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读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纸页

第一百一十二章 纸页

        “小吴,来,喝水。”丁伟领着吴泽到了团部,亲自给吴泽倒了水。

        “谢谢丁团长。”吴泽接过水,谢过了。

        同时,他也把脸上的布拿了下来。

        丁伟是信得过的,丁伟也知道他和钟泽长的一样。

        丁伟看着吴泽和钟泽确确实实长的很相似,惊讶的很:“真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真有长的如此相像的人,要不是我知道钟泽的家庭情况,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钟泽的孪生兄弟了。”

        “呵呵。”吴泽笑了笑。

        “小吴,那两门迫击炮真是从日军防区那边顺手牵羊的吗?”丁伟询问道。

        “是这样的……”吴泽就跟丁伟前前后后说了。

        丁伟一听,心中十分震惊。

        吴泽和杨大力两人换了日军服装,冒充日军从鬼子联队防区过就足够大胆了。

        竟然还从皇协军手里骗迫击炮,临走的时候,吴泽还能冷静的让杨大力用迫击炮炸掉鬼子联队的重炮弹药,间接支援358团一营。

        尽管,丁伟仅仅只是听吴泽在述说,吴泽也尽量说的很简单。

        但丁伟能够想象出那个精彩的场面。

        如果不是心理素质极其过硬,头脑极其冷静甚至胆大心细,是不可能把事情做这么漂亮的。

        甚至,丁伟都在心中判断。

        李云龙那小子最近连连传来捷报,会不会就和吴泽有关系。

        望儿山大捷,会不会也和吴泽有关联。

        毕竟,丁伟太了解李云龙了。

        “小吴,来到28团了,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讲。”丁伟是个聪明人,不问吴泽那么多。

        很多事情,心里明白就行了。

        “丁团长,这个钟泽现在是什么情况,我能见见他吗?”吴泽直入主题。

        “这个钟泽很狡猾,嘴也很严实,现在什么都没说。”一提起这个钟泽,丁伟就头疼。

        抓了一条大鱼,无法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就无法获得更多的情报信息。

        上面的任务让丁伟尽可能的配合吴泽顶替钟泽,可撬不开钟泽的嘴,甚至连钟泽要被日军方面委任什么职务,都不知道,这怎么配合啊。

        什么情报都拿不到,冒然让吴泽去顶替钟泽,这是去送死。

        “我能见见他吗?”

        “人在二营,我让人把他给你带来……”丁伟话没有说完。

        吴泽打断了:“丁团长,还是我过去看他吧,节约点时间。”

        “也好,也好,那走吧,我带你去见他。”丁伟点着头,就带着吴泽去二营。

        “丁团长,你能把抓捕钟泽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吗?”吴泽重新遮脸,跟着丁伟边走边问。

        “都在这里面了。”丁伟让人拿来了一个册子,递给了吴泽。

        吴泽接过册子,打开一看。

        这个钟泽是在平安县辖区活动的时候,正好被二营的人给偶然遇着了。

        二营长找了个机会,把钟泽身边的警卫干掉,抓了钟泽回来。

        过程倒是挺简单,没什么疑点。

        倒是这册子里面,还夹带着一张纸页。

        上面写着:“一个星期了,在平安县这个老地方,没看见有什么油水可捞。哪怕是蒲友君,也不会这么不待见我。”

        对于这个蒲友,吴泽有印象。

        《亮剑》电视剧第一集,日军第四旅团第三联队也就是坂田联队的副官就叫蒲友。

        不知道这纸页上面写的蒲友和坂田联队的副官蒲友,是不是同一个人。

        “丁团长,这纸页是怎么回事?”吴泽询问丁伟。

        “二营的人发现钟泽的时候,听见他嘴里念叨着这话,我顺便就记录下来了。”丁伟说道,“我和副团长也研究过了,这个钟泽出卖了国军的团级军官之后,上了军统黑名单,他可能是被发配到平安县来了,而平安县确确实实没什么油水,他对蒲友君这个鬼子的安排感到不满。”

        “丁团长,这资料上写,抓捕钟泽是在野外动的手,那他这话是什么时候念叨的,在哪里念叨的,这上面没写呢。”吴泽询问。

        “二营的人一个镇子上发现他,肯定是他在镇子上念叨的,毕竟镇子上日伪军多,不宜下手。”丁伟回答。

        “是谁发现的他,你能把人找来吗?”吴泽看着丁伟。

        “小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丁伟从吴泽的表情发现了什么,他此刻也觉得,自己和副团长好像忽略了什么。

        “丁团长,你先把人找来。”吴泽道。

        丁伟虽然有战略眼光,会打仗,但情报分析这种活儿,不是人人都擅长。

        “马上把二营长找来。”丁伟立刻让警卫员去叫人,“还有昔日发现钟泽以及参与抓捕钟泽的人,全部喊来。”

        “是。”警卫员连忙跑了。

        很快,二营长张杠子和另外十几个战士跑过来了。

        当然了,由于杨大力扛了两门迫击炮回来,张杠子等人的情绪都还在闹。

        “团长!”

