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老李欺负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 老李欺负人

        第十八集团军总部

        “总参谋长,28团递上来绝密情报。”

        一个参谋急匆匆走过来,递给总参谋长绝密情报。

        总参谋长接过绝密情报,打开一看,眉头立刻一顿。

        星火这位同志居然还活着!

        对于星火,总参谋长印象很深刻。

        早年间,129师386旅陈旅长做情报工作的时候,星火和陈旅长是搭档。

        星火的情报能力很强,和陈旅长一块破获了很多重要情报。

        只可惜,鬼子打进来不久,星火不幸遭到军统的抓捕。

        这些年来,总参谋长虽然没有停止过和那边交涉,但一直都是碰壁。

        岂止是星火,现在战火已经烧遍了这片土地,委园长表面上说统一抗战,而很多八路优秀人员却仍然以政治犯的名义被国军那边关押,不予释放。

        没有犹豫,总参谋长连忙找到了副总指挥这里,把绝密情报递给了他。

        副总指挥接过一看,眉头也是一顿,看着总参谋长:“你是怎么想的?”

        “我准备去找一下386旅的陈旅长。”总参谋长说道。

        “嗯,你去吧。”

        ……

        新一团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旅长给你们找来了一个教官,名叫周卫国,是从新四军那边用两门大炮换来的。我已经收到消息,这个周卫国很快就要到了,等人过来了,你们都得给我使出全部的实力来,我倒要看看,咱这两门大炮换的值不值?”李云龙把孙德胜等人召集了起来。

        本来呢,旅长要给新一团找一个教官,老李那是打心眼里高兴呀。

        可是,后面老李才知道,这个周卫国是旅长跟总部申请,拿了两门大炮跟新四军那边换来的。

        如此一来,老李的心里头就有点那什么了。

        这样一来,这还是奖励吗,这不成做生意了吗?

        既然是做生意了,那么老李也得看看,这生意是赚了,还是赔了。

        毕竟,这两门大炮也是从咱老李手里拿出去的啊,可不能做了赔本生意。

        至少,他周卫国得先有能力把孙德胜这些人给比下去。

        孙德胜等人一听,顿时间议论道:

        “团长,咱这样合适吗?”

        “团长,钟副团长都说了,等周教官过来了,我们必须得尊重他,这这样,不太好吧?”

        “团长,你都在旅长面前保证了,一定会好好对待周教官,人家一来,咱就这样,要是把人得罪了,人走了,旅长问罪的话,你担待的起吗?”

        ……

        面对孙德胜等人的议论,李云龙大嗓门一吼:“这有什么担待不起的,这笔生意旅长要是做亏了,回头我还得跟他说道说道呢。”

        孙德胜等人见李云龙想要跟旅长说道说道的样子,也都很识趣的不揭短。

        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嚷着敢跟旅长打一架,结果被旅长逮了个正着,当场就老虎变小猫了。

        自己受了气没地方撒,就找人家虎子当出气筒。

        说曹操,曹操就到。

        虎子飞快跑来了:“团长,新四军的教官周卫国到了。”

        “听见了吧,人来了,你们都给我准备一下。”李云龙丢给孙德胜等人一句,然后连忙跟着虎子去迎接。

        李云龙一眼看过去,周卫国的个子不高,身体也没有那么壮实,甚至还有些单薄的样子,这第一印象,李云龙给的分就不高。

        他不由得的在心中念叨:两门大炮就换来一个这,旅长别真是把生意做亏了吧?

        “李团长,你好,我是新四军周卫国。”周卫国朝着李云龙敬礼。

        李云龙回礼:“周卫国,欢迎你来到我新一团当教官。”

        “李团长客气了。”周卫国说。

        “那我们来点不客气的?”李云龙顺坡下驴。

        “李团长的意思是……”

        “走,我先带你去见见你要训练的士兵。”李云龙带着周卫国来到了孙德胜等人的面前,对周卫国说道:“你看,这就是我新一团挑选出来的最厉害的老兵了,他们各有所长,这位是孙德胜,这位是王根生,这位是王喜奎……”

        给周卫国一一介绍完,李云龙朝着周卫国笑道:“周卫国,你看我给你挑选的这些士兵怎么样?”

