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套路

第一百二十六章 套路

        “钟副科长,那就是李家庄了。”

        一个伪军排长给吴泽指道。

        吴泽借着熟悉工作的理由出来,要巡查几个最大的堡垒庄。

        当然了,他不可能孤身一人过来,还带上了一个伪军排。

        “走,过去。”吴泽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下李家庄。

        李家庄乃是二十几个堡垒庄里面最大的堡垒庄,粮食物资也是最多的。

        王大毛来这里运过几次粮食,但并没有弄清楚李家庄的一些重要情况。

        “是。”伪军排长应声着,一行人骑着马,快速来到李家庄的外围。

        李家庄的外围构筑了防线,防线的伪军见着吴泽和伪军排骑马过来,并没有掉以轻心。

        几挺轻重机枪,都对准了他们。

        伪军排长跑过去,把身份一亮,说吴泽是新上任的后勤副科长,要突击检查李家庄。

        李家庄外围防线这些伪军看了吴泽的证件,连忙调转机枪口,朝着吴泽敬礼:“请钟副科长恕罪,卑职这也是列行检查,以防有奸细冒充。”

        “没事,你做的很好。”吴泽点着头,一路绿灯进入。

        “庄主,刚刚外围防线打来电话,说23号站新上任的钟副科长来突击检查我们李家庄了。”李家庄内,作为庄主的李海生正躺在椅子上吞云吐雾,有人急匆匆来报。

        李海生一听,也不吞云吐雾了,肃穆道:“你确定是23号新上任的钟副科长?”

        23号站后勤科,拥有执掌全部堡垒庄的权利,执掌着堡垒庄的生死。

        哪怕是一个科员,都是得罪不起的,更加别说副科长了。

        “是的,对方已经快速进来了。”来人点着人。

        “马上让人准备好宴席,备好东西。”李海生一边吩咐,一边整理仪容,飞快去迎接。

        吴泽这边进入了李家庄的大门,看着大门这边的防御,这围墙……不,这都算得上是城墙了。

        高有三丈,厚一丈八,上面满是枪眼。

        城墙的顶上,还加了一层防炮的设施。

        这是实实在在的堡垒了,哪怕用大炮强攻,也得费些炮弹。

        进入李家庄的大门,吴泽并没有直接进庄,而是登上了瞭望位置。

        这个位置可以看见李家庄大门这一片的防御,碉堡成群,钢丝网和壕沟相互配合,形成了铜墙铁壁。

        想要强攻,咳咳,没有好牙口,还真别想了。

        至于邱家庄那防御,在这李家庄面前,就跟玩儿似的。

        当然了,李家庄家大业大,需要的水源也多。

        李家庄特意从外面的河水挖了一条沟渠过来,沟渠有专门的阻拦障碍,防止有人从水下潜入李家庄。

        李海生屁滚尿流的跑出来,对着吴泽殷切道:“钟副科长,我是李家庄主李海生,欢迎你指点李家庄。”

        “李庄主,你这防御做的不错啊,哪怕是一只耗子,都不可能进得来。”吴泽一边从瞭望位置下来,一边夸奖李海生。

        “钟副科长,李家庄作为堡垒庄里面最大的庄子,肯定要做好表率,李某不敢有任何懈怠。”李海生连忙说道。

        “这大门防御很坚固,没有问题,我再看看其他地方。”吴泽说。

        李海生立刻把李家庄的防御图纸拿了出来,递给了吴泽:“钟副科长,李家庄很大,这太阳这么大,别晒着你了。”

        “李庄主,你倒是有心了啊。”吴泽笑道,这李海生挺会做事的。

        吴泽也不客气,接过这防御图纸就看。

        之前的时候,王大毛来这边的时候,可是没有机会接触到防御图纸。

        毕竟,王大毛只是过来监督物资的运输,不是来视察。

        他要是主动提出要去说看防御图纸,容易引人怀疑。

        眼前,李海生自己主动把防御图纸拿出来,吴泽也省了很多工夫。

        “不敢,不敢,我可不敢让钟副科长受累。”李海生连忙道。

        吴泽做出一副外行人的样子,随便瞥了这地图几眼,暗地里却是将王大毛没有搞到的几个重要点记下来了。

        吴泽把图纸还给了李海生,当然了,表面上还是要夸一下的:“不错,你这防御做的都很不错,不过,还是不能懈怠了。土八路现在就是困兽,越是困兽,越得严防。”

