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五师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五师团

        轰!

        轰!

        轰!

        ……

        日军的飞机在天空盘旋,炸弹像下饺子一样落下来。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

        日军飞机上的机枪,也朝着地上的目标进行了疯狂的扫射。

        晚上的时候,日军的飞机不能过来释放它的淫威。

        天亮了,日军的飞机就像苍蝇一样盘旋到陷落堡垒庄的上空,尽情释放它们的威风!

        堡垒庄外面,凡是被日军飞行员认为可疑的地点,要么遭到炸弹的轰炸,要么遭到机枪的射击。

        第十八集团军各路队伍只能尽可能的减少白天的活动。

        这样一来,无异于增加了收获堡垒庄粮食物资的时间。

        而且,也给一些堡垒庄带来了喘息的机会。

        天空有飞机盘旋,庄外没有土八路了,堡垒庄便是派了伪军军队出庄找水。

        当然了,庄外的水源都尽可能的被破坏了,或者是接近水源的途中,有大量的障碍地雷。

        堡垒庄的伪军军队无法取得水源,除了天空有支援之外,地面上没有水源送过来。

        仅剩的堡垒庄失去了希望,彻底全部投降。

        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顺利将全部的堡垒庄收割完毕。

        第十八集团军总部

        “老彭,你看,这是我们从堡垒庄里面收获的物资清单,这暂时只是一个粗略的估算,具体数量,还需要点时间才能统计出来。”总参谋长高兴递给了副总指挥一份很长很长的清单。

        副总指挥接过清单,看着上面的物资数量,他的脸上也有着激动之色:“真是没有想到,我本来以为我军可以获得两个月的物资粮食呢,这都能支应三个月了。”

        有了这三个月的粮食物资,再加上第十八集团军自己的秋收,今年可以过一个温饱年了。

        部队也可以抓紧时间恢复元气,不出意外的话,大规模破袭战,明年就可以开始。

        “是啊,多亏了小吴啊,要不然,这个冬天我们都可能熬不过去。”总参谋长点着头,这二十几个堡垒庄的物资缴获,真的极大的解决了第十八集团军因为部队扩充太快而带来的物资紧缺弊端。

        “部队和老百姓的伤亡情况怎样?”副总指挥询问道。

        这物资清单上,并没有伤亡数字。

        “伤亡情况还好,部队伤亡七百零九人,老百姓伤亡了五百九十七人。”总参谋长说道。

        拿堡垒庄,没什么伤亡。

        水源断绝,堡垒庄陷入绝境,见着没有援兵送水,很快就都投降了。

        主要是鬼子飞机造成的伤亡,哪怕白天尽可能的躲藏,鬼子飞行员的眼睛太毒辣了。

        要不是因为布置了大量的虚假目标进行误导,这伤亡数字肯定还得翻几番。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鬼子飞机的数量不是很多,携带的弹药量有限。

        要不是正面战场牵制了他们太多的飞机,这个军民的伤亡数字肯定还得翻几番。

        “嗯。”副总指挥嗯了一下。

        这个伤亡数字其实已经非常非常少了。

        若是按照他之前的计划,部队强攻封锁线打通道路的话,那时候的伤亡数字起码得是五位数。

        而且,还得消耗大量的弹药物资。

        甚至,都不一定还能够成功。

        “老彭,堡垒庄的白糖数量和我们意料之中差不多,加上总部的白糖,总共是二百零一斤。”总参谋长道,“我已经派人悄悄送28团去了。”

        “跟国军那边接触,买到了白糖吗?”副总指挥询问。

        “还在商谈之中。”总参谋长说道,“但就算是能买,估计也买不了太多,白糖对于那边来说,也是很宝贵的。”

        “尽量多买点吧,接下来,筱冢义男肯定会尽快结束正面战事,然后集结兵力围剿我们。”副总指挥表情严肃,“但愿在筱冢义男的下一次围剿来临之前,吴泽可以重创鬼子的飞机。”