        “李团长,你有话就直接说。”周卫国看出来了,这个新一团长李云龙想要考验他。

        周卫国在来这边的时候,就提前了解了一下新一团长李云龙。

        此人打仗是把好手,但性格桀骜不驯,不太好相处……其实,也不是不太好相处,要跟他相处下去,前提得让他先看上眼。

        “周卫国,我听旅长说,你是从d国留学回来的特种教官,你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好像还拿到了第一名,是吧。”李云龙看着周卫国。

        “李团长,你直接点吧。”

        “好,周教官真是快人快语啊,那我也不磨叽了。”李云龙立刻把孙德胜拉了出来,“你们俩比划比划。”

        “团长,这,这,不好吧,这拳脚无眼,这万一失手……”孙德胜有点担心的看着李云龙。

        孙德胜倒是不担心周卫国把他打着了,反正他皮粗肉糙无所谓。

        而这周卫国看上去身体单薄,闹不好连一拳都扛不住。

        这打起来,拳脚不长眼睛,这万一一拳头把打出毛病来,旅长怪罪下来,孙德胜其实不在乎什么,主要是替团长担心呐。

        “孙德胜,战场上不见你怂,你现在别给老子丢脸。”李云龙打断了孙德胜,然后看着周卫国:“周教官,麻烦你手下留情啊。”

        “好说,好说。”周卫国点着头,看着孙德胜:“咱是怎么来,拳脚,还是用木枪?”

        “看你吧。”孙德胜说。

        “那行吧,我喜欢速战速决。”周卫国随便从地上捡了一根尺长的脆弱树枝,道:“这就算是刺刀或者是匕首吧。”

        “我也不占你便宜。”孙德胜也捡了一根差不多的树枝当做马刀,然后大吼一声,朝着周卫国扑了过去。

        孙德胜是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勇士,招式快狠准,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取周卫国面门。

        周卫国身材虽然单薄甚至是个子不高,但也有优势。

        他的身体迅速一低,一个巧妙的闪避动作,从孙德胜的腋下钻了过去。

        而钻过去的中途,周卫国手上的树枝从孙德胜的心脏部位刺了去。

        咔嚓!

        树枝断裂了,连孙德胜的衣服都没有刺破。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孙德胜的动作徒然一顿,表情满是骇然。

        如果周卫国是他的敌人,手里拿着的是刺刀或者匕首,那么孙德胜已经被捅了个透心凉。

        一招!

        仅仅只是一招,孙德胜就败了。

        “孙大哥,承让了。”周卫国朝着孙德胜道。

        “周教官,厉害,我孙德胜服。”孙德胜脸上颇有些忏愧,本来都还担心不小心打伤对方,结果呢,对方一出手,一招就让自己落败了。

        “团长,给你丢人了。”孙德胜不好意思对李云龙道。

        “不丢人,不丢人,哈哈哈,不丢人。”李云龙哈哈哈大笑,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孙德胜的拼杀能力在新一团是排行前列,周卫国一招就让孙德胜落败,这足以说明旅长的生意做的不亏了。

        这两门大炮啊,换的值。

        李云龙朝着掌心吐了口唾沫,然后对周卫国道:“周卫国,来,我们比划比划。”

        没错,老李的瘾也来了,他也想要跟周卫国过过招。

        “李团长,我们就……”周卫国的话没有说完。

        突然,一个雷霆一样的声音吼了过来:“好你个李云龙,你这是干什么!”

        李云龙一听这声音,立刻一惊,连忙一回头,果然是旅长满面怒火过来了。

        “哟,旅长,你怎么来了,旅长,你怎么来了?”李云龙连忙屁颠屁颠过去,满脸堆笑。

        旅长照着李云龙的屁股就是一脚踹过去:“我之前是怎么跟你小子说的,人家小周过来了,让你好生伺候着,你就是这么伺候的吗?你都摆开架势了,你是不是要把人家打一顿啊?”

