事,让我们的上级想办法透露给军统那边,军统那边知道消息了,他们肯定得试验,一旦他们试验成功,张继军作为23号站的重要军统内线,肯定也会接到这样的任务。”吴泽说道,“如此一来,这消息张继军是从他的上级那里得到的,不是我们直接传输给他,如此一来,我不会有任何的警觉了。”

        “高明,真是高明啊。”王大毛立刻赞道。

        王大毛这时候也明白了吴泽的另外一层意思,在23号站这边,不管用什么办法把这消息传递给张继军,都会留下痕迹。

        张继军有可能会怀疑有人想要利用他,以白糖来对付鬼子飞机。

        他会试图把此人找出来。

        如此一来,不利于吴泽的潜伏。

        “张继军那边,以后你就不要管了。”吴泽道,“后勤科被张继军抓走了八个人,空了八个职务,你现在招募了几个人了?”

        “才两个人。”王大毛回答道,“这八个职务都很重要,太不好招了,要不……”

        “要不怎样,你是不是想要从我们这边安排人进来?”吴泽打断了王大毛。

        “是的,我们正好可以多安排人手进来,后面……”王大毛说。

        “后面怎样,后面帮忙增加暴露的风险吗!”吴泽再次打断了。

        这进来的人越多,暴露的风险就越大。

        “那,那还有六个人……”王大毛迟疑看着吴泽。

        “这六个空位你就留着,张继军那边会把人给我送过来的。”吴泽道。

        “张继军把人送过来?”王大毛不太明白吴泽的意思,张继军是执行蒲友的命令,人都被抓去情报科的审讯室了,张继军还能把人还回来?

        “你也不想想,我们要借着张继军之手搞鬼子飞机,而张继军的人想要动手,肯定得派人安进我们后勤科他才有机会……”吴泽还没有解释完。

        王大毛恍然大悟:“对对对,你说的对,你说对。”

        王大毛还以为张继军会把抓走的人还回来,还是吴泽一语中的。

        张继军到时候想要动手,就必须在后勤科安插军统的人。

        这留的六个名额,就是给军统机会啊。

        这么一搞,张继军都不会有任何怀疑。

        吴泽这一招配合,简直天衣无缝。

        “战俘营那边,你打探的怎样了?”吴泽又问。

        “搞了部分情报,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王大毛回答。

        “把搞清楚的,说给我听听。”吴泽道。

        “那里面主要关押的是嫡系两个师的战俘,分别是27师和72师,他们都是忻口会战的时候,被第四旅团第三联队硬是打垮的嫡系师。”王大毛回答道。

        “还有没有?”对于这个,吴泽很淡定。

        《亮剑》电视剧里面,山本一木训练特工队,在这个战俘营用战俘进行徒手杀人训练。

        那时候的魏大勇,就是这两个师的。(之所以写这两个师,是电视剧的字幕上面写的是魏大勇是嫡系27师中士班长,而赵刚介绍他的时候,又说他魏大勇是七十二师的。)

        “还有,最近那边的战俘被挑选出来一部分,天天居然给吃饱饭了,这简直是稀奇事了。”王大毛又说道。

        “战俘为什么可以吃饱饭,这事儿你别打听了,这批战俘接下来要被用来做什么,你也别打听。”吴泽道。

        吴泽可以预料的出来,这是山本一木的特工队不久以后就要进行徒手杀人训练了。

        用弱鸡来训练,是起不到训练效果的。

        把弱鸡养健壮了,才可以起到真正的训练效果。

        特种部队的训练,那是一点马虎不得。

        要不然,以一当十甚至当百的士兵是怎么来的。

        王大毛一听,忍不住问道:“莫非这些战俘是鬼子用来秘密训练的吗?”