        “他筱冢义男想要早点结束正面战事,没有那么快,我们还有一点时间筹备。”总参谋长道,“吴泽的智慧如此厉害,他肯定可以提前重创鬼子的机群。”

        “还是不能大意了,下面的部队还是要尽快做好反围剿的准备。”副总指挥道,“哪怕鬼子没有了飞机,我们和他们军队之间的悬殊,依然是巨大的。”

        “我已经吩咐了下去。”总参谋长道。

        ……

        二战区长官部

        “阎长官,也许,我们不需要再把国民给第十八集团军捐助的物资冒险送过去了。”一个参谋走过来,激动对二战区最高长官老阎道。

        “哦,是吗,怎么回事?”老阎狐疑看着这个参谋。

        “根据内线传递回来的情报,第十八集团军断绝了文羊河上游的水源,文羊河下面二十几个堡垒庄缺水陷入危机,筱冢义男因为大部分兵力被牵制,再加上望儿山之战损失了不少的兵力,他无力救援二十几个堡垒庄……”参谋的话没有说完。

        老阎的眼睛瞪大了:“你是要跟我说,第十八集团军一举拿下了这二十几个堡垒庄吗?”

        现在正值炎热的夏季,不管是人还是牲口,那是一天都离不开水。

        第十八集团军断绝水源这一招,算得上是杀手锏了。

        堡垒庄,那是日军重要军粮来援,里面种植的大量的粮食庄稼。

        眼前,正值玉米和稻谷成熟了。

        第十八集团军一举拿下二十几个堡垒庄的话,肯定极大的缓解了物资紧缺的燃眉之急。

        如此一来,老阎这边也不用费心把物资给他们送过去了。

        毕竟,鬼子的封锁线防备森严,不是开玩笑的。

        “是的,内线报告,二十几个堡垒庄基本上都投降了。”参谋点着头,“筱冢义男无法救援堡垒庄,只好跟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岗村次宁申请了飞机轰炸,但第十八集团军尽可能的在晚上收割,损失也不大。”

        “太好了,这可真是太好了啊。”老阎重重一拳头砸在桌子上,“第十八集团军自己解决了物资问题,他们就可以继续帮我晋绥军牵制大批的日伪军了。”

        “阎长官,虽然第十八集团军自己解决了粮食物资短缺的危机,但国民的捐助物资……”参谋长看着老阎。

        “照单全收,我们的物资也很紧张。”老阎直接不客气说。

        “这样的话,会不会……”

        “先收着,我们先用。”老阎道,“后面他们要是能够突围了,那时候再给吧。”

        第十八集团军拿下二十几个堡垒庄,表面上是肥了一波。

        实际上,这将激怒筱冢义男。

        一旦筱冢义男腾出手来了,肯定就得对第十八集团军进行血腥围剿。

        这批物资现在送不上去,他们暂时也不缺,那就自己先用了。

        后面第十八集团军能够从筱冢义男的围剿里面生存下来,老阎肯定还是得扶持一下这个战友。

        “是。”参谋长应声退去了。

        老阎坐下来,点着烟,抽了几口,目光看向地图,他在思索,若是筱冢义男对第十八集团军展开围剿了,自己是按兵不动呢,还是在筱冢义男的身后狠狠来一下。

        按兵不动的话,第十八集团军被消灭了,接下来筱冢义男就得收拾他晋绥军了,而且他也失去了重创筱冢义男的战机。

        可是,若是在筱冢义男身后狠狠来一下,把筱冢义男弄疼了,要是鬼子的第五师团重新调回来,老阎就得尿裤子。

        第五师团乃是鬼子十七个王牌师团里面最能打的部队之一,号称钢军!