        “团长!”

        ……

        张杠子等人朝着丁伟敬礼。

        “小吴,这个是小罗,当日是他发现了钟泽。”丁伟对吴泽介绍一个看上去很机灵的战士,对这个战士道:“小罗,接下来,小吴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是,团长。”小罗点着头,看着吴泽:“你问吧。”

        “这张纸条上面的话,你确定一个字都没有记错吗?”吴泽指着纸条询问小罗。

        “不会错,我记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不会错!”小罗回答。

        “那么钟泽是在哪里说的这话,他是自言自语,还是对别人说的?”吴泽又问。

        “在槐树镇的客来酒馆说的,至于他是自言自语,还是对别人说的嘛,我想想……”小罗抓着头皮,开始慢慢回忆。

        “团长,怎么了,莫非这……”张杠子要插嘴。

        丁伟瞪:“闭嘴,别打岔。”

        好一会儿,小罗对吴泽道:“我也不太确定他当时是自言自语,还是跟别人说的。”

        “你把当时的情况跟我说一下。”

        “我当时起身去结账,正好这个钟泽也去结账了,我付钱的时候,他在我旁边说的,听上去像是发牢骚,又像是自言自语。”小罗回答。

        “当时柜台边上,还有别的什么人吗?”

        “没有,就我和他两个人。”小罗摇着头。

        “这不可能!”吴泽直接否认道。

        “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当时柜台边上,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小罗很肯定的看着吴泽。

        “那他的保镖呢?”

        “保镖有的站门口望风,有的在酒馆站着警戒,真的没有一个人跟随他过来。”小罗回答。

        “就算他的保镖没有跟随过来,柜台边上,也不可能只有你们两人。”吴泽道。

        “绝对只有我们两人,我发誓。”小罗再次很肯定。

        吴泽就问了:“酒馆收钱的掌柜呢,他不算人吗?”

        小罗听吴泽这么一说,神色有些那什么:“他,他,能算……”

        “他怎么不能算了,他难道不是人!”吴泽肃穆着,一听小罗的回答,吴泽就确定了,这酒馆收钱的掌柜就是第三人。

        当然了,仅仅确认了酒馆掌柜是第三人,这还不够。

        “小罗,你再好好想想,当时的酒馆里,除了钟泽和他的保镖,你和收钱的掌柜之外,另外还有什么人。”吴泽继续询问。

        “没有了。”小罗摇着头。

        “你确定真没有了?”

        “我,我,我确定!”小罗都被吴泽这话问的有些怀疑人生了,但仔细一想,酒馆里面真再没有别人了。

        “中途的时候,有没有卖艺的,或者是乞讨的人进来过?”

        “没有,这个真没有了。”小罗摇着头。

        “好的,小罗,谢谢你了。”吴泽点着头,然后又看着张杠子:“张营长,麻烦你把抓捕钟泽的情况再跟我详细说一遍。”

        “这资料里面,不都有了吗?”张杠子心中都还在闹情绪,指着吴泽手上的册子,补充道:“依我看啊,这个钟泽现在都不招,干脆我们也别费力气了,对付这种大汉奸,干脆一刀咔嚓得了。”

        抓了钟泽回来,本来以为撬开他的嘴,可以发点财。

        结果这孙子啥也不说,要不是团长丁伟压着,张杠子才不会继续浪费宝贵的粮食,早就一刀送他见阎王了。

        丁伟严肃道:“二营长,你什么态度啊,给我端正点,讲!”

        “是。”被丁伟一喝,张杠子只好对吴泽述说道:“那一日,我听了小罗的汇报之后,我马上就……”

        吴泽打断了:“具体哪一日,几点钟?”

        “问这么详细吗?”张杠子又道,“册子里面不都写……”

        “二营长!”丁伟肃穆瞪断了他,“你是不是想要写检查!”

        一听“写检查”这三个字,张杠子眼里流露出恐惧。

        让他拿着大刀和鬼子拼命,他不怕。

        让他抱着炸药包去炸鬼子坦克,他也不怕。

        可让他拿着笔杆子写检查,这可真得要命。

        张杠子也经常在想,咱会拿枪打鬼子就行了,笔杆子这东西玩不转也不用强行学吧。

        但没有办法,团长丁伟就是要逼着下面的营长学习文化。

        不听话的,就得写检查!

        写检查,那真的比拿着大刀和鬼子拼命难。

        这字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今天学了明天就忘,太折磨人了。

        张杠子只好老实道:“五天前的上午十点左右,小罗跑来跟我汇报,他发现一个汉奸出了镇子,身边保镖不多,可以下手弄他。当时我和小罗都不知道,这是汉奸是钟泽,本着可以发财的想法,我马上带着人……”