        “应该是的。”吴泽点着头,“我说过,鬼子的秘密训练你碰都不能碰。”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王大毛重重点着头。

        “对了,这战俘营里面有我们的人吗?”吴泽询问道。

        “你问的是战俘之中,还是战俘营的皇协军之中?”王大毛狐疑。

        “都问。”

        “这个不清楚,恐怕得询问一下上级,怎么了?”王大毛道。

        “那你询问一下上级,看这战俘营里面有没有我们的人,如果没有的话,得尽快想办法安插进去。”吴泽道。

        “你是想要打这战俘营的主意?”王大毛若有所思。

        “嗯。”吴泽也不隐瞒。

        “好的,我记下了,我回去就跟上级沟通。”王大毛点着头。

        ……

        第十八集团军总部

        “总参谋长,老鹰呈递绝密情报。”28团长丁伟亲自来总部呈递情报。

        总参谋长接过情报,打开一看,表情露出赞许:“厉害,真是厉害啊!高明,真是高明啊!”

        张继军竟然是军统内线,这渗透本事厉害。

        吴泽让把白糖消息通过总部这边传递,他就不会有任何被张继军留意的可能,这是高明。

        至于老鹰询问战俘营有没有八路卧底,这个没有。

        但既然老鹰那边要求了,总参谋长这边会尽量安排尝试。

        不过希望不大,战俘营那边关押的虽然是国军那边的人,但也是中国的国防力量。

        若是能够营救出来,也是有利于统一抗战的。

        总参谋长曾经尝试过,但付出了几条人命之后,也只能作罢。

        面对总参谋长的喜悦。

        丁伟知道自己不该多问,他没有开口。

        “丁伟啊,你回28团去吧,记住了,白糖给我看好了。”总参谋长写了绝密回信,递给对丁伟道,“一旦老鹰那边有需要,你马上交接。”

        “是。”丁伟朝着总参谋长敬礼,然后退出了。

        总参谋长连忙过来跟副总指挥道:“老彭,你看,好消息啊。”

        副总指挥接过了总参谋长递来的情报,表情也很吃惊:“真是没有想到,23号站情报科副科长张继军竟然是军统内线,而吴泽居然已经棋高一着毫无破绽的确认了他的军统内线身份。”

        “是啊,张继军能够跟李木周旋那么久,定然也不会等闲之辈,而吴泽才过去没多久,就确认了他的军统内线身份,吴泽的能力,比我们想象之中还要优秀啊。”总参谋长道。

        “吴泽这是想要打战俘营的主意,我记得你曾经尝试过派人去卧底,都失败了,是吗?”副总指挥对总参谋长道。

        虽然这嫡系27师和72师被坂田联队打垮了,但并不能说这些战俘没有战斗力,主要是指挥上面出了大问题。

        若是能够把这些战俘营救出来,也是有利于统一抗战战线的。

        “那边好像有绝顶高手,我现在都还没有想出来,我派过去的那几个人究竟是怎么暴露了的。”总参谋长点着头。

        也正是因为总参谋长感觉那边有绝顶高手,他认为再派人去那边潜伏,估计都是送死,所以也就没有再继续了。

        “既然吴泽要救这些战俘,想要打入进去,他应该想的是里应外合,我们得配合他。”副总指挥说道,“你难道没感觉出来吗,吴泽似乎已经掌控了此人的底细了,要不然,我不会想要打这个战俘营的主意。”

        “嗯,我感觉出来了,所以我认为有必要配合一下他。”总参谋长嗯着。

        他甚至还能够感觉的出来,吴泽救这批战俘,肯定不是表面上营救那么简单,他肯定还有别的打算。

        “那就配合一下他吧,再派人打进去。”副总指挥道,“这一次,换个方式,以战俘的方式进去。”

        “嗯,好的,我安排一下。”总参谋长点着头,道,“老彭,通过我们这边朝军统那边透露白糖可以重创鬼子飞机的信息,我是这样想的……”

        要把白糖能重创飞机的消息透露给军统那边,这也是一个技术活儿。

        得有伪装和掩护,不能让军统那边知道,这消息是第十八集团军传递过去的。

        要不然,军统那边把活儿一干,转手把第十八集团军一卖,说这事情是第十八集团军派卧底干的。

        到时候,这鬼子的怒火可就朝着第十八集团军倾泻过来了。

        祸水东引的事儿,军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干了。

        “嗯,不错,就这么来吧,你亲自去做。”副总指挥听了,表示认可。

        “好,那我就亲自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