        昔日,第五师团半个师团就横扫晋省,老阎三十几个师吓得不敢应战。

        若是把筱冢义男弄疼了,第五师团重新调回晋省,老阎这日子根本都不需要过了。

        ……

        23号站

        “钟副科长,张副科长,我要跟着森田君去太原那边汇报一下工作,我不在站里,你们两位务必携手管理好23号站。”蒲友收拾了一下,对吴泽和张继军道。

        蒲友的钓鱼行为,还没有结束。

        那军统探子,现在依然还被蒲友放在了情报科的审讯室里。

        想要当情报科长的人很多,现在仍然还有不少人试图去撬开这个军统探子的嘴。

        表面上,蒲友很高兴这么多人愿意出力。

        暗地里,蒲友已经命人把这些人全部记了下来。

        他不在23号站,表面上是去汇报工作,实际上和深田大谷狼狈为奸去了。

        临走的时候,情报科的工作不能落下,所以还是让张继军暂时代理一下。

        “是,站长!”张继军和吴泽都肃穆应声。

        两者的心态,截然不同。

        张继军是高兴,蒲友走的好啊。

        蒲友走了,让他代理情报科,他虽然没有成功上位情报科长,但是也有权利接触到很多东西了,这很有利于军统后面的行动。

        而吴泽呢,则是担心。

        一方面,他担心的是蒲友的老婆井上纱纪。

        之前从蒲友家里出来,吴泽还是感觉不太对劲。

        虽然这些日子这女人没有露面,似乎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但吴泽知道,她仍然还在。

        另一方面,吴泽是担心这个张继军。

        吴泽倒不是担心张继军对自己造成什么直接麻烦,而是担心这个张继军真的是军统内线。

        吴泽对张继军的试探还没有结果,他已经隐隐感到了一张大网,笼罩在了张继军的头上。

        这张大网就是蒲友借着公干理由离开23号站去太原,蒲友让张继军代理情报科长。蒲友虽然不在23号站了,但对张继军的行为定然有人监视。

        一旦张继军有任何一点露出破绽的话……

        而这个张继军呢,似乎还浑然不知。

        或者是,张继军其实知道了这张大网,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吴泽担心,到时候这个张继军真暴露了,来个鱼死网破,闹不好得出什么幺蛾子。

        蒲友离开了,坐着他的小车走了,跟着一块走的,还有从太原下来的深田大谷。

        吴泽和张继军两人目送蒲友的小汽车消失在视野里,张继军对着吴泽道:“钟科长,我情报科的工作,后面还得需要你多多支持啊。”

        深田大谷走了,现在可以恢复对吴泽的职务称呼了:钟科长。

        “张副科长,李科长刚刚死,站长命你抓紧时间查军统内线,但凡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地方,你说一声就是了。”吴泽认真的说。

        “多谢钟科长配合了。”张继军微笑对吴泽道:“站长说了,任何人都可能是军统分子,我不止要查情报科的人,其他部门也都要查,钟科长,要不我们聊聊吧。”

        “站长的话没有错,那我们就单独聊聊吧。”吴泽很配合。

        吴泽和张继军两人到了没人的房间,张继军拿出了钟泽的档案,放在了吴泽的面前:“钟科长,你的档案我看过了,没什么问题。”

        “那么张副科长,你还有什么想要跟我聊的?”吴泽问。

        “李科长这个人做事,他很喜欢斩草除根,我有点好奇,他为什么没能够除掉你。”张继军说。

        “可能是我运气好吧,没死在土八路手上。”吴泽知道张继军是什么意思,这是对方在拿井上纱纪给蒲友戴绿帽子来说事。

        吴泽补充道:“当然了,钟科长你的运气也不错。”

        “呵呵。”张继军呵呵笑了一下,说道:“钟科长,你我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我们就不提了。我现在只想要提醒你一句。”

        “你是想要让我小心站长老婆井上纱纪,是吧。”吴泽看着张继军,“说实话,我现在挺担心的。你是跟着李木做事的,斩草除根这一招,你应该也学到了李木的精髓,我真是担心,你张副科长把我给斩草除根了。”