        新四军的周卫国今天到新一团,旅长也抽空立刻过来了。

        这一来嘛,显示出386旅对周卫国的重视。

        二来嘛,旅长深知李云龙这小子的性子,一旦让他知道给了新四军两门大炮,这小子肯定得闹出幺蛾子来。

        果不其然,幸好自己赶过来的及时啊,要不然,这都打起来了。

        “哪里,哪里,旅长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李云龙连忙笑道,“我就是想要跟周教官切磋一下,不是要打架。”

        “旅长。”周卫国朝着旅长敬礼,然后也说道:“你误会李团长了,我们之间真的是准备切磋一下,不是李团长找我麻烦。”

        “旅长,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周教官都……”老李一听,立刻就被装进去了。

        这周卫国肚量大,不小肚鸡肠,还帮自己说话,这样的人,回头一定要跟他好好喝几杯。

        “你闭嘴!”旅长瞪断了李云龙,然后认真看着周卫国:“小周,这个李云龙爱欺负人,你要是受了欺负,你别怕,你跟我讲就是了,看我怎么削他!”

        “旅长,李团长真没有欺负我,你真的误会了。”周卫国再次肯定的回答。

        “李云龙,这真是切磋?”旅长这才扭头看着李云龙。

        其实,旅长看出来了,李云龙这小子是想要给周卫国下马威考验周卫国。

        “旅长,我李云龙的话在你心里,信任度就这么低吗……”李云龙话没有说完,旅长又是一脚踹过去:“你可拉倒吧,我宁可相信这世界上有鬼,都不相信你这张破嘴。你给我老实说,你昨天又干嘛去了?”

        “我昨天没干啥呀?”李云龙装着傻。

        “那好吧,把你意大利炮的炮弹给我拿出来清点一下,我看是不是少了几发!”旅长面色一凌,准备公事公办。

        李云龙挨不住了,连忙陪着笑:“旅长,我昨天就是手痒,拿着意大利炮干了点副业,挣得不多,也就捞了一个营的武器装备。”

        “李云龙,我恭喜你发财了啊。”旅长突然就笑了。

        “旅长,我懂,我懂。”李云龙连忙说道,“我留下一个连的装备,剩下的缴获都给你送旅部去。”

        “这还差不多。”旅长道:“不过,李云龙,你给我记住了,不准再给我擅自行动。”

        “是是是,旅长,不敢了,我不敢了。”李云龙连忙端正态度。

        “把饭准备好了吗?”旅长问李云龙。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早准备好了。”李云龙连连说道。

        “小周,那就先吃饭吧。”旅长对周卫国道。

        “好的,好的。”周卫国点着头,亲眼见识李云龙用几发炮弹就能够搞一个营的武器装备,周卫国对这个李云龙的能力还是颇为震惊的。

        主要是震惊这个李云龙果然像资料里面说的那样,总是爱违抗上级的命令。

        旅长明明都不准他擅自行动了,却还带着重武器出去行动。

        这要是在新四军那边,早就被处分了。

        而在386旅这边,旅长只是让李云龙上缴大部分缴获,就不打算追究了。

        周卫国都感觉的出来,旅长这话也只是场面话,李云龙后面若是发现战机了,肯定还会瞒着上级擅自行动。

        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云龙能有这样的“自由”,肯定跟旅长的“纵容”有一定关系。

        周卫国顿时间对386旅这边有了“自由”感。

        没错,就是自由感。

        新四军那边的纪律抓的太严格了,386旅这边,旅长的御下方式很独特,这样一来,周卫国要是有什么想法了,肯定也会很“自由”。

        周卫国跟着李云龙旅长到了吃饭的地方,桌子上摆的都是白面做出来的食物,甚至还有蔬菜炒肉。

        这样的伙食,对于艰苦的新四军来说,简直太奢侈了。

        “周教官,来我新一团了,就不要客气,把这里当成是你的家。”李云龙给周卫国倒酒。

        “李团长,你们新一团的伙食是一直这么好,还是……”周卫国虽然已经提前查了新一团的资料,知道新一团现在是第十八集团军最富裕的团了,但还是忍不住询问。

        “周教官,要不是旅长打劫,我们团的战士每顿吃肉都可以吃到撑!”李云龙吹牛皮说道。

        旅长骂道:“李云龙,你小子的思想觉悟什么时候才能有所长进,什么叫打劫,咱第十八集团军这么多人都饿着肚子,就你他娘的天天大鱼大肉吃着,你觉得这合适吗?”