        “是是是,李某不敢,李某不敢懈怠。”李海生表面上这样说,心中也在念叨,看来这个新来的副科长压根儿看不懂这防御图纸,是个外行。

        这也好,要是换了看得懂的外行,还得多受点累。

        以前的时候,也有外行副科长过来视察,对李家庄的防御指指点点,说这里不行,那里不行,可把李海生一番折腾。

        最后,还是送了些孝敬,才让对方闭嘴了。

        “不过,有些地方还是要眼见为实,我就去看看稻田那边吧。”吴泽道,“你知道的,白米一直都是皇军重要的军粮供应!”

        李家庄很大,除了大量种植了玉米外,还有稻谷。

        “好的,好的。”李海生连忙领着吴泽去了稻田。

        稻田这边……准确的说,不能算是稻田。

        由于天气炎热,再加上晋西北的降水量不多,这稻田现在已经可以说的旱田了。

        每次引入田的水,很快就蒸发了。

        所以,稻田变成了旱田。

        由于这个年代还没有农药化肥,更加没有什么杂交水稻,所以这稻田的稻穗并不是那么的饱满,产量不能跟后世相比。

        “李庄主,这稻谷一次可以产多少斤?”吴泽询问李海生。

        这稻田变成旱田,拿下李家庄倒是不难了。

        吴泽之所以亲自过来这边看一下,就是担心这稻田还有蓄水。

        到时候,河流一断,李家庄可以抓紧时间从稻田里面取水蓄水。

        现在亲眼看见稻田变成旱田,引入水很快蒸发干的样子,那就不担心了。

        “丰收的话,一年可以收获十万斤左右。”李海生回答。

        “看来,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吴泽笑道。

        “是啊,是啊,又可以丰收十万斤了。”李海生也跟着笑。

        “看来李庄主很用心,其他地方我就不抽查了,我还有别的公务在身,就不打扰了。”吴泽准备告辞。

        李海生连忙道:“钟副科长,我都让人准备好饭菜了,你吃了饭再走啊。”

        “李庄主,以后有机会的话,再说吧。”吴泽肃穆道,“你知道,给皇军办事,一点都延误不得,钟某初来23号站,得抓紧时间熟悉工作范围的一切。”

        “那是,那是,皇军的事情就是天,延误不得。”李海生点着头,还是暗暗塞给了吴泽一个沉甸甸的袋子:“钟副科长,这是李某一点小小的心意,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李庄主,你看看你,这么客气干啥。”吴泽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却是不动声色将袋子收了起来。

        对于这一套,吴泽早就门清。

        新官上任,熟悉了工作之后,肯定得烧三把火,下面这些汉奸都是人精,谁也不傻,谁也不想被这把火烧着。

        而对于他们主动给的孝敬,吴泽不能拒绝,必须得收。

        要不然,汉奸们见着自己不收东西,就得怀疑,就得害怕,闹不好还以为以后要拿他开刀。

        这样下去,容易有麻烦。

        “哪里,哪里,钟副科长不嫌弃就好。”见着吴泽收了钱,李海生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怕就怕新官不收啊,收了,咱后面就没事了。

        “行了,李庄主,我还有要事,就告辞了。”

        “我送送你。”李海生还是主动把吴泽送出了李家庄的外围防线。

        直到吴泽的背影消失了,李海生才朝着地上重重吐了一口唾沫,立刻变脸了:“呸!娘的,说什么视察,还不是来搞钱来了。”

        “庄主,小声点。”身边一个人提醒道,“据说这个钟副科长来历不浅,把马科长侄子的位置都顶了,你等着吧,这个钟副科长和马科长之间,肯定得较劲一番。”

        “那姓马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每次过来这边,老子都得脱层皮。”李海生骂道。

        “就是不知道是钟副科长赢,还是马科长赢呢。”这人说。

        “这还用说么,姓马的都搞死多少个副科长了。”李海生随口道,“我今天给钟副科长孝敬的钱,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给?”