        “钟科长,你现在可是站长面前的红人,昔日的马科长都没有你受宠。”张继军道,“我可不敢得罪你,但是……”

        张继军顿了一下,说道:“站长的老婆井上纱纪特意来情报科的档案室调了你的档案,钟科长,马科长是怎么死的,我希望你不要忘记了。”

        吴泽一听,心中顿时间一个咯噔,井上纱纪调自己档案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难怪蒲友前脚刚一走,这个张继军就借着调查自己的理由单独跟自己说此事。

        表面上,这个张继军说话的方式有点直接,甚至是让人讨厌。

        但吴泽确确实实也得感谢一下张继军,提前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自己。

        马万鹏之所以栽那么快,吴泽判断不全是因为马万鹏自己自制力差,肯定还有井上纱纪那边在使劲,比如井上纱纪请马万鹏吃的饭里面下了东西。

        吴泽可以预见,井上纱纪那边很快就会对自己采取行动,比如请自己吃饭,或者是晚上直接上门,那都有可能。

        再就是,吴泽心中在狐疑,这个张继军如果真的军统分子的话,他肯定是要有所行动了。

        自己待在23号站,他不方便,所以他得找理由把自己调走。

        张继军这个理由也找的非常的不错,借着井上纱纪的理由,把自己调离23号站,简直完美的很。

        如此一来,蒲友不在,自己这个后勤科不在,剩下那些便衣队长,运输队长还有行动队长什么的,对于张继军来说,根本够不上什么威胁。

        “张副科长,谢谢你的提醒了。”吴泽道,“二十几个堡垒庄落入第十八集团军之手,其余堡垒庄肯定人心惶惶,我得马上下去做好安抚工作才是,站长不回来,我不在后勤科,后勤科要是有什么事儿了,还要麻烦张副科长你关照一下了。”

        吴泽还是打算配合张继军,张继军如果不是军统,那么吴泽没有任何可担心的。

        如果他是军统,他一旦开始有所行动,那么吴泽布置的暗招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就可以直接确定张继军是不是军统。

        确认了张继军是军统之后,那么搞鬼子飞机这事儿,完完全全可以借张继军之手去干。

        甚至,吴泽连白糖都可以省了。

        吴泽也知道,哪怕第十八集团军从二十几个堡垒庄那边缴获了白糖,数量肯定也是有限的。

        而军统的人一旦知道白糖可以重创日军的机械,不管是飞机,还是坦克,还是汽车都有效。

        那么吴泽相信,凭着军统无孔不入的本事,日军的梦魇很快就会降临。

        “钟科长放心,有我帮你盯着,你后勤科绝对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张继军一听吴泽愿意离开,心中顿时间一松。

        他虽然没有从吴泽的档案里发现任何破绽,但作为情报人员,他有个直觉,那就是他感觉这个新上来的后勤科长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如果他继续待23号站,自己的探查行动闹不好会被察觉。

        幸好这时候蒲友的老婆井上纱纪神助攻一下,这不要脸的女人好像突然对这新来的后勤科长产生了兴趣。

        这简直天助我也,正好趁机调走钟科长。

        “呵呵。”吴泽呵呵一笑,和张继军握手:“张副科长,那就拜托你了,这调查没有问题了吧,没有问题的话,我得马上去后勤科交代一下工作。”

        “呵呵,没有问题,没有问题,钟科长,我就不耽误你工作了。”张继军也呵呵笑了。

        吴泽和张继军分开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后勤科。

        但他并没有立刻交代工作,而是把自己手上残留的张继军的气味给军犬闻了。

        这军犬吴泽来第一天的时候,就特意挑选出来的最聪明的一条,对气味辨识也是最灵敏的。

        现在让军犬记住张继军手上的味道,后面张继军行动的时候,吴泽布置好的暗点肯定也会留下张继军身上的气味。

        到时候,让王大毛牵着这军犬一闻,就可以确认张继军是不是军统内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