        “这怎么就不合适了,你旅长不常说么,有本事就活该吃肉,没本事连汤都喝不上……”李云龙话没有说完。

        旅长一拍桌子:“看把你给能的,要不是……你给我闭嘴。”

        周卫国虽然是信得过,但还是不宜让他知道吴泽。

        你李云龙要不是有吴泽帮忙,你新一团现在还嗷嗷待哺呢。

        “周教官,这个东西你先看一下。”钟志成把吴泽写的东西递给了周卫国。

        周卫国接过一看,刚开始的时候,这表情还算正常。

        因为这前面的东西,他在d国军校学习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但看到后面的时候,周卫国的神色显得无比凝重起来。

        这后面很多东西,周卫国虽然仅仅只是第一次见着,都没有实践,他就已经意识到了其价值。

        这后面的理论价值,甚至都超越了d国军校。

        “怎样,小周,莫不是觉得这训练计划有问题吗?”旅长看着周卫国的状况不对劲。

        “旅长,这训练计划是谁写的?”周卫国压下心中惊讶问。

        “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是最高机密。”旅长摇着头。

        “怎样,周教官,莫不是你发现这里面有漏洞?”李云龙狐疑凑上来。

        “没有,李团长,这训练计划太完善了,比我在d国学的东西还要好。”周卫国说道,“如果按照这方法训练出特种部队,那么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特种部队。”

        “哈哈哈,那是肯定的,也不看这是谁写出来……”李云龙哈哈大笑,眼看着就要开始吹牛了。

        旅长一瞪眼:“李云龙,你给我闭嘴。”

        “周教官,特种部队的训练,以后就交给你了,有任何需求,尽管跟李云龙提。”旅长道,“李云龙办不到的,就跟我说。”

        “好的,旅长。”周卫国点着头。

        特种训练需要不少武器弹药,也需要大量的营养。

        这些新一团都具备,眼前暂时是不缺,毕竟先只训练十个人。

        李云龙凑上来:“周卫国,你再好好想想,这训练是不是还缺点什么。”

        “如果真要说还缺什么的话,缺电台……”周卫国说。

        他其实不想开口,电台可是战略物资,第十八集团军也只配备到师旅一级。

        可特种部队作为战略级别的存在,也应该配备电台。

        周卫国的话没有说完,李云龙立刻对旅长说道:“旅长,你可是听见了啊,周教官说缺电台。”

        “知道了,我会跟上面申请的。”旅长点着头,哪里还不清楚李云龙这小子的小九九。

        这就是李云龙变着法儿要电台呗。

        有了电台也好,以后你李云龙有个什么状况,我这个旅长也不至于连你小子的影儿都摸不着。

        “团长,旅长,总参谋长来了。”几人吃饭到中途,有人跑来汇报。

        一听总参谋长来了,旅长李云龙等人连忙起身去迎接。

        周卫国也跟着去了,他有些受宠若惊,自己过来新一团这边,连总参谋长也来看自己了吗?

        “总参谋长,你怎么来了?”旅长等人给总参谋长敬礼了,旅长狐疑询问。

        总参谋长连一个通知都没有,突然来到新一团,总不是要过来突击检查新一团吧。

        “这就是新四军的周卫国吗?”总参谋长没有回答旅长,而是看着周卫国。

        “总参谋长好!”周卫国敬礼。

        “不错,是个挺精神的小伙子!”总参谋长笑道,“周卫国啊,这特种部队革新战法能不能收到成效,看你了啊。”

        “卫国定不辱使命!”周卫国铿锵道。

        “你们正在吃饭吧,那你们先吃饭,我找陈旅长谈点事情。”总参谋长道。

        “周卫国,你今天可真够意思,没在旅长面前打我小报告,以后你就是我李云龙的兄弟了,来,干了……”李云龙也磨叽了,立刻拉着周卫国就回去喝酒了。

        领导们的大事,咱老李就不去琢磨了。

        “李团长,你太客气了,以后叫我小周就行了。”

        “那你以后也别叫我李团长了,叫我老李。”

        ……

        李云龙和周卫国两人开始在酒桌上称兄道弟。

        另外这边,旅长也和总参谋长到了没人的偏僻房间。

        “总参谋长,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吗?”旅长肃穆询问。

        一般不是重要状况,总参谋长是不会轻易离开总部的。

        “你还记得星火吗?”总参谋长直接问了。

        “我当然记得,当初在上……”旅长点着头,话没有说完,想起来什么,他惊诧看着总参谋长:“莫不是星火有消息了?”