        “你以为老子愿意给啊,这万一要是姓马的栽了呢,谁也说不好啊。”李海生骂道,心里又骂着蒲友:“蒲友这个小鬼子,真是他娘的太精明了,23号站不断有人死,然后被蒲友抄家。新上来的人,第一件事情就是来下面堡垒庄搞钱,搞了的钱,后面被抄家了,又进了蒲友的腰包,这套路被蒲友周而复始的搞,晋西北的地皮都给蒲友刮了三尺!”

        ……

        吴泽骑着快马,特意绕到了一个重要地点。

        这是李家庄外围的一个点,李海生提供的防御地图很详细,除了内部防御之外,李家庄外面一些情况都可以看见,根据地图指示,这里有水源。

        吴泽下马,在这个水塘洗了把脸。

        观察了一下水塘,水塘虽然不深,但足够大。

        到时候,这水塘肯定是要处理的,以防止李家庄来取水。

        “钟副科长,接下来我们去哪里?”伪军排长询问吴泽。

        “去武家庄。”吴泽重新上马,带着人前往武家庄,继续抓紧时间搞清楚其他几个堡垒庄的重要情况。

        ---------

        第二日上午十一点

        23号站后勤科长马万鹏看着井上纱纪的信,他依然还很纠结,他是不是应该拒绝。

        虽然,站长蒲友这时候不在,他去太原公干了,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

        这对于马万鹏来说,是很好的机会。

        马万鹏甚至暗暗查了一下,这井上纱纪是因为忍受不了寂寞,才过来这边。

        但是蒲友的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了,再加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捞钱上面,对井上纱纪的要求,自然是无法照顾的。

        这样的女人,那简直就是白……

        但马万鹏又深深的知道,那井上纱纪就是致命的毒花。

        这颗毒花碰不得,碰一下,他马万鹏就会坠入万丈深渊。

        但是,看着娟秀的字迹,想着井上纱纪那曼妙的身段,马万鹏的身体又开始躁动起来。

        想起这些年来自己碰的那些糟糠,马万鹏愈发的无法控制这股躁动。

        叮铃铃!

        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打断了马万鹏的思绪。

        拿起话筒,马万鹏道:“我是马万鹏。”

        “科长,嫂子给你送饭来了。”里面传出了提醒的声音。

        “好的,我知道了。”马万鹏挂了电话,走出了房间。

        很快,马万鹏就看见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刘氏。

        刘氏今年四十二岁了,腰粗如水桶,满脸麻子,当年的小鲜花,现在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泰坦。

        马万鹏的心里,满满都是嫌弃和厌恶。

        但马万鹏却不敢在刘氏面前流露出半点嫌弃的表情,他马万鹏能有今天,多亏老丈人提携。

        老丈人在太原那边背景硬,可以把他马万鹏轻松的安进23号站,也可以随便一巴掌把马万鹏打到矿山去干苦力。

        所以,面对刘氏送饭,马万鹏不但不敢嫌弃,还得像伺候蒲友一样凑过去:“夫人,你真的有心了,又给我送饭,我都说过了,我中午有个饭局,又不是没饭吃。”

        因为井上纱纪的信,马万鹏推脱中午有饭局。

        “外面的饭哪有我做的饭好吃啊。”刘氏把饭盒放马万鹏手上,然后就回去了。

        他一个妇道人家,还是少往这种地方跑。

        主要还是经常看见宪兵押着被刑讯的惨不忍睹的犯人,她受不了。

        “夫人,辛苦你了。”马万鹏还是把刘氏送出了门。

        回到办公室,马万鹏连饭盒都没有兴趣打开,一想起刘氏那大象一样的身臃肿材,马万鹏都想要吐。

        他朝着门外道:“小杨。”

        一个年轻人连忙走进来:“科长,有什么事?”

        “这饭你拿去吃了吧。”马万鹏道,“吃完了,把饭盒洗干净,放我桌子上。”

        下班了,马万鹏得把饭盒拿回去交差。

        “是,科长。”年轻人捧着饭盒就出去了,显然不是一次两次吃刘氏送给马万鹏的饭了。

        经过刘氏送饭这么一出,马万鹏的理智变得模糊了一些。

        心中的躁动更加强烈了。

        天天守着个黄脸婆,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于是,马万鹏鬼使神差的出门了。

        马万鹏还不蠢,没敢直接明目张胆的过去。

        而是把自己伪装了一下,才去了蒲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