        “是的,星火有消息了,他还活着。”总参谋长点着头。

        “他此刻在哪里?”陈旅长迫不及待的询问。

        “他的状况不太好,之前被军统抓捕了,一直杳无音信,就在不久之前,28团的老鹰传来紧急情报,说他被23号站情报科的人当做军统分子送到了蒲友手里。”总参谋长说。

        “被当做军统分子送到蒲友手里?”旅长一听,眉头皱着:“他不是被军统抓捕了吗,怎么又被当成军统分子了,莫非……”

        “我估计23号站情报科有军统内线。”总参谋长道。

        旅长瞬间明白了:“星火被抓入军统,他肯定嘴很紧,什么都不肯说,于是军统内线利用他嘴紧的特征,做了一些欺骗行为,让他成为了军统的牺牲品。”

        “是的,大致应该是这样。”总参谋长点着头。

        旅长骂道:“这委园长的军统做事,真是太没有底限了。”

        “星火被抓的具体细节,我也知道一点,是关系到国军一批军火藏匿地点的情报吧。军统为了保密,把知道这消息的人都抓了。”总参谋长看着旅长。

        鬼子打进来,国军溃败的很快。

        很多军火物资带不走,要么选择就地销毁,要么选择地点藏匿。

        “是的。”旅长点着头,“当时的情况很紧急,他都没有来得及把情报传递给我。”

        “若是情报传递到你手上,估计你现在也不会站在我面前了。”总参谋长看着旅长,“你和星火之间,可有什么秘密的联络暗号或者是用语?”

        星火昔日的上线,也都牺牲了。

        现在,也只有看陈旅长这边了。

        “总参谋长,我虽然并不清楚23号站那边的情况,但星火既然被当成军统分子移送到鬼子手里了,估计营救的可能性很渺小了吧。”旅长说。

        “可能性是很小,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希望了,但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们还是不能放弃了。”总参谋长说道,“你现在也看见我第十八集团军的状况了,有了吴泽帮忙,我们的物资问题暂时是解决了,但跟日军作战,光靠吃饱饭,这还不够,手里还得有家伙。我们大批的部队手里,都还拿着上个世纪的简陋火器甚至是大刀长矛。星火知道国军一批军火物资的下落,不管有多少,若是能够起出来,对我军反围剿也有重大意义啊。”

        “我和星火之间,以前倒是经常有联络用语,不过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换……”旅长说。

        “最后那一次的联络用语,你告诉我。”总参谋长打断了。

        旅长就小声凑总参谋长耳边说了几句,另外,旅长还特意补充了几个手势。

        当不能用言语沟通的时候,他和星火之间用手势沟通一些简单的信任。

        总参谋长把这几个手势也都记了下来,然后对旅长道:“星火的事儿,你就别分心了,筱冢义男一旦腾出手来,肯定率先就要先收拾129师,你这边要做好准备。”

        “好的。”旅长点着头。

        总参谋长离去了,旅长走到李云龙这边:“李云龙,你给我好好的配合小周的训练,我走了。”

        说完,旅长转身就走。

        “旅长,你吃了饭再走啊。”李云龙说。

        “不吃了。”旅长离去了。

        “团长,可能是总参谋长跟旅长说了坏消息,会不会和……”虎子对李云龙说。

        李云龙打断了:“你他娘的不会说话,就别乱讲,滚!”

        虎子被李云龙骂走了。

        “小周,这酒我们还是少喝点吧,吃了饭,你下午就立刻抓紧时间训练吧。”旅长心情不好,虽然走了,李云龙也不敢大意了,酒也不敢多喝了。

        这要是不小心犯一个生活作风错误,旅长不正得拿自己当出气筒啊。

        “好的,好的。”周卫国点着头,也不喝酒了,开始吃面食。

        吃完了饭,周卫国立刻去抓训练了。

        李云龙亲自清点了一下昨天缴获的武器装备,准备亲自送往旅部。

        李云龙倒不是想要去跟旅长打听究竟是总参谋长跟他说了什么坏消息,主要是担心旅长忘记一件事:新一团的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